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太阳很大,可是苏羽却在地坪下吹着冷气,这冷气吹在身上,虽然让苏羽觉得凉快了不少,但他却宁愿不要这冷气。因为,这冷气越大,也就代表着井下的东西越凶。

  望着那井口,即使是修为最浅的玄玉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大热的天,一口井的旁边竟然出现着冷气。

  秀美的脸上一片凝重,看着那井口,又看了眼沉默不语的苏羽,玄玉拱手道“前辈,这井…”

  苏羽头也不回的摆摆手,道“不要紧,等一下我会下去看看!”

  玄玉抿抿嘴唇,看着苏羽的背影,其实她刚才想要说自己下去看看的,但苏羽既然已经这样说了,她只能将这个想法放在心里。

  侧过头,望着肩膀上的黑猫,苏羽有些凝重道“你先下去看看吧!”

  “好!”黑猫的声音有些低沉,它应该知道井下隐藏着的巨大危险。

  “要是有危险,就变为本体吧!若是不敌,你应该知道怎么办吧?”苏羽淡淡笑道,但话里的担忧却明露无疑。

  “知道了!”黑猫应了一声后,向着水井轻轻一跃,便扇动着翅膀从井口飞了下去。

  看着黑猫从井口进去了,苏羽的眉头就蹙了起来,这水井昨晚散发的冷气还没这么厉害,今天却散发出这样浓郁的冷气,想来井下的东西一定蠢蠢欲动了起来。

  “前辈,舞前辈它…”玄玉向前踏出一步,看着井口有些担忧的说道。

  “不要紧,黑猫的实力就算力敌不足,逃跑还是有余的!”话虽然是这样说,苏羽话里的那一丝忧虑,玄玉还是听的出来的。

  心里叹了口气,苏羽口上却随意的说道“走!还是去上堂里面坐一下吧!”

  说着,苏羽便走进了上堂。因为那女鬼自杀时,事发突然,啊奎的新屋还没收拾好,便被苏羽他们移到了赵良的老屋,上堂的桌子、橙子,就连那个摆放尸体的帐篷,都没来得及收拾,所以这些东西也被闲置了两天。

  看着这周围的橙子,苏羽随便找了个橙子,拂去上面的灰尘,便一屁股坐了上去。

  看着若无其事的坐在橙子上的苏羽,玄玉有些担忧的看了眼井口,也进了上堂,坐在了苏羽的后面。

  十几分钟过去了,迟迟不见黑猫上来,苏羽的心也开始有些焦躁了起来,他双眼直直看着井口,想要等待那个黑色的熟悉身影。

  十几分钟过去了。

  苏羽忍受不了心中的烦躁,刚想去井口看看,一道黑色的身影却冲飞而出,嘴里还不停的大声喊道“该死的!下面快冷死我了!”

  抖了抖黑色皮毛上沾着的水,黑猫转转头,刚想看看苏羽,但苏羽那恼骂声却传了过来“你这黑猫,怎么下去了这么久,我都想下去替你收尸了!”

  声音虽然恼火,但话里面的担心却是表露无疑。

  听着苏羽的的话,黑猫愣了愣,随后对着他笑了笑,道“下面又冷又黑,我看了好久才发现了那女鬼所说的楼梯!”

  酷9匠网首发

  被黑猫这么一说,苏羽心中的烦躁一下子消失了的无影无踪,他轻吐一口气,道“没受伤吧!”

  “没事!”黑猫摇头,看着苏羽,道“那面的阴寒之气很浓郁,几乎变成了一个冰窖,那个楼梯口就那墙壁上,很难攀爬上去!”

  “没关系,大不了用终灵术不就行了!”苏羽看了眼井口,淡淡道。

  “随你吧!”说着,黑猫轻轻一跃,也进到了上堂。

  “你们先去解决那个狼王吧,留着它,我始终对村民的安全不放心!”苏羽眼中寒芒一闪,语气平淡的说道。

  “行!”黑猫应了一声,然后对着玄玉说道“去吧!这里就交给苏羽了!”

  犹豫的看了眼苏羽,玄玉有些踌躇,一旁的黑猫不耐烦,直接跳上她的肩膀,道“你还真喜欢他了!”不等玄玉辩解,黑猫又说道“就算你留在这也没用,帮不了他的!”说着,黑猫还扯扯玄玉的衣服。

  “那,前辈先去把狼王的事解决先!”拱拱手,玄玉往着大门走去。

  看着玄玉的背影,苏羽笑着摇摇头「这小道姑!」

  瞥了眼水井,苏羽的脸上开始凝重了起来,他慢慢走到井边,从夹克的内兜里掏出一张黄纸。

  苏羽低下头,将手里的黄纸对折再对折,一只纸鹤慢慢从他的手中折出。

  将折好的纸鹤拿在右手上,苏羽低头看了看水井,眼中却映入一片黑暗,一股股冷气从井下飘上,拂过苏羽的脸庞。

  双手摁住井口的边沿,苏羽将大半个身子探入井中,双手收回到腰间,一股阴冷的气息突然缠住苏羽的脖子,然后猛的将他拉扯到井下。

  眼神瞬间凌厉起来,瞥了眼脖子,苏羽左手捏了一个法印,淡淡的金光从他的五指中发出。

  “咄!”

  苏羽一声轻喝,捏着法印的左手往脖子上一摁,嗤嗤的两声,宛如硫酸腐蚀的声音响起,耳边却响起一道凄惨的尖叫“啊!”

  脖子上的阴冷气息顿时散去,一个灰蒙蒙的面孔朝着苏羽阴森森的喊道“你会死的很惨的!”

  轻蔑的看了眼那看似恐怕的面孔,苏羽挥挥左手,心里一声冷喝「散去吧!」

  苏羽的手一挥而过,那诡异的面孔顿时化为一阵灰尘消散而去。只不过,在化为灰尘之时,那面孔朝着苏羽怨毒一笑。

  面孔消失了,但苏羽下降的速度却没有停止,耳边响起呼啸的风声,苏羽看着右手握着的纸鹤,他将空着的左手举到面前,嘴巴一口咬在中指上,鲜红的血液慢慢流淌而出。

  “天灵地慧、集于汝身、阳气灌体、纸灵化生!赦!”

  一段法诀念下,苏羽瞬间将流着鲜血的左手往纸鹤重重的一点。

  纸鹤身上散发耀眼的白色光华,一声唳叫在水井内回响不休,苏羽一个空翻,双脚便踩在有如地板硬的纸片之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