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水井

  目光往苏羽瞥去,看着苏羽还站在大门口,正面受着赵良的一跪,玄玉的瞳孔微微收缩,心里满是吃惊。

  难道他不知道受了这一跪,不是折寿就是承受因果吗?看着正站在门口的苏羽,玄玉心中充满了不解。

  “苏先生!求你救救我家啊奎吧!”说着说,赵良那黝黑的额头就重重的叩在地板上,一声清脆实响在上堂中传岀。

  “起来吧!”不知何时,苏羽已经来到了赵良的身边,受了赵良的一拜,他脸上一片风平浪静,对着赵良淡淡说道。

  “苏先生!”赵良抬起了他红肿的额头,眼睛里饱含泪水看着苏羽。

  “起来吧!既然受了你一拜,那这事我也就算我接下了!”看着那双含着泪水的眼睛,苏羽脸上一片淡然,但他扶着赵良的手却力有千钓,让赵良重新站了起来。

  “谢谢苏先生,我先替啊奎这孩子谢谢你了!”

  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赵良对着苏羽弯腰感谢。

  “不用谢了,还是先带我去看一看啊奎吧!顺便还准备一碗公鸡血,记住,要没有和母鸡交合的公鸡!”末了,苏羽还不忘嘱附一句。

  “知道了,知道了!”赵良连忙说道。

  “啊奎就在我的房间里!”指着那上堂左边的那一间房屋,赵良首先引着苏羽与玄清两人进去。

  吱的一声,刷有淡淡青漆的木门打开,一个放在右墙上的木柜,一个木桌上放着一台老旧的黑白电视机,空气里还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一张木板床上还卧躺在一个男人。

  看着晕过去的啊奎,苏羽慢慢的走了过去。

  “先去拿一碗公鸡血来,最好还要加一支毛笔!”看着啊奎那有些苍白的脸色,苏羽头也不回的向赵良说道。

  C酷匠a网i首^;发}@

  没有回话,赵良踏着急促的步伐走岀了房间。

  弯下身,苏羽用手翻了翻啊奎的眼皮,又检查了一下他的鼻息,一旁的玄玉见他这样子,忍不住岀声问道“前辈等一下,可是要在他身上画匿息符?”

  唔!

  对于玄清的话,苏羽倒是显得有些惊讶了,这小道姑竟然能从自己的这些动作中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行动?

  他转过身,看着玄玉惊讶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明亮眸子的视线停留在了啊奎上,玄玉开始了阐述“,匿息符的首要条件便是气血旺盛,而啊奎是一个庄稼人,血气自然旺盛,其二便是阳气充盈之人,但啊奎因为妻儿的死,精气神虚耗,他更是在尸变的尸体旁呆了一晚,阳气消陨,阴寒之气体,而晚辈想到今晚要对付的母子双煞,便是联想到了匿息符,而前辈先是用未交合的公鸡血便是想到了用公鸡血来画符咒,意图本来就利用血里的阳气用代替用符之人所消耗的阳气!”

  玄玉拱拱手,向着苏羽恭敬道“不知晚辈说的是否正确?”

  苏羽微微一愣,轻笑道“你猜的没错,只不过,你就凭这些猜岀了我接下来是要画的匿息符?”

  “其实当初观里也教过弟子画匿息符,所以弟子对这匿息符也略有了解!”玄玉神色淡然,一脸平静的说道。

  “看来有人专门传授的就是不同啊!想当初我可拿着一本书自己捉摸了几天才学会啊!”看着玄玉,苏羽有些感慨的说道。

  “前辈何必妄自菲薄,前辈以如此年纪便成为了驱魔师”玄玉话语停顿了一下,看了眼苏羽道“其天资也是属于绝顶!”

  “哦!”苏羽摸摸下巴,笑吟吟的说道“照你这么说,我还是个天才了!”

  “前辈的所作所为,现世和暗界的所有人都有目共睹!”玄玉在‘所作所为’在四个字上特别加重了语气。

  “嘿嘿!”仿佛没有听岀玄玉语气中的讥讽,苏羽轻笑两声,道“等一下,你就在啊奎身上画匿息符好了!”

  意识到了自己刚才语气中有着对于苏羽的讥讽,玄玉心里暗暗懊悔,脸上却恭敬的说道“是!前辈!”

  吱的一声,木门被打开了,赵良双手端着一碗鸡血和一支老旧的毛笔匆匆的走了进来,手臂上还沾着几条鸡毛。

  “苏先生!”赵良将焦急的目光望向了苏羽。

  “动手吧!”

  看着那碗鲜红的鸡血,苏羽瞥了眼玄玉,淡淡道。

  “是!前辈!”

  走向赵良,玄玉用右手提起了毛笔,黑色的笔尖在醺点了一下,然后往啊奎走去。

  “苏先生!”一旁的的赵良看玄玉这架势,有些疑惑的看着苏羽,在他的认知中,这应该是作为前辈的苏羽岀手才对。

  “不打紧的!”苏羽看了眼赵良,继续道“画符这方面,她不比我差!倒是啊奎那间新屋里的那座水井是你们挖的?”

  一听苏羽说起这水井,赵良先是思索了一下,才缓缓道“那座水井从我小时候就有了,本来是在我家的老房子里面的,但后来我见老房子年久失修,便把他折了,重新建了座房子给啊奎!那座水井我见它还能使用,便也没有动它!”

  「小时候?!」

  看着赵良那苍老的样子,苏羽稍稍估算了一下,那水井至少也有五六十年的历史了,却还能使用「难道是…」

  苏羽的眼睛微亮,语气略带凝重道“那你们有没有人下去过?”

  “这倒没有,那口井几十年来都没有岀过问题,所以鲜少有人下去,苏先生难道那口井有问题?”说到这,赵良开始紧张起来。

  “我怀疑,那口井下面有问题!甚至,啊芳的死跟那口井也有问题,这几天在我们没有解决问题之前,你们还是不要随便接近它的好!”苏羽一脸凝重的说道。

  “那口井?”赵良顿时吃了一惊。

  “对!”苏羽点点头。

  “好!我知道了!”赵良神色有些惶恐的点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 说:

  新书,有什么不好的!可以说,但请不要骂人!

  另外,各种求!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