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铁里。

  看着陆陆续续从车厢里走出的人们,玄玉站起来,对着苏羽拱拱手,恭敬道“前辈,就此别过了!”

  撇撇嘴,苏羽对玄玉这个死板的性格很是反感,但经历这么多天的相处,他也是明白了这小道姑对于规矩的执怮是多么的深了。

  站起身来了,苏羽看着玄玉,淡淡道“记得,替我向清华掌门问好!”

  将手掌放至唇前,玄玉朝着苏羽微微躬腰,道“晚辈会将前辈的问候传达到的!”

  “嗯!”苏羽淡淡应了一声,随后看了眼玄玉那佩戴在颈间的淡黄色玉佩,看似不经意的一问,道“你那玉佩,是清华掌门给你的,还是……”

  见苏羽问起玉佩,玄玉先是一愣,随后看了眼挂饰在着颈间的玉佩,摇摇头道“并不是晚辈的师父所赐予的!晚辈是嘴里含着这块玉佩出生的!”

  “什么?”

  苏羽心中吃惊,声音不自觉的提高了起来,车厢里的人都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了他。

  咳!

  咳!

  用两声咳嗽轻描淡写的化去自己的尴尬,苏羽看着玄玉那张秀美的白嫩脸蛋,心里却暗暗想着:「含玉而生吗?」

  看着苏羽那怔神的样子,玄玉奇怪的问道“前辈,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什么问题!”苏羽摇摇头,他看了眼已经车厢里已经走的差不多的乘客们,又出声道“你先回去吧!不让你师父又该说我了!”

  再次朝着苏羽拱拱手后,玄玉走出了车厢。

  看着玄玉的背影,苏羽喃喃道“含玉而生吗?”

  不知道是不是苏羽的错觉,他总觉得到那玉佩有点奇怪,苏羽总是感觉到那块玉佩里面有着磅礴的生机之力的同时,也着淡淡的妖气出现。

  那份妖气虽然很难察觉,但苏羽和妖邪打交道打了这么多年,自然也是感觉到了。

  「算了,那玉佩玄玉戴了那么多年都没事,而且那清华老道姑也不可能不知道的,她都没说什么,自己也就不必瞎操心了!」

  心里想着,苏羽将杂念抛开,目光再次回到了车窗外的景物。

  陈家的事情自李萝娇放下执念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得到了完美的解决,而苏羽和玄玉自然也是没有理由再停留下来。

  其实当初玄玉的历练任务也只是帮助小山村里的人驱逐那些妖狼而已,只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玄玉的历练任务早已经完成,也直到解决了李萝娇的事后,她也该回道观里面去了。

  随着广播的响起,列车再次的发动。

  远处,看着那渐行渐远的列车,玄玉那平静的眼神产生了道道涟漪,而她颈间的玉佩,却在闪烁着淡淡的萤光。

  当列车再次停下时,已是到了终点站,而夜幕也不知不觉间降临。

  1酷Ay匠网XI永久免X费◇u看S小◎说

  “先生!先生!”耳边响起一道声音,苏羽一下子便从熟睡中醒来。

  看着苏羽那睡眼朦胧的样子,那服务人员歉意的笑了笑,他看了眼空荡荡的列车,有些不好意思道“先生,已经到了终点站了,您看,你是不是…”

  “哦!”苏羽揉揉还有些惺松的眼睛,他看了眼列车,这才晃然道“原来已经到了终点站啊!”

  说着,苏羽对那服务人员讪讪的摸摸鼻子,然后走出了车厢。

  走出车厢,看着远处那片灯红酒绿的街道,苏羽呼出一口气,他看着正在怀里熟睡的黑猫,无奈的笑了笑。

  夜幕,有许多出租车正停在车站外的行道上,等着搭客。

  随意的走上一辆出租车,苏羽对着前边正闭目养神的司机说道“师傅!滨演路五十一号!”

  “好!”睁开眼睛,司机刚想狠狠敲一笔外来客,只不过听着苏羽那纯正的本地口音,这个想法瞬间被他放下了。

  随着汽车的发动,周围的景物像是走马观花一样映入苏羽的眼帘,离他的房子还有半个小时的车程,不过这个司机师傅的性子也不是很木讷,一路上还不时的和苏羽说说话。

  “年轻人,你住在滨演路?”

  看着司机师傅那张有着好奇出现的国字脸,苏羽笑了笑,道“是啊,我住那已经好几年了!”

  “是吗?可是我怎么听说滨演路上从几年前开始,就不断发生灵,奇异的事!”这司机师傅倒也极为忌讳,刚想说出那两个字,可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缩了缩脑袋,把灵异改成了奇异。

  苏羽心里明白那司机师傅想说的是什么,随着他搬进了滨演路,经常会有什么妖邪和魑魅魍魉上门滋事和寻仇,尽管苏羽尽力的遮掩,但还是有些普通人看见那或恐怖,或诡异,或奇异的东西。

  所以,久而久之,也就传出滨演路那一片的地区不干净,经常有什么脏东西出来,许多人因此而害怕,导致现在苏羽连邻居都没有多少个,周围一幢幢的房子无人租赁,把本来就有着不少流言的滨演路塑造得更加的阴森起来。

  对于这方面,苏羽只能报之苦笑,这并非是他的本意,不过那些人搬出去了也好,苏羽可不敢保证他和那些妖邪战斗时不会波及到其他人。

  “是吗?”苏羽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道“我住在那里只是觉得太安静而已,没有其他的啊?”

  “这样子啊!”司机师傅恍然,随后笑着说道“那就好!毕竟有些东西还是不遇见的好!”

  听着司机师傅话里边的那一丝感触,苏羽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他应该也是经历过一些特别的事。

  很快的,熟悉的建筑物开始出现在苏羽的视线中。

  道路的两旁有着,一幢幢小型的两层民居楼,其中也不乏有着别墅,但这些楼房太多都一片昏暗,没有一丝的灯光。

  借着那有些昏暗的街灯,苏羽已是看见那幢他生活了四年的民居楼。

  “师傅,我到了,你就这里停车吧!多少钱?”看着自己的房子,苏羽对司机师傅轻喊道。

  “哦!到了啊!”将车停好,司机师傅随后道“四十!谢谢!”

  苏羽点点头,这个价格也还算合理,将钱给了他后,刚想下车,却被司机师傅喊住。

  “有什么事吗?师傅!”苏羽有些疑惑的问道。

  “嘿嘿!”司机师傅那张大叔脸笑了笑,他从座位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苏羽。

  “年轻人,以后叫车就打我手机,我给你优惠!”

  低下头,看着名片上写着的“王鸿”两个大字,苏羽对着那司机师傅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行啊!王大叔!”

  说着,苏羽走出车外,背对着那王大叔挥了几下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字数又超了,只能精简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