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以前说了,要是他出了什么事,就叫我来找你,你会安顿好我的!”云晴的神色依旧是那般淡漠,只不过目光却放在了苏羽的身上。

  看着云晴,苏羽叹了口气,道“这暗界你是没法呆了,还是跟我回现世去吧!”

  看着苏羽,云晴点点头,他看了眼那放在屋子中的药鼎,有些犹豫的说道“能不能把这药鼎也带回去?”

  目光落在那半径只有半米左右的铜黄药鼎上,苏羽脑海里却又浮现着云溪那平时里温和的笑容。

  “当然可以,只不过,你还是先跟我去一趟天听楼吧!我还有事情要去处理一下,顺便也去打听一下罗丘这家伙到底在哪!”

  说到最后,苏羽的眼中不由得迸发出一抹杀机,云溪要是被上古大魔夺了舍,就算抛开云溪是他的朋友不提,但凡被称为大魔的,哪一个不是手上无数的鲜血,这一次要是罗丘重新出世,少不了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

  没有一丝温度的光线从高空中那白色的昊阳照耀而下,低矮的苑居,耸立的尖塔,静默的庭院,精巧的别墅,一幢幢特色各异的建筑都俯首在昊阳之下。

  但就在这片建筑中,却有着一座从暗界建立之初就耸立在这片空间之内的一座阁楼——天听阁。

  天听阁与其说是阁还不如说是塔,在周围建筑的衬托下,天听阁几乎是拔地而起,塔高九层,每层五米,塔身通体呈灰黑色,让人看起来巍峨的同时,也有种说不出的阴森压抑感。

  没有人知道天听阁到底存在了多久,也没有人知道天听阁的主人到底是谁,但所有人都知道的是,天听阁出售过的信息从未出过错,而它的耳目就如同空气中细微的尘埃一样,无处不在。

  阴暗的房间里,隐约可以看见两个人影在起动。

  “交易!”苏羽的声音在房间中响起。

  “你想知道什么?”一个沙哑的声音在响起的同时,阴暗的房间里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

  没有所谓的天花板,只是一幅在慢慢涌动着的星河图象在苏羽和云晴的头顶上空涌现,看起来一如天听阁在世人面前表现的那样神秘和黑邃。

  看了眼身后的云晴,苏羽淡淡道“我想知道现在精淬阁的云溪和天毒宗的李萝娇现在的情况!”

  声音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是苏羽头顶上方那深邃的星河图象开始褶褶生光,在房间里绽放着柔和的光芒。

  星河图象仿佛活了一般,星河里边的万千星辰开始慢慢的游动起来,浩瀚的星海逐渐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那涡眼的中心正在苏羽的头顶。

  许久,星河图象恢复了正常,而那道沙哑的声音则是再次传了出来。

  “天毒宗李萝娇现正被幽禁于天毒宗的囚室中,精淬阁云溪未见其踪影!”

  「唔?连天听阁都找不到那罗丘的踪影?」

  用摩挲着下巴,苏羽眉头一挑。

  “那如果有云溪的消息,就通知我吧!”苏羽朗声说道“可以!”沙哑的声音再次传人苏羽的耳中。

  转过身,苏羽没有更多说什么,他拉着云晴的小手,就这样走出了天听阁。

  “不去地视楼去看看吗?”回去的路上,云晴不解的问道。

  “不用!”苏羽随意说道“天听楼查不到的东西,地视楼里的那些情报贩子更不会知道!”

  “天听楼怎么没提到消息所需要的?报酬?”回想起刚才房间里的声音,云晴的眉头就忍不住蹙了蹙。

  闻言,苏羽倒是惊讶的看了眼云晴,他问道“你没去过天听阁做过交易?”

  摇摇头,云晴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微微一黯:“我哥说了,以后尽量少去这天听阁和地视楼这种地方!”

  “哦!”想起云溪的性格,苏羽倒也不觉得惊讶,他边走路边解释道“天听阁在没有完成交易前是不会收取报酬的,刚才他就没有提供给我罗丘的消息,而且天听阁收取报酬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以物换物,一种是帮他做一件与消息等价的事!”

  “那你不怕他去叫你杀人吗?”云晴有些不解的问道,对于苏羽的性格,他也是有些了解的,苏羽虽然对于杀妖诛邪决不手软,但苏羽的原则或许是说苏家的家规,都是禁止杀无辜人制造杀业的。

  看了眼云晴,苏羽淡淡一笑,道“这就是比起地视楼,我更喜欢天听楼的原因了!”

  “天听阁若是以做一件事为条件的话,会根据交易者自身的各种条件来决定事情的难易度和要求做的事!”

  “而我是一名驱魔师,能要求我做的也只有阴阳两路上的事,这对我而言,大不了也只是接一次单子而已!”

  “天听阁会这么好心?”云晴有些狐疑道。

  “呵!”苏羽哑然失笑:“你以为天听阁真的会这么替别人着想?!”

  说着,苏羽的语气变得极为深沉起来:“人生在世,这世界上总有许多别人不能杀的人!或许是亲情,又或是恩惠,难不成天听阁全部把这些不能完成要求的交易者杀死?那样不仅浪费了精力,还消耗了资源!天听阁没有这么蠢,它们会安排最合适交易都的事情让交易者去做!比如杀手就去杀人,风水师就去看风水,这样一来,不仅合理的利用了人力,天听阁更是获得了比情报信息更为丰厚的回报!”

  更V新最1快上yG酷OK匠O网fG

  听着苏羽的话,云晴那张小脸上若有所思。

  脚步一顿,看了周围一眼,苏羽掏出界令,用阳气轻轻一抹,然后用界牌举至面前的虚空之中。

  嗡!

  一声轻震,苏羽面前的虚空如同被风吹过的湖面一般,一道道波纹荡漾开来,一道银白的光幕就此出现在苏羽的面前。

  惊异的目光扫过界牌和那光幕,云晴吃惊道:“你的界牌可以不用在空域便可以打开暗界通往现世的大门?”

  空域,由于暗界和现世两个空间的经常被人打开空间通道,而暗界是由上古大能者后天开僻的,空间并不像现世一般稳定,而两个空间经常打开通道,也就造成了暗界的空间通道时常有着着崩塌和波动的现象。

  而修行者联盟为了遏止这一情况,便规定只有暗界的某片地区可以打开空间通道,而这片地区便被称为空域。

  看了眼那界牌,苏羽不以为然道“青锋子那老家伙送的!那老家伙还叫等到没人的时候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课堂十分钟的休息也不能放过,通通用来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