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厄之为所渡,以恶之为所净,以戾之为所清,以怨之为所静,以欲之为所空,以浊之为所悟,似魅汝心者,万法皆渡,心如空明,德善灵意,反厄还灵,反恶为净,反戾为清,反怨为静,反欲为空,反浊为悟,渡心化灵,万华犹在!”

  一段拗口而晦涩的经书从玄玉口中吟诵而出,一股至人而渡的至善至柔的意念化为一股渺渺轻烟钻进女鬼的魂体之中。

  看着这一幕,苏羽不禁高看了一眼正在肃穆念经的玄玉「没想到,这小道姑在渡化方面还蛮有手段的嘛!」

  “吼!”

  被那股至善至柔的意念钻入魂体之中,女鬼先是痛苦的低吼一声,本来就惨白的脸更是扭曲成了一团,说着说不出的狰狞。

  至善至柔的意念涌入女鬼之中,她那不停挣扎着的魂体有着一缕缕黑烟似的雾态气体从她体内飘出,慢慢飘向高空,然后消散在了无边的黑暗苍穹之中。

  随着玄玉诵读经书的时间越来越长,女鬼魂体飘出的黑色气体也越来越多,她本来扭曲的面容渐渐的平缓开来,全身上下散发的阴寒气息不再冰冷刺骨,但那高高隆起的腹部却隐隐有着一个如盆大的黑影在闪现。

  在展里不停打转的阴冷气流也渐渐的平复下来,一时间,场面中就只剩下玄玉口中不时传来的轻柔声音。

  若是继续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女鬼不出意料会被渡化,但一个人的突然出现,让女鬼再次陷入狂暴的状态之中。

  “啊奎!别去!”赵良那焦点的声音传出,让玄玉和苏羽的脸色都微微一变。

  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女鬼低吼一声,目光怨毒的看着上堂之中的一个房间,啊奎就在那里。

  事情发展到现在,女鬼之所以这么容易渡化,那都是在女鬼毁了替身偶,以为啊奎已经被她杀死的基础上,身上的怨气已经消了大半。不过,当啊奎的声音,也就代表着女鬼已经感知到阿奎的气息,在得知她已经被欺骗的事实时,女鬼的怨气已经到达了新的顶峰。

  女鬼本来已经缓下来的脸又开始阴冷了下来,她身旁的霜冻更是从一米变成三米,一阵阵呼啸的阴风卷起薄薄的灰尘开始在屋里打着旋。

  感觉到女鬼的变化,苏羽的脸色慢慢的阴沉了下来,他恼火的看了眼啊奎所在的房间,心中暗骂一声「该死的!刚刚开始渡化,又出了这样的变故!」

  “不!父亲!我一定要去看一看啊芳,哪怕是她已经变成了鬼!”

  啊奎那坚定的话语从房间里面传出,接着苏羽就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出,应该啊奎正在摆脱赵良的劝阻。

  瞥了眼那房间,苏羽脸色有些凝重对玄玉说道“玄玉!等一下要小心!”

  啊奎所作出的声响玄玉自然听见,她看着女鬼,点点头。

  “啊芳!”

  一声呼唤,啊奎直接甩门而出,当他第一眼看到那个被拂尘束缚在半空中的女鬼时,他神色一愣,紧接着豆大的泪水就从他的双眼中滑落,他朝着女鬼声悲怮的喊道“啊芳!”

  听到啊奎的喊声,女鬼惨白的脸上闪过一丝迷惘,但嘴角去又挂起了一丝阴毒的笑「不好!」

  看着女鬼那个笑,苏羽心头一跳,全身的肌肉紧绷起来,这冷笑他曾经在很多的鬼魂中看到过,那无一不代表着一个讯息那就是,她要出手了!

  x)酷匠网LL永UY久免b☆费看`小t/说!

  彭!

  女鬼高高隆起的腹部瞬间投出一个黑影向着玄玉而来,而与此同时,女鬼那本来垂落的头发重新飘上半空,变为了尖刺往着啊奎狠狠的插.去,这女鬼竟要两边同时出手。

  没有丝毫的犹豫,苏羽快速的跑向玄玉,这不是说不救啊奎,也不是说在苏羽的心里谁又比谁重要。

  苏羽心里想就是玄玉就一个小菜鸟,即便是她手上有玉佩和拂尘两件法器,但在面对突袭而来的婴灵时,只要是被婴灵贴近了身体,以婴灵那种嗜血的诡异手段,玄玉恐怕是有危险。

  从女鬼腹部投射而来的黑影在玄玉的眼瞳中不断的放大,一个皮肤黝黑,全身满是紧巴巴的干皱的婴灵顿时浮现在她的眼中呈现。但最为可怕的是,这个婴灵的嘴巴还张成了碗口大的黑洞,里面一个个三角形的锯齿还散发着令人发怵的寒光。

  秀眉一蹙,看着距离不够半米的婴灵,玄玉看了眼左手握着的通灵玉佩,五指微微一握,然后把玉佩放向了婴灵,只是当她刚想捏动法印时,玄玉眼前的婴灵却对着她阴森一笑,玄玉心头一跳,而婴灵咧成碗口大的嘴中突然向着玄玉喷射出一股阴寒之气。

  嘶!

  一团晶莹白亮的阴寒之气在婴灵的口中足足喷射了三秒,在阴寒之气不断的喷射下,玄玉的身体逐渐被裹上一层冰霜。

  虽然两只手使劲的摇晃着,但这力道对于足有半个手指头厚的冰层却是于事无补,玄玉焦急的看着自己被冻住的身体,铛铛的两声闷响,玄玉看着已经爬上自己身体的婴灵,心中顿时有些绝望。

  看着被冻住的玄玉,婴灵阴冷的咧嘴一笑,那嘴巴竟然越张越大,变成了水桶一般的大小。

  惊恐的望着那张向自己张来的诡异大嘴,玄玉脸色灰白一片,心中却空白一片,脑海中闪过无数个片段,最后却停留在了在今天刚刚认识苏羽的那一幕「自己,就要死了吗!」

  濒临死亡,玄玉心中不知为何,却一片平静。

  眼前晃过一道黑影,接着玄玉便看见那只婴灵竟然被人抓在了手中,苏羽那霸气侧漏的话便传在了她的耳中“在我面前,你个鬼东西还想伤她?!”

  眼熟的黑衣夹克,眼熟的挺拔身影,望着苏羽的背影,玄玉莫名的有些心安。

  想了许久,她看着他的背影,嘴角出现一个倾倒众生的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忍着头疼,硬是码完了这一章!明天,应该会好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