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外陈辉与陈耀自结婚以来第一次安静的坐在一起,而让他们俩兄弟坐在一起的原因,便是眼前的这个人。

  陈耀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苏羽,他先开口道“苏先生!刚才我爸说了,叫我们这段时间有什么事都听你的!”

  看着陈辉两兄弟那又敬又畏的目光,苏羽心里叹了口气。这种目光他很熟悉,那是世俗界对于暗界修行者的一种特有的态度。

  “想必你们对于这件事多多少少也都有点了解了吧!”

  看着陈家两兄弟,苏羽语气悠长的说道。

  陈耀与陈辉相视了一眼,两人都是摇了摇头,陈辉说道“没有,父亲临终前只是吩咐我们在这段时间里,无论发生了什么都听你的!”

  闻言,苏羽稍稍错愕了一下,随即也醒悟了过来,陈老爷子这是不想让他们卷入这件事里,就如同他当年从暗界退隐到世俗一般。

  看着陈家两兄弟,苏羽脸色一正,道“你们这几天是不是感觉到后背有些庠,而且精神不太好,萎靡不振,而且没有食欲?”

  “你怎么知道!”陈耀有些惊异的问道,而比较稳重的陈辉则是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苏羽当然知道他们的情况,这些症状都是中了蚁蝛的表现。

  没在回答陈耀的话,苏羽反而将话题转移到了他们的子女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不止你们,就连你们的儿女们都有着这种症状出现,若是你们不信,就问一问陈显他们!”

  看着侃侃而谈的苏羽,陈家两兄弟的脸色都变了变,再加上老爷子临终前说的话,他们在心里已是信了几分。

  见陈家两兄弟,迟疑不决着,苏羽淡淡道“要是你们心里还有怀疑的话,那就去照照镜子,看一下你们的后背!”

  盯着苏羽的脸,陈辉看着陈耀语气有些凝重的说道“耀子,你先去看看!”

  将信将疑的看了眼苏羽,陈耀就从椅子上走开了。

  看着陈耀的背影,苏羽笑了笑,脸上镇定自若。

  几分钟后,陈耀回来了,陈辉不用他说什么,就从他那煞白的脸色明白了一切。

  掏出一支烟,陈辉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慢慢说道“不知道苏先生想要什么?”

  苏羽笑了,可神情却有些轻蔑“陈先生,你这是把我当成了商人吗?”

  陈辉愣了一下,他以为苏羽对这些事这么上心就是为了换取丰厚的回报,而这些人他这些年里也是见过了不少。

  看着愣神的陈辉,苏羽再瞥了眼脸色仍发白的陈耀,悠悠一叹道“看来陈老爷还是没把事情全部告诉你们啊!”

  语气一顿,苏羽神色肃穆,目光灼灼的说道“我,并不是商人,而是一名驱魔师!”

  看着苏羽肃穆的样子,陈辉轻轻一叹,饱含歉意道“对不起了苏先生,刚才我以为…”

  陈辉话还没说完,苏羽便出言打断了.“没关系,这不要紧,要紧的是你们背上的蛊!”

  一旁,脸色还有点发白的陈耀不禁问道“是民间流传的那些蛊?”

  苏羽点点头,而陈家两兄弟的脸色则是更加的难看起来。

  看着这协兄弟,苏羽笑了笑,道“不过,你们也不要担心,这符篆能够暂时压制住那蛊!等找到了下蛊之人,我就给你们解了!”

  说着,苏羽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符篆,按人数分别递给了陈家两兄弟。

  看着那符篆,苏羽语气微微沉重的说道“这符篆你们都要随身带着,要不然蛊毒全部吸食了你们的血气,那你们就离死不远了!”

  看着手里的符篆,陈耀如视珍宝的放在了口袋里,刚才他可是被自己脸上那密密麻麻的的蚁蝛吓了一跳。

  拿着符篆,陈辉重重的叹了口气,看向苏羽的目光中欲有所言。

  “放心吧!我会早点把下蛊的人找到的!”

  苏羽看穿了陈辉的想法,把握十足的说道。

  “你们等一下准备好两间房子,我还有一个后辈要来!”

  早在来到老宅之前,苏羽就先吩咐玄玉和黑猫在附近的餐馆等候他的消息了。

  最◇新g~章'节@G上8{酷匠网@

  “苏先生的后辈?”陈耀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一个小道姑!”苏羽随口说着,便拿出一个早已折好的纸符,轻轻往天空上一抛,那纸鹤唳叫一声后,在陈家两兄弟那震惊的人目光中,朝着玄玉所在的方向飞去。

  看着那慢慢消失在视线中的纸鹤,陈家两兄弟那心中的震惊久久不能平复。

  回过神来的陈辉看着苏羽,拱拱手,道“受教了!”

  苏羽微微一笑,并不言语。

  直到纸鹤消失在了视线当中,陈耀这才回过神来,他敬佩的看着苏羽,正想要说时,却被苏羽抢先一步.“先把那符篆给你们的孩子戴上吧,迟则生变!”

  陈家两兄弟听了,对着苏羽点点头后,便走进了屋里。

  转过头,仰头看着正下着牛毛细雨的天空,苏羽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笑着摇了摇头。

  十几分钟后,在苏羽的视线中,身穿乌紫色道袍,怀里还抱着黑猫的玄玉就出现在了苏羽的视线中。

  看着玄玉把黑猫抱在怀里,那有些滑稽的一幕,让苏羽笑了起来。

  很快的,玄玉便走到了苏羽的面前,而那黑猫轻轻一跃,跳上了苏羽的肩膀。

  轻轻抖去道袍和头发上的水珠,玄玉问道“前辈,这里的事…”

  苏羽摇摇头,道“这里的事你只要看着就好,不要插手!这毒蛊之术,一不小心就会丧命,可是有些扎手啊!”

  玄玉眉头一蹙,道“这毒蛊之事,前辈可有所进展?”

  眼里一道亮光闪过,苏羽蕴含深意的说道“天毒宗的弃徒,那可不好对付啊!”

  暗界的修行者联盟中,其中就有着一个宗派叫做天毒宗。天毒宗专门修行毒蛊之术,左毒右蛊,这神鬼莫测的手段可是令许多的修行者忌惮不己。

  而苏羽根据陈老爷子那段狗血的三角恋来推测,陈老爷很有可能就是在六十多年前,轰动一时的废筋娶凡的陈宇。

  那时,陈老爷子来到世俗界执行任务时,就爱上了他的夫人。

  在遭受着废掉筋脉,逐出门派的严酷后果和从此不可踏进暗界的刑罚后,陈老爷子就回到世俗界和他的夫人避世隐居,可这么一来,和陈老爷子青梅竹马的小师妹就不干了。

  于是,这才有了后来的狗血三角恋。

  身为三宵观的弟子,玄玉自然也是不会不知道当年轰动一时的废筋娶凡之事。

  蹙着眉头,玄玉试探道“前辈是说,六十年前,天毒宗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呼!终于赶在十点之前更了!

  另外,快开学了,相信作息时间恢复正常的话,应该能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