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开关,灯泡亮起,柔和的白光便充斥着整个房间。

  将抱着的玄玉放到床.上,看着玄玉那张秀美却苍白的脸蛋,苏羽叹了口气。

  右手呈作剑指,苏羽将阳气聚于指尖中,目视玄玉。

  苏羽的手指如同一只毛笔,修长的手指开始在向着玄玉飞快书画起来,一条淡淡的黄色光痕从他的指尖中流转而出。

  光痕绕转、竖直、缠立,一笔而出,错乱杂种光痕在苏羽不断扭转的指尖中揉和在一起。

  不足半晌,一个由光痕所组成的符咒便浮立在苏羽的面前。符咒的笔画很是纤细,飘浮在空中之时,散发着淡淡黄光的同时,还不停的波动着。

  看了眼玄玉,苏羽凝视着符咒,右手化作的剑指朝着符咒重重一点,嘴里还念出一道赦令“天锁阳灵,地缚人魂,气留于体!锁阳符!赦!”

  语音刚落,浮立于空中的符咒便化为一抹白光,直接钻进了玄玉的眉心之中。

  符咒刚刚钻入眉心的那一霎那,玄玉本就昏迷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她那纤纤细眉开始蹙了起来,眉宇有着一抹痛楚浮现。

  看着玄玉的样子,苏羽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这锁阳符虽然锁住玄玉体内的阳气,极大的避免阳气的流失,但也让她承受非人的痛楚。

  锁阳符入体,玄玉虽然痛苦的蹙起了眉头。但从她那轻轻颤动的食指来看,玄玉此时仍是有着意识的,只不过她的意识薄弱到只能控制食指而已。

  慢慢扶起玄玉,苏羽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现在有两个办法!第一就是我撕开了你道袍,然后用你那块玉佩里的生机之力替你疗伤,第二种办法就是通知三宵观的道姑来治疗你!不过,我很难保证到那个时候你还会活着!”

  “如果你同意第一个办法,你就颤动一下食指,如果你同意第二个,你就颤动两下食指!”

  苏羽相信自己已经说的很清楚,接下来,就看玄玉自己的决定了。

  玄玉没有回答,苏羽也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的食指。

  一时之间,房间里就剩下两道深浅不一的呼吸声和玄玉的痛哼声。

  许久,玄玉的食指终于颤动了一下。

  看着玄玉,苏羽耸耸肩,暗忖道「看来这小道姑也是极为保守之人,在生死的面前,竟然也还要想那么久!」

  一把将绷带扔在床沿上,苏羽坐在床边,一双手却摸到了玄玉道袍被鲜血染红的那一片袍布上。

  攥着袍布的手一下子握实,苏羽的双手猛的向两边撕扯起来。

  嘶!

  袍子被撕开,首先吸引苏羽注意的不是玄玉的伤口,而且玄玉胸脯处竟然出现了一个很难罕见的东西。

  绷带。

  一圈一圈的绷带也不知在玄玉的胸脯缠绕了多少圈,直到胸口从侧面看去与肩膀差不多平齐时。

  苏羽这才后知后觉发现,尼玛,这小道姑竟然裹胸!

  起初这样想时,苏羽为此感到不可思议,不过想想也明白了。

  小道姑是来历练的,为了避免历练中的某些麻烦,这肯定是要裹的嘛!

  目光从绷带移下袍子染血的那一片被布被撕出一个巨大的口子,一个长达一尺、往外翻卷着鲜红血肉的狰狞伤口便映入了苏羽的眼帘。

  看着这伤口,苏羽在心里也倒吸了一口冷气。

  「难怪把意识剥离的这么厉害,这个伤势也太过严重了吧!」

  伤口从左肩到一直到达了玄玉右边的腹部,其最深的的伤处中,苏羽还隐约看见一根根骨头。

  苏羽俯过身子,用右手扯过玄玉脖子间戴着的玉坠。

  右手用拇指夹住玉佩,苏羽轻吸一口气,然你用阳气注入玉佩之中。

  淡黄色的玉佩中,绿芒一闪而过,正好被苏羽看在眼里。只不过在一瞬,那玉佩便爆发一股纯绿的光芒。

  纯绿的光芒开始内敛,最后形成了一个巴掌大的光团。

  一张脸被光团映射而出的绿光所映照,苏羽对于这块玉佩总是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就好像这块玉佩已经有了灵智一般。

  不过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刻,苏羽来不及作他想,直接将右手伸进光团中。

  看了眼被纯绿光芒所包围的右手,苏羽将右手轻轻的放在伤口的末端之上。只不过,苏羽的这一动作却让玄玉再一次的闷哼一声。

  右手触在那伤口之上时,那柔滑而富有弹性的触感和玄玉裸露在外的白嫩肌肤,让苏羽的心神稍稍一荡。

  呵!

  苏羽自嘲的笑了笑,自己什么时候也会被一个初出茅芦的小道姑给迷上了?

  将心里的杂念抛到九霄云外,苏羽神色一正,加速催动着纯绿光团治愈着玄玉的伤口。

  融入纯绿光团的右手顺着那道伤口轻抚而下,而被苏羽所抚过的伤口则是快速的结了痂,然后一块块的掉落下来,而那伤口就连一个疤也没留下。

  这一幕就连苏羽也看的是啧啧称奇,他虽然知道这玉佩蕴含着生机之力。可没想到,这生机之力竟是如此的强大,治愈这样的伤口,就连一个疤也没留下。

  「看样子,这块玉佩不简单哪!」

  苏羽饱含深意的看了眼那纯绿光团。

  几分钟过去了。

  空着的左手抹去额头上的汗珠,苏羽看了眼那已经被治愈完全的伤口,轻吐了口气。

  伤口被治愈,苏羽停止了催动玉佩,而那光团也重新化为了玉佩被他握在手中。

  看着床沿上的绷带,苏羽笑着摇摇头,他本来以为那玉佩最多令伤口结个痂而已!可谁知道,这玉佩蕴含的生机之力竟如此之强。

  看着脸色比之前红润了不少的玄玉,苏羽心里悬着的石头也终于落下了,他将头探过玄玉的肩部,然后系上了那块玉佩。

  刚想回过头,苏羽却愣了一下,目光停留在了玄玉的背部。

  酷wR匠F_网N首u发{;

  玄玉的背部很光滑,那白嫩的肌肤甚至可以反射光亮。但,这并不是苏羽一直看着她背部的原因。

  视线自肩膀上往下看,苏羽在玄玉背上隐约的看到一个图影。

  如果把视线较正,苏羽肯定刚才看到的是一棵树,还有一株缠绕着树的树藤。

  那图影一闪逝,不过苏羽却敢肯定,那一定是真的。

  眼神瞬间凛冽起来,苏羽一声喝令“谁?”

  被窥视的感觉在苏羽一声喝令后便消失不见,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在房间扫视了半晌,苏羽这才重新将目光放在了玄玉身上。

  将玄玉安置在床上好后,苏羽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她颈间的玉佩“是它吗?”

  心里这般想着,苏羽退出了房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哈哈!赶在10点前更了!

  今晚喝了几杯啤酒,我头有点暈,但硬是码了这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