“拉勾吧!哥一定完整无缺的回来的!”

  看着苏羽伸出的小拇指,莫清雅犹豫了一下,最终,两个小拇指还是勾在了一起。

  当两个小拇指勾在一起时,苏羽微微一笑,他和莫清雅都是不约而同的喊道“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看着莫清雅,苏羽淡淡的笑了。

  看着这对兄妹,云晴神色一黯,曾几何时,他和云溪也是如此亲昵。

  眼角的余光瞥见云晴那黯淡的神色,她微微一愣,随后挂断了苏羽兄妹俩之间的亲昵对话。

  “我说,你们要不要这么肉麻啊!现在房间里还有我和云晴两个大活人在呢!”

  听着李娆儿那打趣的话,莫清雅的脸蛋有些羞红起来,她可不想除了苏羽之外的人看见她孩子气的一幕。

  从门窗外看了眼那并不算毒的日头,苏羽看着李娆儿,道“这几天你先帮我照顾一下清雅还有云晴!”

  被苏羽这般嘱托,李娆儿仍是那般笑意吟吟“想不到苏大驱魔师也会这样子嘱托我呢!不过,看在你帮我打听我师傅消息的份儿上,这次就当还你一个人情吧!”

  没有理会李娆儿的话,苏羽只是用看了眼云晴和莫清雅后,右脚稍稍一抬,刚想走出发,却莫清雅所叫住。

  “哥!你现在就要去了吗?”

  转过头,看着莫清雅那仍有些红肿的眼眶,苏羽苦笑着“清雅!你知道!哥要是去晚了,说不定就会有更多的人遇难!”

  看着苏羽,莫清雅眼中有着不舍出现,她抿抿嘴唇,道“那,哥!你去吧!记得早点回来!”

  “好!”应了一声,苏羽便急匆匆的走出卧室,而莫清雅只是痴痴的看着她的背影。

  走到大厅,苏羽一声喊叫“黑,舞轻漩!舞轻漩快出来!有单子接了!”

  咻!

  锐利的破空声伴随着一道黑影袭来,那黑影眨眼间钻进了苏羽的怀里,不是黑猫又会是谁。

  “又是莫国坚那个家伙介绍的单子?”看了眼苏羽,黑猫神色有些不悦的说道。

  &'酷J:匠。网EA首\t发

  瞪了眼黑猫,苏羽有些不快道“别这么说莫叔!我们接他的单子!他又没少给咱们报酬!”

  “呵!”一声冷笑,黑猫怨忿道“就他给的那点钱!真值得咱们这么拼命吗?咱们私下接下的单子,报酬哪一个不比他多!就算他曾经养过你几年,咱们为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恩情早就还完了,可他倒好,危险的单子让咱们一个个来,真当咱们不会死吗?”

  听着黑猫那越来越刻薄的话,苏羽一声呵斥:“够了!你要是不想去就不要去!”

  看着动怒的苏羽,黑猫悻悻的收回了头,全身都蜷缩在苏羽的怀里。

  低下头看着黑猫,苏羽心知他自已刚才有些过火了,苏羽刚想缓一下气氛,却发现黑猫再一次睡着了。

  “真是败给你了!”嘴里嘟囔了一句,苏羽走出了屋子。

  当黑猫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自己正躺在苏羽的腿上,而窗外则是有着一片片的云朵飘过。

  看着窗外的云朵,黑猫迷糊了好一会,这才发觉自己在飞机上。

  瞥了眼黑猫,苏羽淡淡道“醒了!”

  看着窗外飞掠而过的云朵,黑猫忽然问道“这次,我们的目的地在哪!”

  “嗯…”沉吟了下,苏羽说道“据莫叔传过来的消息说,应该是云南的某个边远地区,那妖邪应该是只差一魂便成功的成为大妖了!”

  静静的听着苏羽所讲的话,黑猫双眼看着窗外,眼神有些惚乎。

  半天的时间里,苏羽便在这狭小的座位上度过,而当他下了飞机,已经是下午。

  出了机场,苏羽先是上了一辆出租车,按照莫叔给的讯息搭车到离那小村庄最近的小城镇上,这一坐又是两个钟。

  一路上,高楼大厦逐渐消失在苏羽的身后,取而代之的一些民居房,最后竟是一些瓦房占据了苏羽的大部分视野。而路也变成坑坑洼洼的水泥路。而这,也就是苏羽为什么不直接到达小村庄的缘故。

  下了车,看着西边的晚霞,苏羽叹了口气,看样子,今天是赶不到那地方了,还是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再说吧!

  心里这般打算着,苏羽的目光便游离在城镇街道上,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旅馆。

  远远的便望见《庆和旅宿》这几个字,苏羽心中欣喜。只不过,当他走到那民居楼面前时,却听到了几个大妈在谈论一些怪事。

  “喂喂!你们昨晚听到那些奇怪的声音了没?”一位长有雀斑的大妈挑起了话。

  “难道你听见了!”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大妈有些忌讳的看了眼天空,朝着那大妈问道。

  “我告诉你哟,我不只听到了,还看见了!”说到这,雀斑大妈一脸的心有余悸:“你不知道哟,我昨晚看见两个四个男人正抬着一个鲜红的轿子,半夜里看到这些,差点没把我吓死!”

  看着那雀斑大妈的表现,一旁的一位大妈狐疑道“是不是真的?”

  “你还不信!”看到有人怀疑,雀斑大妈立刻扯起了嗓子,不过当她刚刚想要长篇大论时,苏羽走进了她的身后的民居楼。

  “请问…这里出租房屋吗?”

  苏羽的出现,成功的打断了大妈们的议论,在她们这个边远的小镇,可是很少有外来人的。

  看着苏羽,那个扎有马尾辫的大妈迅速从板凳上站起,并热情的说道“我就是出租房屋的!”

  看了眼那房屋,苏羽说道“我想找间房屋住一晚!”

  大妈先是一愣,随后从房屋里拿出一个登记本和笔,递给了苏羽。

  “先把这些填了!”

  拿过本子和笔,苏羽填完之后,交了钱,大妈就带着苏羽上了二楼的一间房间。

  看了眼被大妈带着路的苏羽,那雀斑大妈瞅了一眼一旁的各位的大妈后,有些奇怪道“咱们镇好久没来过外人了吧!”

  “是啊!”其他的大妈纷纷附和。

  “也不知这后生来咱们这干什么!”雀斑大妈很快就挑起了话题。

  “应该是探亲的吧!”

  “我觉得太多是来办事的!”

  对于苏羽这个外来人,大妈们很快的议论了起来。那情景可谓是热闹的很,所谓三个大妈一条街,不外乎如此。

  在给苏羽添置好一些房间里的东西后,大妈就下了楼,加入了议论的大军中。

  随意的吃些东西当晚饭后,苏羽便在眯上了一会。

  黄昏已过,夜幕加深,苏羽却从小憩中惊醒了过来,打开窗,苏羽看到了一顶轿子。

  一个由四个男人抬着的轿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昨天没更,我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