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吵闹中,苏羽度过了早餐的时间,只不过,一封电子邮件的到来却打破了苏羽这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生活。

  看着图像里的影像,苏羽的眼睛微微一眯,眉宇间有些阴沉。

  看着本来还好好的苏羽,因为看了眼手机而变得有些阴沉,餐桌一边的莫清雅有些担忧的问道“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摇摇头,苏羽对着莫清雅若无其事的笑了笑,道“没事!”

  要说最了解苏羽的,莫过于莫清雅了。

  看着苏羽这般异常的模样,莫清雅不满的鼓起了脸,从小便和苏羽相处的她要不是连这都看不出来,那可是白白喊了苏羽喊了这么多年的哥了。

  撅起嘴,莫清雅不满的说道“骗人!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莫清雅气鼓鼓的样子,苏羽刚想说些什么,可眼前却一道黑影晃过,却是李娆儿直接把苏羽的手机拿到莫清雅的面前。

  将手机举到莫清雅面前,李娆儿笑吟吟的说道“嗯!清雅想知道是什么事就看一看呗!”

  狠狠的瞪了眼李娆儿,苏羽知道若是那图像被莫清雅看见的话,少不了得被她埋汰一阵子。

  将手机拿到面前,当莫清雅看见屏幕上的图像时,一张俏脸顿时就阴郁了起来,就连她身后的李娆儿也是一愣。

  看着开始在餐桌上有些冷下来的气氛,云晴摇摇苏羽的手,然后低声问道“苏羽,怎么了?”

  苏羽摇摇头,然后将有些愁绪的目光放在了莫清雅身上屏幕上的萤光照映在莫清雅那阴郁的脸上,她美眸睁大,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异色。

  邮件上的图像只有两张,可那内容却让莫清雅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惊骇。

  丛林里,腰间大小的树木从树根处被无情的碾压在地上,就连树根也被某种巨力而碾倒,只剩下一条条手臂大小的根须裸露在地面上。

  由摄像的角度来看,这一片被无情碾压的树木所达到的范围竟有几百杀之大,看起来骇人听闻。

  拇指微微一划,第二张图片已是展现在莫清雅的面前,看着这一张图片,莫清雅本就阴郁的脸更是变得有些苍白。

  图片只有一件东西,那就一块鳞片。

  或许,一块鳞片并不稀奇,但若是一块足足有巴掌大的鳞片的话,那简直就是挑战人的心理极限。

  突兀的,莫清雅低下了头,声音有些失落道“哥!你又要出去了吗?”

  “清雅!哥…”看着莫清雅那失落的神色,苏羽刚想解释,可话到嘴边,却也说不出口了。

  眼角的余光瞥见那封邮件的发送人,莫清雅声音有些干涩的说道“以前,爸爸都是叫哥去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吗?”

  “清雅,这其实没什么的!比这厉害的多的!哥都解决过…”

  苏羽试图辩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莫清雅神情有些激动的打断:“哥!以前是我不知道!但现在我知道了!我绝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哥去做这么危险的事!”

  “清雅!”苏羽轻唤一声,仍是想要劝解一下。

  “不行就是不行!”莫清雅的态度十分坚决,可真正让苏羽心疼的是她那在眼眶里打着转的泪水。

  呼!

  苏羽看着莫清雅,脸上犹豫了一会儿,但最终还是轻叹一声。

  “清雅!跟我来一趟我房间里吧!”

  说着,苏羽径直的走向卧室。

  看了眼苏羽,云晴连忙跟上。

  俯下身,李娆儿那有些思虑的目光看了眼苏羽,见他完全没有避开她,索性双手轻轻一推,将莫清雅往苏羽的卧室推去。

  “清雅!我们也去吧!”

  没有说话,莫清雅只是点点头。

  当莫清雅走到卧室之时,却发现苏羽正在用他的手机拔打在电话。

  嘟!

  嘟!

  手机放了免提,那嘟嘟的声音在房间格外响亮。

  “喂!”一道厚重的嗓音从手机那端响起。

  听着这道嗓音,莫清雅的眼睛微微睁大,这声音她听了十几年当然会听得出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只是她的心中还有些奇怪苏羽怎么会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她的父亲。

  “莫叔!”

  看了眼莫清雅,苏羽语气有些深沉。

  “发生了什么事吗?”莫叔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只不过一些嘈杂的声音也从手机中传来。

  “清雅……!”语气一顿,苏羽道“她看见了你发过来的那两张图像了!”

  手机那端的莫叔似乎陷入了沉默了之中。

  “她怎么说?”厚重的嗓音中,此刻却也带上了一丝苦涩。

  》R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w|

  眼珠微微一转,苏羽道“她现在就在我旁边!你把那些受害者的照片发过来!我会说服她!”

  “好!”莫叔只是沉沉的应了一声。

  听着手机中传来的有些嘈杂的声音,联想到前两天莫叔接了一个电话就走了,苏羽便关切的问道“莫叔!你现在在哪!怎么周围有这么多的杂音?”

  电话那端的莫叔迟疑了一下,这才说道“在西藏呢!”

  “在西藏!!!!!”苏羽皱着眉头重复了一遍。

  “还不是几个倒斗的!斗没倒成,反而惹出一大摊子的事!”莫叔的声音中,不可避免的带上几分头疼。

  “那需不需要我过去帮你的忙?”回想起盗中那各种阴诡的东西,苏羽的心弦也是紧绷了起来。

  “不用,不用!这事还用不着你出手,你还是先解决云南丛林的那单子事吧!毕竟已经有两个村庄的人遇难了!”莫叔的声音有些疲惫,想来这两单子事,也够他忙的。

  说完这些,莫叔挂断了通话,而苏羽的电脑上却显示着几封邮件的到来。

  打开邮件,苏羽把莫清雅推到电脑面前,他语气有些不忍的说道“清雅!看看吧!”

  不只是莫清雅,就连房间里的云晴和李娆儿都将目光投向了电脑。

  被碾破的房屋,大片大片倾倒的树木,哭泣的孩童,茫然无助的村民,还有地上那流淌着鲜血的尸体,令人发寒的残肢。

  一张张图片在电脑上放映着,这一刻,房间里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

  看着房里这三个人脸上那僵硬的表情,苏羽将显示屏关掉,然后走到莫清雅面前。

  半蹲着身体,苏羽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件事情的发生已经让快上百人遇难了!哥明明可以去解决这件事,可要是哥不去的话,就会有更多的人遇难!清雅!你告诉哥!你愿意看到这样子吗?”

  “可我只要一想到哥自己要面对这么可怕的东西!我的心就…”

  莫清雅话还没说完,便被苏羽所打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以我这惫懒的性子,恐怕很难签约了!

不过,我早就说过了!写书只是我的兴趣和爱好!至于商业性的目的嘛…可有可无!只有有你们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