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道玄奥的法咒从玄玉口中念出,晦涩的音调瞬间化为一个个巴掌大的黄金字体漂浮在她周围的虚空之中。

  字体散发着柔和的金光,随着玄玉的诵读,一个个字体更是不断的从她口中涌出,继而飘浮在她的虚空之上。

  越来越多的字体飘浮在玄玉的虚空,字体开始朝着玄玉慢慢缭绕起来,一个散发着迷蒙白光的屏障,从字体的隙间洐生而出。

  屏障那迷蒙的光芒让飘浮于玄玉上空的字体衔接起来,每多一个字体飘出,那字体洐生而出的屏障上,所散发的光芒也就更强一分。

  屏障从最开始的迷蒙,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它所涵盖的范围也在快速的扩大着,不足五秒的时间已是将玄玉后面的陈家人给护在了里面。

  这一幕,让在玄玉后边的陈家人不禁有些愣神,但很快的,陈家人来不及吃惊。因为,由老妪和李娆儿所操控的蛊物已是向着这道由字体构成的屏障发起了攻击。

  吼!

  一只巨蜥朝着屏障里的众人吼叫一声,然后用它粗大的尾巴狠狠的击打在那屏障上。

  砰!

  一道闷响,屏障散发着的光芒晃了晃,而施术的玄玉身体则是颤抖了一下,她单手再次结印,那屏障的光芒更加凝实了起来。

  尖锐的唳叫声从空中响起,几只毒鹰从空中俯冲而下,尖长的喙一下子便啄在那屏障上。

  腰粗的蛇身瞬间朝着屏障狠狠一甩,巨大的力道传出一道道沉闷的破空声,却是蟒蛇群有了动作。

  被三种蛊物所攻击着,一滴汗水很快的从她白皙的额头滑下,其呼吸也急促了不少。

  轻轻拍醒左手抱着的黑猫,玄玉轻喊道“舞前辈!醒醒!”

  一双还有迷糊的眼睛慢慢张开,当看到身边的情况时,黑猫的眼神一下子便清明过来,它有些责怪的问道“怎么不早点叫醒我?!”

  微微低垂着头,看着黑猫,玄玉抿抿嘴唇,道“抱歉了!前辈,情况太突然了!”

  “哎呀!真是的!”不满的嘟囔一句后,黑猫扇动着翅膀飞向屏障,而玄玉也适时将屏障开出一道口子让黑猫出去。

  咻!

  黑猫瞬间化为一道流光飞到空中,一道强光闪过,金翅破空虎已然登场。

  轻蔑的眼神瞥过空中的鹰群,舞轻漩扇动着它那双足足有三米的银白翅膀凌立在空中,它低吼一声,那双银白翅膀重重一拍,狂乱的气流直接将几只鹰群掀飞。

  这一刻,属于王者的威严显露无疑。

  看了眼正在空中傲然伫立的金翅破空虎,玄玉心里松了口气,有了舞轻漩牵制着鹰群,她的压力也是减轻了许多。

  远处,看着终于出手的舞轻漩,苏羽心中的那点焦虑也放下了一些,他看了眼远处正在防御着蟒蛇和巨蜥的玄玉,眉头不由得蹙了起来。

  “苏大驱魔师,你说,那个小道姑能够坚持多久?”看着苏羽紧蹙的眉头,李娆儿娇媚的笑了,一张苍白的脸蛋上满是玩味。

  双手握住诛邪剑,苏羽看着李娆儿的目光中有着杀意出现:“只要把你们解决了,那些攻击自然而然的也就被破解了!”

  李娆儿嘴唇微动,刚想说些什么,却不料老妪的声音却从后边传来:“要是你父亲苏川在,或许还真有可能,但是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说这话,可就有些托大了!”

  唔?

  听着老妪谈论到自己的父亲,嘴角却浮现出一抹浅笑,苏羽眼神一冷,他左脚一蹬,身子已是向着那老妪跃去。

  将诛邪剑高高扬起,苏羽瞬间对着老妪就是一道斩击。

  “我的父亲,可不是你这个老太婆能够议论的!”

  骄傲的话语从半空中响起,苏羽的诛邪剑已是挥到了老妪的面前。

  对于苏羽的突然出手,李娆儿心中一惊,她刚想护在老妪面前。却不料,那老妪对她摇摇头,主动朝着苏羽迎了上去。

  最_|新q章$D节}E上`}酷匠¤w网,

  望着那从空中跃下的苏羽,老妪原本死寂的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她右手一挥,那根手杖上顿时闪过一道寒光,苏羽这才发现,那手杖的末端镶嵌着手指长短的铁片。

  铛!

  黝黑的诛邪剑与那手杖碰击在一起,老妪那年近八旬的身体竟也能和苏羽斗个旗鼓相当。

  “年轻人!你还是太过急躁了!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惯!”看着眼前的苏羽,老妪那她平淡的语气缓缓说道。

  “少给我倚老卖老了!”一声冷喝,苏羽用力的将和手杖僵持在一起的诛邪剑压了压。

  “算算时间,也该到时间了!”突兀的,老妪说出一句苏羽摸不着头脑的话。只不过,下一秒苏羽就明白她究竟在打什么算盘了。

  心脏突的一悸,本来紧绷的肌肉竟然渐渐的瘫软下来,一股无力的感觉袭上了苏羽的心头。

  感觉着身上传来的那种瘫软的无力感,苏羽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个老妪。

  「该死的!什么时候下的蛊?」

  苏羽握着诛邪剑开始松弛了下来,他就连站立的身体都开始开始无力的佝偻下来。

  “你,你什么时候下的蛊?”

  无力而又虚弱的感觉在苏羽的身体各处快速的蔓延起来,连带着说话都有点吃力起来。

  平静的眼神看了眼苏羽,那老妪淡淡道“难道没人告诉过你,不要轻易的靠近蛊师的身边吗?”

  身体就像一滩烂泥般,苏羽半跪在地上,用诛邪剑撑着身体,他看着那老妪。隐隐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转过头,老妪对着一旁的李娆儿说道“娆儿,看好他!”

  瞥了眼那棺材,李娆儿似乎已经知道了老妪接下来的动作,她轻轻的点点头,然后走到苏羽的面前。

  凝视着那口棺材,老妪死寂的眼神闪过一丝深情,她的手杖在地面轻轻一点。

  沙!

  一只蚁蝛从她那灰色的衣裳中爬出,紧接着,第二只,第三只,一大片的蚁蝛从她的衣裳爬出。

  越来越多的的蚁蝛从她的衣裳爬出,大片大片的蚁蝛像是一条黑色的溪流,径直的爬向棺材。

  看着老妪的动作,苏羽咬咬牙,刚刚想站起,可他瘫软的身体晃了晃,硬是没有站起来。

  在他一旁的李娆儿见他仍是这般挣扎,忍不住的蹲下身子,一脸有些苍白的脸蛋上啧啧称奇:“想不到,我们的苏大驱魔师也有今天啊!”

  冷冷的看了眼李娆儿堪称俏丽的瓜子脸,苏羽将头撇过一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更新迟了!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