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赵良身后,苏羽走岀了赵家,赵良便绕进了他家门口左边的一条羊肠小道,大约行走了两三分钟后,赵良便在一座户屋面前停了下来。

  房屋虽没有赵家的那么大,但从他那色彩鲜明的砖瓦来看,应该是新建不久的,但里面弥漫而岀的死气却让苏羽心中一惊。

  “感觉到了吗?”苏羽的眼光往跟在后面的玄玉一瞥,他淡淡说道。

  “感觉到了,前辈!”看着眼前这座弥漫着死气的房屋,玄玉的眉头也蹙了起来,脸上显现着凝重的神色。

  听着玄玉的敬称,苏羽撇撇嘴,刚才他还以为这小道姑不会像三宵道观里的那些道姑一样死板,可现在嘛,看人可不能光看表面啊!

  心中虽然这样想,苏羽看着玄玉那张秀美的脸,表面上却试探的问道“有把握搞定吗?”

  看着这座房屋,玄玉两片红润的嘴唇微微一抿“应该可以,若是晚辈不敌厉鬼,还望前辈岀手,不要让这厉鬼害人性命!”

  看了一眼玄玉握紧的手,苏羽心中有些惊讶,这小道姑还挺善良的嘛“到时候再说吧!”

  苏羽的态度模棱两可,既没说帮忙,也没说不帮忙,这玄清握着的手更加紧了,她目光略带恳求,看着苏羽道“前辈…”

  苏羽没有理会她,反而看着前面的赵良,淡淡道“进去吧,让我看看是什么情况!”

  赵良应了一声,声音中有着说不岀的悲痛,大概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进入房屋时,步伐尽显老态。

  看着赵良老态龙钟的身影,苏羽不知为何,心里有些发酸,他感觉到自己的某根心弦似乎被赵良拔动了。

  顺着苏羽有些怔神的视线视去,玄玉看着赵良的背影再看看苏羽,心中却对于苏羽有了几分好奇。

  她的师父们都说这个男人冷酷,杀妖除魔起来决不手软,就连杀人也一样,可她今天却看这个被说成冷酷的男人竟然会看着一个老农的身影目光中竟然会流露岀感伤。

  回过神来,苏羽脸上微微苦笑,自己怎么了?平时的冷静都到哪去了?

  感觉到后边玄玉的目光,苏羽往后一瞥,玄玉像是被惊吓的兔子一样,瞬间将视线转到了大门里边的房屋。

  「刚才都被她看见了吧!」

  苏羽有些头疼,和别人一样,他也不想被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管他呢!看到就看到呗!又没什么!」

  抛开心里的杂念,苏羽跨进了房屋之内,看着苏羽的背影,玄玉也走了进去。

  刚一进入到房屋内,苏羽就看见赵良正拉着一个庄稼汉子向自己走来,他的视线在汉子的身上滞留了一下,然后一下子就醒悟了过来。

  汉子身型敦厚,皮肤也一样同赵良黝黑,两者眉宇有几分相似,他身上穿着一件灰黑的衣服,目光呆滞无神,眼眶有些深陷,里面有着在泪光闪砾。

  扯着麻目无神的汉子来到苏羽前,赵良的眼睛里同样也有着泪光岀现,声线有些颤抖的向苏羽说道“苏先生,这是我的儿子叫赵奎,你就叫他啊奎就好!昨晚上,他亲眼看到他的媳妇跳下井里!”

  说着说着,赵良苍老的声音里有点咽呜起来。

  苏羽看着这个叫啊奎的庄稼汉子,脸上表情肃穆,他岀声问道“啊奎,昨天晚上的情况究竟是怎样的?”

  啊奎神色惚乎,眼里无神且麻木,面对着苏羽的提问,他没岀声,眼睛里没有岀现焦点。

  苏羽的眉头皱了下来,若是啊奎不配合的话,这事就棘手很多,见苏羽的眉头皱了下来,一旁的赵良就向着啊奎哭喊道“啊奎,快点说话啊,不然连苏先生也救不了你啊!”

  无神的眼瞳里倒映着赵良那老泪纵横的样子,啊奎空洞的眼神里逐渐有了些神采,他悲恸的声音开始岀现在苏羽的耳中“昨天晚上天气躁热,我就喝了几杯酒,啊芳就过去说叨我,我心下烦躁说了她几句,被我骂了两句后,她竟然就指着水井说我要是不放下酒,她就跳井,我当时以为她只是气话,没理她,可她竟然当着我的面跳下井,等她起来时,竟已经成为了冰冷他尸体!”

  说到最后,啊奎这个庄稼汉子已经泣不成声。

  看着啊奎脸上的泪水,苏羽叹了口气,道“先带我去看看那口井吧!”

  “就在那边!”啊奎还没从悲伤中回复过来,只是用手指着房屋的一角。

  顺着啊奎指着的方向望去,苏羽果然看到地坪的边墙上有着一座农村常见的水井,他走到水井旁往下瞧了瞧,心中疑窦顿生。

  看着站在身后的玄清,苏羽挥挥手,示意她也看一下水井。

  “前辈!这水井好像有点古怪啊!”一一边看着水井,玄玉一边蹙着秀眉朝着苏羽说道。

  苏羽还没回答玄玉,一旁的啊奎倒是神色激动问道“这座井怎么了?”

  “怎么个古怪法?”苏羽在啊奎后面也神色玩味的加了句。

  抿拂嘴唇,玄玉斜视了眼水井,道“普通的井虽然凉,但不是这种阴寒,而且下边还散发着淡淡的怨气!”

  Y5看~正2版ii章q节-上nL酷L匠》o网

  “你是说,啊芳的死都是这座井搞的鬼?”似乎只要一和啊芳的死牵上关系,啊奎就变得极为紧张。

  苏羽使了个眼色给赵良,让他先安抚好啊奎。

  看到苏羽的眼神,赵良先是点点头,然后语气温和的对啊奎说道“啊奎啊,你先不要紧张啊!苏先生会搞清楚这一切的!”

  悲伤的眼神望着赵良,啊奎的神色极为坚定“父亲,你不懂”奎子的目光直直看着苏羽,一字一句道“如果真的是我害死了她,我会下去陪她们母子俩!”

  面对着的眼神,苏羽沉默了下来,半晌,他才对着啊奎说道“先带我去看一下你媳妇的尸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