唳!

  纸鹤那清脆的叫声回响在水井内,若是有人往水井内看一看,便会惊骇的发现,一张三米长的纸折鹤竟然在拍动着翅膀在水井内盘旋而飞。

  但,最令人吃惊的不是盘旋而飞的纸鹤,而是站在纸鹤背上,身穿黑色夹克,一脸冷厉之色的青年。

  苏羽带着凝重意味的目光不停的往井下的边沿看去,但井下没有一丝的光线,很是幽暗,能见度很低。

  从夹克的口袋里掏出一张黄纸,苏羽将他对折了一下,然后用右手轻轻一点,体内的阳气顿时灌入纸符之中。

  “咄!”

  一声轻喝后,苏羽手中的黄纸霎时间燃烧了起来,用阳气燃烧而出的强烈火光几乎遍布了整个井内。

  酷Y匠网d唯一q正{~版,其“☆他◇。都Wh是9~盗版

  右手化作剑指朝着脚下的纸鹤一点,然后轻轻一绕,盘旋而飞的纸鹤便沿着井内的边沿处绕飞了起来。

  双眼聚精会神的看着水井的边沿处,苏羽目光扫过墙壁上的每一处,一直这样看了将近十分钟左右,苏羽终于发现了那个所谓的楼梯。

  将手里燃烧的符纸往梯口探了探,火光从楼梯口映入,苏羽这才看清了这楼梯口。

  楼梯的台阶做的很精巧,每一个台阶的高与宽都大致相等,楼梯被建在于水井的墙上,因而有些受潮,楼梯两旁的通墙壁有有一块块的青苔。

  轻轻一跨,苏羽从纸鹤背上跨到了楼梯口,他回过头,右手对着那近三米大小的纸鹤轻轻一握后,纸鹤唳叫一声,化为一道流光飞入苏羽的手掌之中。

  将恢复原型的纸鹤放入口袋,苏羽将燃烧着的符纸举到前面,慢慢的走了进去。

  叮咚!

  苏羽先是往楼梯上走了十几个台阶,然后楼梯便化为了一条平坦的小路,小路的两旁还不时传来叮咚的滴水声。

  正在小路之上,苏羽神经微微紧绷,注意力一直放在周围上,刚才那个面孔的出现,苏羽便知道了这井下的东西已经知晓了他的到来,若是那东西在半路上来个埋伏,那乐子可就大了。

  好在,一路上虽不说风平浪静,但也是没发生什么怪事。

  哧的一声,火光摇晃了一下,苏羽瞥了眼那正在燃烧的符纸,暗忖道「这阳气这么快就烧完了!」

  右手化作剑指,苏羽朝着那燃烧着的符纸一点,火光再次摇晃后,苏羽的阳气便己灌输到符纸之中。

  左手举着符纸,苏羽再度往小路上走去。

  「这是?」

  看着处在小路尽头的这扇石门,苏羽的眼睛微微一眯,脸上的神情捉摸不定了起来。

  「这便是那东西的巢穴?」

  「或者是陷阱?」

  心里念头很多,苏羽看着那扇石门,心里犹豫的同时,脸上也阴晴不定了起来。

  「管他呢!先进去了再说!」

  苏羽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他看着那扇石门,伸手就要去推开。但,他的手还没碰到石门,石门却已经自动打开,淡淡的白光映射在苏羽的脸上。

  石门一打开,里面的一切便映入苏羽的眼中。

  厚重的石壁上镶嵌在几颗散发着柔和白光的晶石,让这间宽敞的石室变得光亮起来,门的左边石壁上有着一张宽大的石床,石门前还有着一个殷红的木桌,上面还摆放着几个茶具,而右边的石壁上则是摆放着一口石棺。

  看着那棺材,苏羽的眼神一凝,正主来了。

  “苏家后人!你终于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苏羽心中一惊,连忙警戒的看着石室内。

  “苏家后人!不要担心,我不会伤害你的!相反,我还有事求你!”苍老的声音里有着一丝苦涩出现。

  “哦!是吗?”苏羽轻笑一声,脸上闪现着狐疑之色。

  “唉!不愧是苏家的人,行事就是谨慎!”苍老的声音苦笑一声,道“也罢,就让老夫现出原形让你看一看,老夫还有没有威胁你的实力吧!”

  话落,一个淡白的有些透明的人影出现在那木桌旁边,从那佝偻的身形来看,应该是个老者。

  嗯!

  看着那人影,苏羽有些疑惑,这人影是个灵魂体无疑,但却又给人一种很飘渺的感觉。面对着这灵魂体,苏羽就像是面对着一缕烟,飘忽得不可捉摸。

  但就是这样一个灵魂体,却淡白的几乎透明,给人一种随时都要散化的感觉。

  凡是灵魂体,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越是强大的灵魂体就越凝实,而且给人的存在感也就越强。

  而苏羽眼前的灵魂体不但给人一种随时会散化的感觉,而且散发一种腐朽的气息。这气息苏羽也曾见过,远不都是一个个活了几百年的老人精身上所散发而出。

  看着那人影,苏羽眉头一蹙,心下暗忖道「这难道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

  见苏羽还没走进石室,那人影苦笑一声,道“难道你以为我还可以伤得了你吗?”

  苏羽摇摇头,道“那你出来和我说不都是一样的吗!”

  “唉!”人影叹息一声,身形微微变幻了下,却是来到了石室的大门内,距离苏羽不足一米。

  心中一惊,苏羽本能的用右手往脖子摸去,那人影却连忙苦笑着劝阻了他“要是拿你那诛邪剑在我身上划上一刀,我可真的就要魂飞魄散了!”

  闻言,苏羽伸向脖子的右手一滞,向着人影问道“你怎么知道我身上的诛邪剑?”

  那人影似感叹又似自嘲的说道“当初,我可是看着你爷爷苏清用这把剑斩杀了一头大妖的!”

  这次苏羽倒是有些诧异了,他不解的问道“你认识我爷爷?”

  人影感概一声道“当年你爷爷,不,你苏家一脉可谓是一举一动都影响着现世和暗界,而你爷爷独领风骚的那几十年,我可都看在眼里呢!”

  “哦!忘了告诉你我的名字了!”人影歉意的笑了笑,道“我叫赵玄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求追书,求撸撸,求打赏!

  责任编缉说了,至少要两百人追书才可以签约,为了《极道驱魔》的发展,请大家多多追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