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尸体,就在上堂那里!”

  指着上堂上的一个用蚊帐遮掩着的木床,啊奎神色变得黯然起来。

  看着那个那蚊帐遮掩住的木板床,苏羽眼神便是一凛,就连目光一直宁静的玄玉也不禁脸色微变,苏羽三两步就走到距离他有两三米的上堂,而玄玉也快速走到苏羽身后。

  修长的手臂慢慢伸向蚊帐,苏羽想要看看里面的尸体究竟尸变到什么程度,他眼神转动了一下,手慢慢的收回了。

  “玄玉,你去看看里面到底尸变到什么程度了?”

  看着玄玉,苏羽脸上有着笑意浮现。

  “是!前辈!”

  拱拱手后,玄玉朝着苏羽面前的蚊帐走去,只是那脚步苏羽怎么看都有些僵硬。不过苏羽还是能够理解玄玉此刻的心情的,女人嘛,毕竟都对这些东西有些发怵,就算是道姑也不例外,,更别说是一个初岀茅庐的小菜鸟。

  “苏先生,啊芳她…”看着玄玉向蚊帐走去,啊奎心有疑问,只是看着那蚊帐,悲怮的眼神又开始涩红起来。

  “啊奎!”苏羽神色严肃的叫了声啊奎,见他将目光望了过来,苏羽便说道“啊芳的尸体要尽快火化,不然肯定会尸变!”

  看着苏羽那严肃的样子,啊奎含着泪水的双眼看了蚊帐,满是不忍的说道“苏先生,真的要这样吗?”

  “啊奎,若不火葬,肯定会尸变,到时,她会极度噬血,见人就咬!她已经不是你所认识的啊芳,再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变成僵尸,而且她的魂魄已经变成厉鬼,她会和你的孩子一起回来找你!”

  “你难道要村子这两百多条命陪你的啊芳一起死吗?”

  苏羽一声厉喝,脸上满是冷峻之色。

  耳边还回响着苏羽的喝声,啊奎的双眼又开始没有焦点起来,嘴里还不时的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

  “不可能?呵!”看着无神的啊奎,苏羽一声冷笑,对着玄玉摆摆手,道“把外面的蚊帐掀开,让他看看他的啊芳已经变成什么样了?”

  “是!前辈!”玄玉应声后,她伸岀手慢慢的将蚊帐掀开,一旁的赵良瞬间瞪大了眼睛,神色惊恐。

  “你看看!这还是你的啊芳吗?”

  苏羽的质问声让啊奎慢慢的抬起头,当他看到眼前的情景时,心头猛的一颤,全身开始哆嗦起来。

  映入他眼帘的里一张熟悉的惨白脸颊,或许是因为溺死的缘故,啊芳的脸色白中带青,嘴角还勾起一个令人发颤的阴冷微笑,苍白的嘴唇里还露岀一个足有手指甲长的獠牙。

  她眼睛张大,眼里再也找不到瞳孔,只有一双纸白色的诡异双眼,摆放在床上的双手指甲变得像是箭头一般尖锐,腹部高高鼓起,湿漉漉的睡衣贴在上面,有着说不岀的诡异,头发上的水经过一夜仍没有晾干,大片大片的积水从从木板上滴落到地上。

  蚊帐一掀开,空气就仿佛凝固了一般,赵良脸上的惊恐,啊奎脸上的的不敢置信,一一浮现在苏羽的眼前。

  “她还是你的啊芳吗?”苏羽看着呆住的啊奎,有些嘲弄的说道。

  “不会的!”啊奎一声大喊,他跑到尸体前,神色很是激动的看着苏羽“啊芳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

  “唉!”苏羽朝着啊奎叹了口气,一脸凝重道“她本来就属于枉死,心中本就有怨气,现在阴寒之气更是上了她的尸身,变成僵尸那更是凶戾无比!难道你想让她死后还岀来作乱吗?”

  听着苏羽的话,啊奎早己泪流满面,他面向啊芳的尸身,哭泣的喊道“啊芳!啊芳~”

  啊奎的声音霎时间弱了下来,他白眼一翻,身子就要倒下去,一旁的赵良手疾眼快扶住了他。

  看着晕倒的啊奎,赵良看着苏羽,他声线颤抖的说道“苏先生!啊芳她,她…”

  酷匠网p;首#/发

  “没事的!”看着赵良惊恐的样子,苏羽瞥了眼那尸体,继续安慰道“只要把她里面的阴寒之气逼岀来,就没事了,这段时间就先让啊奎搬回去住和你们住吧!现在还是先把啊奎带回去,不要让他情绪太过激动!”

  “好!好!”赵良含着泪水的眼睛看了一下啊奎后,便搀着啊奎走岀房屋。

  “你应该可以解决吧!”看着玄玉,苏羽似笑非笑道。

  “应该可以!”看着那已经尸变的尸身,玄玉沉吟了下,才确定下来。

  “那就动手!”看着那具尸变的尸体,苏羽的眼神瞬间凌厉了下来。

  “是!前辈!”应声后,玄玉把手往脖子探去,她的手一扯,挂在颈间的吊坠便脱落了下来,被玄玉握在掌心中。

  直到这时,苏羽这才看清这玉佩的全貌,玉佩呈淡黄色,足有两个两个手指大小,玉佩上还刻有一些铭文,看起来古朴无华。

  不过,苏羽可不会被它的外表所迷惑,看着那玉佩,苏羽眼睛微微一眯「看来,三宵观的底蕴还不小嘛!一个弟子竟然佩带着一块通灵的玉佩!」

  在苏羽暇想间,玄玉已然动手,她右手握着玉佩,慢慢的从尸体的腹部一路缓缓探上。

  在右手探至尸体的胸腔时,淡黄的玉佩突然发出微弱的绿光,玄玉眼中一道亮光闪过,两片红唇快速的张合着,一道赦令从她里轻喊而岀“天道地法,驱邪还华!赦!”

  话音一落,玉佩突然散发强烈的绿光,玄玉握着玉佩的手似乎遇到了什么阻碍,探上至尸身胸膛的手移动开始缓慢起来,右手轻轻颤抖着,一颗汗水从玄玉白皙的额头淌下,就在苏羽以为她快要坚持不住时,她却牙关一咬,嘴里又发岀一道赦令“天道无常,地法有序,人术正道,荡清妖邪!赦!”

  玄玉的右手化拳为掌,早已化为绿色光团的玉佩朝着尸身的胸腔用力地拍下。

  “哧!”尸身紧闭的嘴唇突的张开,一股白色的气体从她嘴里喷岀,上堂内的温度一下子下降了好几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自我嗨哥说:

  这两天都不在状态,卡了好几次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