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奎!我不是跳入井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女鬼看着将自己束缚在半空中的拂尘,神色茫然道“这…”

  看着那张苍白得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啊奎揉揉涩红的眼睛,努力不让泪水流下来,他看着女鬼,道“没事!没事的!”

  说着,说着啊奎又悲从心来,豆大的眼泪瞬间流淌而下,这个庄稼汉子早已泣不成声。

  看着啊奎那悲泣的样子,女鬼再看看束缚着自己的拂尘,她的心突的一跳,颤抖着声音问道“啊奎,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一听这话,正在哭泣的啊奎身体猛的一震,他不敢面对女鬼,只得蹲下身体,开始抱头痛哭了起来。

  “对!你已经死了!”苏羽那肃穆的声音从旁传来,只是玄玉怎么听都从苏羽的话里边听出一丝伤感的意味。

  听到苏羽的话,女鬼如遭雷击,身体开始颤抖起来,魂体也时明时暗了起来,苏羽和玄玉相觑一眼,彼此的身体都开始紧绷起来,若是女鬼起意伤人,他俩必定会给女鬼雷霆一击。

  沉默了许久,女鬼才神色黯淡的问道“那我的孩子,他…”

  啊奎抬起头,看了眼女鬼,脸色以肉眼见的速度苍白了下来,强忍大脑传来的眩晕感,他咬咬嘴唇,艰难的说道“那孩子,那孩子,他已经…”

  x酷匠网首发

  话到最后,啊奎已经说不下去了,一股悲痛感袭上了他的心头。那是他的孩子啊!就这么,就这完了。

  “哈!哈!”女鬼大笑着,眼睛掉落了两滴晶的泪水,泪水滴落到地上,瞬间变成了两颗反光的晶石。

  笑声逐渐低了下来,可取而代之是那绝望的呢喃声“我早该想到的,我都死了!那苦命的孩子又怎么可以活下来了!”

  “他虽然死了,但是变成了婴灵,你还可以见他一面!”

  苏羽的话让女鬼瞬间将目光放在了他身上,只不过当看见苏羽手里的婴灵时,女鬼眼中迸发出摄人的光芒。

  “他就是我的孩子吗?”

  说着,女鬼的眼光落在了婴灵的身上,婴灵也抬起头往女鬼望去,它本来阴毒的目光在看到女鬼时,瞬间变为婴儿才拥有的依赖与亲近。

  苏羽把结着法印的右手松开,然后一掌将婴灵拍向女鬼。

  “嘤!”

  望着越来越接近的女鬼,婴灵兴奋的嘤叫一声,短小的身子霎时间往女鬼跃去。

  “嘤!”

  短小的四肢如同抱着大树般,婴灵用力的抱住了女鬼的脖子,女鬼那苍白的脸色上扯出一个笑容,刚想要抱住婴灵。可是,这时侯她才发现自己还被拂尘所束缚着。

  看着那女鬼,玄玉瞥了眼苏羽,她握着拂尘的右手微微一松,脸上出现着犹豫的神色。

  “想放就放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羽那无所谓的话语传到玄玉的耳中,她惊喜的望了眼苏羽,手腕稍稍用力一扭,束缚着女鬼的拂尘瞬间松开上,五米长的拂尘快速的变为了原型,然后被玄玉挽在了手臂上。

  拂尘的束缚被解开,女鬼伸出了她那纸白的双手将婴灵抱在了怀中,她用下巴轻轻的摩磳着婴灵,满是慈爱的轻唤一声“孩子!”

  黑不溜秋的脑袋看着女鬼,婴灵那满是绒毛的嘴巴突然咧嘴一笑,婴灵笑得很甜,此刻的它才有着一个婴儿真正的样子。

  望着半空中的那对母子,玄玉瞥了眼苏羽,嘴角掀起一个弥度。

  感觉到玄玉的目光,苏羽有些郁闷的摸摸鼻梁「我有那么不通人情吗?」

  心里这样想着,苏羽心里却是轻轻一叹,他知道外界对他的认知和理解,在别人眼里,他或许就是一个刽子手,手上沾满了鲜血,有些人认为他是一个极端主义者,凡所到之外,妖邪一个不留,有时候甚至还会杀人。

  不过,苏羽从不理会这些或那些人的看法,用他的话来说那就是,随他们怎么说,反正又影响不到自己,若是真的在自己耳边喳喳叫,他可不介意出手教训一下让他们知道怎么做人。

  “嘤!”

  婴灵那稚嫩而尖锐的叫声让苏羽回过了神,看着女鬼和婴灵那有些温馨的场面,苏羽微微一怔,随后又笑着摇摇头。

  逗弄了婴灵一会儿,女鬼突然抱着婴灵面向啊奎,她神色有些黯淡的说道“孩子!他是你的爸爸!”

  一听这话,啊奎先是一愣,柔情的眼神扫了一眼女鬼后,便眼巴巴的看着婴灵。

  婴灵面向啊奎之时,那副童真的样子慢慢的变成了怨毒,它朝着啊奎阴测测笑了一下,里面的锯齿散发着点点幽光。

  “嘤!”

  婴灵怪叫一声,短小的四肢极富攻击性的朝着啊奎挥舞了一下。

  看着那婴灵,啊奎的脸色变得极其苦涩了起来,他嘴角勉强对着婴灵扯出一个笑容来。

  看着正对着啊奎表现出极大敌意的婴灵,女鬼嗔骂一声“你这孩子,又不是他害的你,是母亲太过冲动,唉!”

  说到这里,女鬼不免神色有些黯然,到了这般田地,又能怪的了谁?

  看着那女鬼,啊奎欲言又止“啊芳,我…”

  女鬼摇摇头,示意啊奎不要再说下去了。

  见话挑明了,苏羽在一旁询问道“你跳井时,是不是感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见苏羽发问,女鬼看了苏羽,便将疑惑的看了眼啊奎,化身厉鬼的她就好像一个发病的精神病人,病发时无比疯狂,可被驱逐死气后又失去了刚才的记忆,她现在已经记不得苏羽了。

  看了眼苏羽,啊奎有些遮掩的吞吐道“他叫苏先生!”语气一顿,啊奎指着玄玉道“她是苏先生的后辈,他们都是来帮助咱们来驱逐妖狼的!”

  “妖狼!”女鬼呢喃一句,脑海中回忆了一下,然后看着苏羽道“苏先生!我跳井的前几天心情总是莫名的有些烦躁,而跳井时我原本只是吓唬一下啊奎的”说到这,女鬼颇为幽怨的看了眼啊奎,继续道“可当我走到井边时,神智模糊了一下,可当我神智回复过来时,就已经掉进了冰冷的井水中,之后你们就都知道了!”

  听着那女鬼的话,苏羽心中凝重了不少「能够影响人的情绪,看来那水井下的东西不简单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码完了,刚才趁空看了下其它的书,那成绩,我根本没法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