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苏羽将目光放回在了后面的老妪上,女子轻笑一声,笑吟吟的说道“看来,我们的苏大驱魔师已经发现了呢!”

  转过头,冷冷的看了眼眼前的女子,苏羽声线微冷,道“后面那个老太婆才是真正的李萝娇,你又是谁?”

  女子笑了笑,声音故意有些拉长:“我嘛……是她的弟子,李娆儿!”

  心下一沉,苏羽的脸色阴沉得有些可怕,他二话不说,立马往墓地上走。

  咻!

  尖锐的破空声传来,苏羽眼神一凛,诛邪剑重新握在右手之中,他身子一转,连带着诛邪剑也都化为一道冷冽的寒光劈向袭来之物。

  铛!

  铁器碰撞声响起,苏羽一剑劈在那袭来之物身上,那袭来之物瞬间被他劈挡到一旁。

  哧的一声,那袭来之物直接插入土地之中,苏羽在这时才看清了那东西原来是一把匕首。

  冷漠的眼神看着眼前这正笑吟吟的李娆儿,苏羽诛邪剑一挥:“我现在没空儿跟你玩,要是再惹我,我不介意宰了你!”

  “哈哈哈!”李娆儿笑了,笑得花枝乱颤:“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的对手是我!”

  黝黑的锋刃上闪过一抹寒光,苏羽的眼中迸发出一抹杀机:“既然你找死,那就别怪我!”

  看着苏羽那冰冷的样子,李娆儿心头也是微沉,但脸上却分毫不露,她掏出一把匕首,刀尖直直朝着苏羽:“那我,也只好再一次领教苏大驱魔师的高招了!”

  哼!

  心里冷哼一声,苏羽刚想动手,一道苍老的声音却从身后传来“娆儿!回来吧?别硬撑了!”

  唔?

  苏羽转过头,却发现身后的那个老妪正望着自己,或者是说望着苏羽身后的李娆儿。

  哒!

  哒!

  身后传来脚步声,接着苏羽便看见李娆走到了他的面前“我想,苏大驱魔师应该不会背后偷袭吧!”

  皱皱眉头,听着李娆儿那阴阳怪气的话,苏羽刚想说什么,可无意间看见李娆儿那被鲜血染红的后背时,他撇撇嘴。

  「这算是激我吗?」

  晃晃脑袋,苏羽直接走过了前面的李娆儿,向着玄玉走去。

  走到坟墓旁,苏羽先是看了眼正被蟒蛇群包围的玄玉等人一眼,然后语气轻佻的对着那老妪说道“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死寂得让人发怵的眼神扫了一眼苏羽,又重新将目光放回棺材上,那老妪神色如常:“我只是想让陈老鬼多陪我几十年而已!”

  顺着那老妪的目光,苏羽看着那棺材,道“陈老爷子都已经死了,他又怎么能陪你呢?”

  “不!他可以!”老妪的声音第一次出现了波动,她低声道“只要把他炼成蛊尸,他就可以一直陪着我了!而且永远不会变心!”

  嘶!

  苏羽在心中倒吸了口冷气,这蛊尸他也自然是有所了解。

  蛊尸,顾名思义,就是用蛊所制作的尸体。在人死之后的三天内,先用秘制的蛊中蛊把尸体内五脏六腑吃干净,而这时候的蛊虫便会在尸体里产生一些黏液,黏液会慢慢的侵蚀尸体的血肉,然后代替里面已经坏死的肌肉组织用来行走,这个时候的蛊虫便会死亡,一些极其细微的蛊中蛊就此诞生。

  蛊中蛊遍布尸身时,就会把尸体造成一个类似于培养皿的存在,而这个时候,蛊中蛊的另一个可怕之处就体现出来了。

  蛊中蛊会本能的以各种形式向外界吞噬能量,这其中也包括主动攻击人类吞噬人类身上的血气。吞噬足够的能量后,那蛊中蛊便会产生一种能让任何蛊虫快速生长的蛊液。

  能够让蛊中蛊产生蛊液的尸体已经不是单纯的尸体,严格的的来说,更像是一个量产蛊虫的母体。

  蛊尸的最为阴毒之处便是,哪怕尸体原本的灵魂已经进行轮回,但一但蛊尸制造任何的杀业,那便会有源源不断的灾厄降临在灵魂上,直至死亡。

  同样的,炼制蛊尸这样阴毒的东西,炼尸者也必须承受着炼尸过程中所承受的所有痛楚,因为只有那样,蛊中蛊与炼尸者的精神联系才会达到最极致。

  由于蛊尸的炼制极为不易,而且过程又阴毒,再加上需要承受那剧烈的痛楚。

  所以,苏羽还未听说过有人炼制过蛊尸,当听见这个老妪那低声说出来时,他也是吓了一跳。

  看着那老妪的背影,苏羽一声轻叹,这李萝娇对于陈老爷子的执念也太深了!

  瞥了眼手里握着的诛邪剑,道“你应该明白,我不会这么轻易的让你把陈老爷子炼成蛊尸的!”

  老妪的眼神依旧是那般死寂,语气却陡然加重:“所以,我特意为你准备了一些玩意!”

  说着,老妪用手杖轻轻的敲击两下地面,本来就阴沉着的天空更是昏暗了下来,一声声尖锐的鸣叫声从高空中传来。

  苏羽抬头一看,一只只大约两米的巨鹰正在他的高空中盘旋而下,那又尖又长的喙和爪子染上了一层鲜艳的彩色,已是附有巨毒。

  将目光放回在老妪身上,苏羽似笑非笑,道“就凭这些东西,你就想要应付我?”

  老妪没有说话,反而在她身后的李娆儿上前一步,苍白的两腮间有着些许笑靥出现:“不知道再加上这些又如何?”

  说完,李娆儿两手轻轻一拍,一声声吼叫声已是从四面八方传来,苏羽凝神一望,一条条足有三米的巨蜥出现在他的视线当中,而且快速的将苏羽的围了起来。

  8更h?新最P快上$:酷p匠网I:

  狰狞的脑袋,粗壮的四肢,再加上不断的发出的高亢吼叫声,还有不时吐出的长长信子,巨蜥的表现出来的这一切无不都让胆寒。

  用力的握紧诛邪剑,苏羽咧嘴笑了笑,道“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啊!”

  李娆儿笑了,苍白的脸颊上展现出一个甜美的笑容,她手一挥,那盘旋在空中的毒鹰和地上蠢蠢欲动的巨蜥瞬间朝着苏羽后方的玄玉等人冲去。

  与此同时,早早将玄玉等人围住的蟒蛇,也开始高高的昂起身子,足有腰粗的身子也向着玄玉等人伸去。

  看着毒鹰,巨蜥,蟒蛇这些蛊物都有了动作,玄玉心中一惊,刚想避开,却突然想起了她身后的陈家人。

  为了陈家人的安危着想,玄玉只能被动的防御起来,她单手结印,嘴里还不停念着某种法咒。

  “万物以庚清,灵法以妙韵,天宇以万幸,灵魄以长存,气以长新,使人无灾,无厄,助非慧之心,普首为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又到了字数限制了,哎!

  有点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