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的阳光被窗帘所遮挡,进不了房间,但即便如此,仍是原本昏暗的房间里有了一些光亮。

  秀眉轻轻的蹙了下,一双略带茫然的双眼慢慢的睁开,看着那并不熟悉的天花板。玄玉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一样,卧睡的身子立马在床上坐直了起来。

  用手捂了捂有些昏沉沉的脑袋,玄玉懵懂的双眼看着房间的摆设。

  昨晚,自己好像是受了重伤,然后被轻漩前辈救了回来!

  之后脑海中回想起某个片段,玄玉那张略显苍白的脸蛋上闪一抹绯红。

  低垂着头,看着披在自己身上的黑色夹克和被子,玄玉回想起了昨晚有如梦境一般的疗伤。

  她连忙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子,在发现只是被披上了一件夹克后,玄玉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

  扭过头,当看见自己的背部依旧白嫩且光滑时,玄玉用右手将颈间的玉佩握住。

  看着那玉佩,玄玉嘴里喃喃自语道“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吗?”

  他用你治愈了我的伤口,那就是说,我竟然被他看过了吗?就连…

  看着那些缠绕在自己胸口的那些绷带,玄玉的眼睛顿时无神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从窗口响起的声音让玄玉回过神来,她甩开被子,刚想跑去窗口去看一看,却发觉自己还没穿有衣服。

  神色有些慌张的看着房间,玄玉却没有发现自己的衣服,情况紧急下,玄玉有些狼狈躺在了床上,然后飞快的躲到被窝里。

  扑!

  扑!

  一双肉爪拍打着窗户,见里面没有声音传出,黑猫先是疑惑了一下,然后就直接从窗户里钻了进去。

  见周围静悄悄的,而那拍打窗户的声音也没有了,玄玉先是被子的缝隙里偷偷张望了下,见黑猫嘴里叼着一个纸袋正向她走来。

  呼!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玄玉从被窝里露出个脑袋,有些羞怯向黑猫问道“前辈!你怎么来了?”

  瞥了眼玄玉那窘迫的神情,黑猫感到有些好笑,它脑袋轻轻一甩,将纸袋甩到玄玉的边上。

  “哪!这是苏羽从你房间里找到的衣服!现在我拿给你!”

  闻言,玄玉脸色一喜,她直接从袋子里拿出那乌紫的道袍后,就直接钻到被子里穿了里。

  看着那被窝不时鼓出一大个包来,黑猫一张猫脸上有着笑容出现,这玄玉也真是的!它和她都是同性,换衣服的时间竟然还这么害羞。

  很快的,玄玉就从被窝里钻出来了,只不过。由于太过仓促的缘故,她身上的道袍有些凌乱,就连平常箍的整齐的发束,此时也有几根细发从眉宇间垂落。

  &☆酷匠…网}9首发!:

  一双猫眼半眯起来,看着玄玉这衣裳不整的样子,黑猫的脸上怎么看都有着打趣儿的意味。

  “前辈!怎么了?”

  见黑猫这样看着自己,玄玉的脸颊就像是被火烧一样,一抹红晕从她的脸上升起。

  看着往日里古板的玄玉竟然变成这个样子,在黑猫的眼里,此时的玄玉倒不像个道姑,反而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心里这样想着,黑猫嘴上挂着淡淡的笑意“走吧!去吃早餐,不要让大家等久了!”

  说着,黑猫从门口走出去。

  看着黑猫的身影,玄玉微微一怔,随后跟上了黑猫的脚步。

  厅堂里一张木制的圆形餐桌边上坐着苏羽和赵良一家人,餐桌上摆放一锅清粥、和农家常见的几个小菜。

  用手掌支着下巴,苏羽 百般无聊的看着玄玉所在的房间:「怎么这么久,不应该啊!」

  「昨天,她的伤势不是已经好了吗?」

  在苏羽暇想间,那门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了!一猫一人的身影映入他的眼帘。

  看见苏羽,黑猫跑了几步,然后高高一跃,便跃在了苏羽手肘边上,然后美美的吃起本来属于苏羽的那碗清粥。

  对于黑猫这一动作,赵良一家人都大感诧异,只有苏羽直接无视了它,将目光放在了后边的玄玉上。

  看着玄玉不修边幅的样子,苏羽嘴角高高的翘起,对着她露出一个坏笑。

  脚步一顿,看着苏羽的坏笑,玄玉抿了抿嘴唇,垂下的右手捏了捏袍角边。

  踌躇不前了一会儿,玄玉这才重新走向餐桌,只是她的头一直是低垂着,苏羽有些看不清她的表情。

  看着这顿早餐,苏羽挥挥手,看着硬是要等到玄玉到来才肯吃赵家人,喊道“吃饭啊!你们才是主人!”

  听到这话,赵良与刚子相视一眼,都纷纷动起了筷子,只是似乎啊奎还沉溺在哀伤中,只是草草的扒了几口饭了事。

  早餐虽然可口,但充满着一股诡异的气氛,苏羽的脸上一直有着淡淡的笑容,而且那隐藏着笑意的目光频频停滞在正低头吃粥的玄玉上。

  赵家人只是吃了粥便忙着下葬的事,啊芳的尸体早就被烧了,加上是一尸两命,按照习俗,是不宜大肆办丧的。

  因此,赵家人吃了粥后便急匆匆的去处理丧事,而黑猫更是吃货一个,专顾着吃,话都没多说一句。

  而玄玉更想个地缝钻进去,在吃粥时,她几次都感觉到一道戏谑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流转个不停。

  看着餐桌上的残羹剩饭,苏羽熟练的收拾一下后,便将它们端到了厨房。

  看着苏羽那有些瘦削的身影,玄玉愣愣出神。

  看着出神的玄玉,黑猫笑嘻嘻的问道“怎么了?我家苏羽是不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啊?”

  没有理会黑猫的调侃,玄玉看着黑猫,一双眸子满是认真的说道“他怎会做这些?”

  在玄玉认为,像苏羽这样的驱魔师,金钱与权利唾手可得,收拾碗筷这种事,苏羽应该是不屑一顾的。

  可苏羽偏偏做了,而且在她的面前做了。

  听到这话,黑猫的眼睛变得极为深邃,语气也极为的深沉“他曾经是一个孤儿,我们也过过苦日子!”

  听着黑猫的话,玄玉变得沉默起来。

  看着沉默不语的玄玉,黑猫眼中的深邃一下子便消失了,它语气一下子变得极为兴奋和好奇起来。

  “昨天晚上,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不是…”

  黑猫的话还没说完,苏羽的声音便从后面传来。

  “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我只是帮她治愈好了伤口!”

  走到黑猫面前,苏羽狠狠的剜了眼黑猫,直到黑猫讪讪的缩缩头,他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吃饱喝足了,就去除妖吧!”

  “除什么妖!”

  “大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哎!本来追书就少,现在更是变成了光棍!

  希望大家不要吝啬撸撸和追书还有打赏啊!

  还是那句老话,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极道驱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