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的咬破右手中指,看着从里面沁出来的那滴鲜红血液,苏羽瞥了眼李萝娇,他咧嘴一笑。

  中指在面前的虚空中轻轻一点,一条血红的纹路从苏羽手指划过的虚空中慢慢的浮现。

  撇、横、勾,指尖扭转间,一道道笔画在苏羽手腕中快速的书写着,他身体站的笔直,神色肃穆,眼中精光不断,两眼中的焦距一直停留在面前的虚空之中。

  一抹鲜红的纹路从苏羽快速扭动的指尖流转而出,凡指尖所过之处,散发着凌厉意味的血痕也不断的在苏羽手中生成。

  随着咒文的勾勒出来,苏羽身上那冷厉的气势更是不停的攀升着。到最后,一股凌厉无比的气势从他身上出现,直冲云宵。

  如同苏羽身上出现的那股无比凌厉的气势一般,苏羽指尖上勾勒着符篆所流露而出的气息也开始变得极为锐利起来。

  横如枪,竖如剑,撇如刀,随着符篆气息的变化,符篆在勾勒的一笔一画间,已是有着杀伐之气涌现在其中。

  耳边嗡嗡的轻响着,苏羽不作理会,因为他知道,这是由于符篆上所蕴含的金戈气劲开始在弥漫而出的现象。

  一滴汗水从额头上慢慢滑落,不知何时,苏羽本来还算红润的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就连呼吸也在不留意间急促了些许。

  鲜血化为沟动天地之气的篆文,符咒成为调动自身阳气的桥梁,不断燃烧的气血更是成为阳气不竭的源泉。

  指尖划动,一方小天地的气已是不断的朝着符篆涌入,用鲜血勾勒成的符纹更是极大限度沟动着天地间那最为纯粹的能量。

  最后一笔,苏羽用沁出鲜血的指尖在飘浮在自己面前的鲜红符篆重重一点。

  嗡!

  一点落下,一个由古篆体书写而成的‘风’字已是跃然眼前。

  符篆生成,本来鲜红的符篆此刻散发着淡淡的血红光晕,而符篆所在的虚空更是波纹顿生,一层层的涟漪就像是被风吹过的水面。

  看着那符篆所造成的动静,李萝娇心中顿时有着强烈的不安出现。

  不只是李萝娇,就连十几米开外的玄玉和那老妪还有陈家一家人,都不约而同的看向苏羽的位置。

  将目光放至眼前的李萝娇身上,苏羽的喉咙轻轻的抖动了一下,几个字便从他口中吐出。

  “道术!万风成刃!”

  在这一瞬间。

  苏羽觉得,风停了,空中飘散着湿气也停滞了下来,世间万物都在这一刻静止了下来,一种奇异的感觉涌上了他的心头。

  静止的万物让苏羽更好的观察着这世界,他就像一个新生儿,所有的事物都能将他好奇的目光吸引过来。

  苏羽伸出手,将停滞在空中的尘埃握在手中,他看着握成拳头的手,轻喃一声。

  “这,便是术的境界吗?”

  一阵风吹过,苏羽那奇特的状态不再,万物又重新回到了它原有的轨迹。

  苏羽话音落下的空儿,那飘浮在他面前的血红符篆开始扭曲起来,凌乱的气流从各个方向吹起,符篆荡漾而出的涟漪瞬间变幻成一股股浩大的气劲肆虐在场中。

  指尖飞快的舞动着,一缕缕阳气从苏羽的指尖灌入到符篆之中,符篆散发的血红光芒开始内敛起来,淡淡的青光从符篆的身上散发而出,青光随着时间的推移开始越发的浓郁起来。

  苏羽用食指在符篆上轻轻一点,符篆砰的一声爆裂开来,浓郁的青光就此爆发而出,一道道青色的流光融入周围的虚空之中。

  将食指举至唇前,苏羽一声轻喝“赦!”

  咻!

  无数的淡青色风刃从苏羽周围的虚空中洐生,薄如蝉翼的锋刃齐刷刷的对准着李萝娇,那月牙形状的风刃上闪烁着点点幽光。

  看似繁琐的动作,苏羽却只用了三秒不到的时间,他冷峻的眼神看了眼李萝娇,右手直挥而下。

  咻!

  咻!

  密集的淡青风刃在苏羽的身后瞬间疾射而出,一道道尖锐的破空声,再加上那有如蝗虫过境般,疯狂涌来的风刃。

  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从李萝娇的心中生出,看着那汹涌而来的淡青风刃,她心中暗骂一声。

  「该死的!玩大了!」

  两脚稍稍蓄力,李萝娇凌空一跃,身影已是后方跃去。

  看着李萝娇的动作,苏羽嘴角却翘起一个有些残忍的笑。

  「怎么可能会让这么轻易的躲过这一击呢?」

  伸出右手,苏羽对着那密密麻麻的风刃轻轻一挥。

  蜂拥而上的风刃停顿了一下,随后在空中一个旋转,无数的风刃在空中瞬间形成一道飓风,强横的劲气刹那间成型。

  飞沙走石,尘雾遮天,那由无数风刃旋转而成的飓风虽然肆虐在空中,地上却也被它吹得狼籍一片。

  飓风的速度十分之快,十几米之间的距离,却也只在眨眼间便将跃在空中的李萝娇刮进风中。

  沙沙的刺耳声响从高中响起,苏羽看着在不断在空中打着旋儿的飓风,他还依稀能从那飓风中看到李萝娇正被风刃不断切割的黑色斗篷。

  打旋儿的飓风在空中足足肆虐了分余钟,淡青的风刃才在苏羽的视线中慢慢淡去,苏羽转过身,没有理会李萝娇下场如何。

  在他印象里,正面承受这一记道术的人,都已经被绞杀成肉渣了。

  砰!

  一个实物落地的闷响从苏羽的后面响起,他微微蹙眉。

  「难道没有被绞杀?」

  心中疑惑着,苏羽回头一看,这一看却愣住了。

  黑色的斗篷被风刃切割得破烂不堪,本来被宽大斗篷遮住的面貌也彻底裸露在了苏羽面前。

  映入苏羽眼帘的是一张瓜子脸,被汗水浸湿得贴在颈间的秀发,有些苍白的脸上却浮现着一抹潮红,一双明媚动人的双眸却是有着一丝执着出现,白皙鼻尖上沁出的汗水和那急促的呼吸却是表明着,她的状态不是很好。

  看着眼前的女子,苏羽眉头一皱,冷冷道“你不是李萝娇!你究竟是谁?”

  眼前的这个女子,苏羽怎么看都正值青春年华,并不是七老八十的老妖婆李萝娇。而且就算是李萝娇,六十多年过去了,容貌也决不可能如此的年轻。

  那女子听到这话,却是娇俏的笑了,让苏羽耳熟的娇媚笑声也就此传出:“哈哈哈!苏大驱魔师!我可从来没说我是李萝娇,反而是你,一个劲的说我是李萝娇!呵呵!”

  更新最》快l上酷{匠O0网$

  「难道是…」

  想到了某种可能,苏回头看了后边站在棺材边上的老妪,脸色突然变得极为阴沉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每天早上起来,最希望的就是看到追书变多!

  不多说了!码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