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冷的风拂过玄玉的脸颊,一张白净且秀美的脸上一片淡然的看着女鬼那化为尖刺的的发梢,或许她心里对于女鬼的行为已经恼了。但即便如此,她脸上仍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拿着人偶的左手微微一松,人偶便掉落在了地上,而玄玉空出来的左手快速的捏了个法印。

  捏着法印的左手开始闪烁着淡淡的绿光,玄玉看了眼左手,她将左手的法印向着拿着拂尘的右手轻轻的由手臂到手腕摁落。

  “咔嚓!”

  拂尘上束缚着女鬼的力道骤然加大,原本白色的拂尘却有绿光在里面流转,手腕大的拂尘在玄玉的驱动下将女鬼的死死的缠绕着,若是原先的束缚只算是捆绑的话,那么现在就是蟒蛇的死亡缠绕。当缠绕的力度一点点增加时,里面被缠绕的猎物就会“咔嚓!”

  “哼!”

  束缚在空中的女鬼一声闷哼,拂尘的力道不断的增加,一道道干裂的咔嚓声从女鬼身上响起,就连女鬼升在玄玉面前的尖锐发刺也无力的垂落下去,重新变成一条条湿漉漉的黑发。

  咔嚓声不断的响起,由于拂尘缠绕的力道不断加重,女鬼的全身剧烈的颤动着,一丝丝白烟似的阴寒之气源源不断的从女鬼身上飘出,女鬼的魂体因为里面阴寒之气不断的被剝离出来,魂体逐渐的淡化,但只有她本来就鼓起的肚子现在更是像个吹气的皮球般正快速的涨大着。

  “你不想渡化她了?”看着把女鬼缠的越来越紧的拂尘,苏羽蹙着眉头问了玄玉一句。

  9\酷pN匠网《永D久V免!A费U看{.小t+说

  闻言,玄玉高度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下来,她看了眼身后的苏羽,捏着法印的左手稍稍抬高后,然后突的拍下。

  伸长的白色拂尘开始流转着纯绿的芒,望着在空中仍然挂着阴冷笑容的女鬼,玄玉原本宁静的眼神突然凌厉了起来,她一声轻喝“阳震!”

  流转着纯绿光芒的拂尘霎时间光芒大作,宛如萤光棒的光亮充斥着整个庭院,在昏暗的夜景显得格外耀眼。

  流转在拂尘的绿色光芒化为一道道连绵不绝的水波,带着无边的柔力涌入女鬼的魂体之中。

  噗哧!

  噗哧!

  绿芒涌入女鬼之中,就激起了无数闪烁着的火星“啊!”

  女鬼尖锐的叫声再次响起,不同以往次那阴冷而恐怖的声调,这一次是凄厉的惨嚎声。

  一波接一波的绿芒涌入女鬼的魂体之中,与她身体里的阴寒之气相碰撞,在昏暗的夜中激起无数刺眼的火星。

  黑夜中响起的尖锐的惨叫声和女鬼那扭曲的惨白面容,这一幕或许让无数人为之胆寒。但,看着这个场景,苏羽却笑了,他嘴角勾起一丝冷漠的笑意,看向玄玉的眼神中充满了玩味。

  或许,在这个黑夜中,不是阴森恐怖全身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女鬼最令人恐惧,最令人觉得可怕的是还未出手的驱魔师。

  看着魂体越发黯淡的女鬼,玄玉那双冷厉的双眸逐渐放缓了下来,她握着拂尘的右手慢慢的垂下,而那女鬼也被玄玉慢慢的放到地上。

  眼神紧紧盯着那女鬼,玄玉的左手慢慢的伸向颈间挂着的吊坠,她稍稍用力一扯,淡黄的玉佩又再度被她扯了下来。

  看着掌心中的玉佩,玄羽抿抿嘴唇,望向女鬼的目光一片凝重。

  手中拿着玉佩,玄玉握着拂尘的右手稍稍用力,她深深的呼吸了下,努力让自己心中平静下来,她平静的眼神望着女鬼,然后玄玉慢慢的朝她走去。

  “你们都得死!”面对着玄玉的接近,女鬼阴笑一声,又重复了她那怨毒的语句。

  没有理会女鬼的那阴森森的语句,玄玉就站在女鬼的两米外,脸上一片肃穆。

  注视着玄玉,苏羽望着那奇怪的动作,先是稍稍思索了下,接着便明悟了过来「哦!要开始渡化了吗?!」

  看着玄玉,苏羽嘴角噙着一抹笑意。

  渡化,顾名思义,就是将邪恶的妖邪渡化,用吟诵经书来唤起经书中的意念,借此用来洗涤妖邪的各种怨气和邪性,以便能够让妖邪本来占据着心灵的各种负面情绪得到净化。

  若是鬼魂得到渡化,就可进行新一轮的六道轮回,而渡化者也会在冥冥中得到功德。虽然渡化是一件利人利己的事,但通常都太耗费心力,加之又有着极大的危险性,所以除了一般的高僧和功力深厚的道士之外,一般人通常都是选择直接诛灭了事,那样子虽然得到的功德会比渡化少很多,但省事。就连苏羽也经常为了不必要的麻烦也是直接诛灭就算了。

  天下之事,一饮一啄。

  虽然直接诛灭可以省去很多事,还可以得到功德,但是终究是造了杀业,落了下乘。诛灭者在制造杀业之时,内心终不可避免的产生着杀性,有人为了释放杀性,则是选择静修,有的则是以杀止杀,造了更多的杀业,有的则是以自己的来释放自己的欲.望来释放杀性。

  不同的方法也就造就了不同的人,如何解决杀性的不同方法也就不同的路,所以有人成了嗜血狂魔,有人成了变态。

  而苏羽则不同,或许别人在制造杀业时,心中会产生杀业,那是因为他们内心中仍是认为制造杀业是不对的。但苏羽却却不会这样想,他在诛灭妖邪时,他便是在工作,心中没有丝毫的负面情绪。

  对于诛灭妖,苏羽内心中没有丝毫的不适,因为他是驱魔师,因为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后的、仅有的一名驱魔师。

  作为驱魔师,苏羽把诛灭妖邪当成是一项工作,也是一项使命,所以别人害怕制造杀业,但苏羽不会怕,因为在他的认知中,诛杀妖邪便是他理所当然应该做的。

  这也是为什么外界认为苏羽冷血的原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这章有点赶了,酷匠网的更新不只有着字数限制,更是有着时间限制!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