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嘻嘻的看着昊天和啸天,他两个猜拳。谁赢了就已谁的名字起宗名,最终昊天赢了。取名昊天宗。我了个天,有这么吊。我笑笑的上了课。照例没听,劳资学习成绩好。怎么地。班主任换了,换成了一个脾气好,年轻的女老师。下课了,七宝琉璃宗的七个神经病把我围起来了。准备胖揍我一顿,duang!一声。我的脑袋被狠狠的磕在墙上,脚、拳头都入雨点般的落了下来。我了个擦,这么猛。我能放到五个,其余的。。。。。。如果我哥在全部挂了,NO,我被送进了急诊。

  急诊上的护士阿姨,帮我包扎了一下就不管我了。我慢慢地爬进了教室,那时已经上晚自习了。我爬进了教室,有几个宁致荣的手下更是哈哈大笑起来。上去又是对我一顿销。我靠,我又被血痕累累的送进了急诊。急诊的护士阿姨又见到了我,包扎了一下。就走了,我送给了她五毛小费。。。。。。早上送回了学校,又是一顿打。被送往了急诊,这次护士阿姨有包扎啊。这次他都认识我了,欧天呢。到了学校后不说了。连着60天都在急诊室度过。第61天,我让大堂哥到我班级里守着。终于没有被打,我很愤怒的质问他们。老子被打得进急诊,你们在这看着?

  “你有没让动手。”异口同声啊,你们傻了?老大被打成这样,小弟。。。。。。我哥一走,他们又冲上来。我靠,8个啊。我怒吼道:“干。”咋都不动来。原来,只是四个委员,还只有一个人来冲上去。我只好奋力抵抗,干倒了六个。两个把那个劳动委员打了个平手,又打。终于,我被撒尿。打跪下后,又送往了急诊。

  我很不明白,这是为是为什么。这不科学,很不科学。我屈辱的回到了,这个教室。

  (学校操场)

  “大哥,替我做主啊。哪个徐宝锡这么大胆。居然把我打了,还扬言你不会说什么。你帮帮我啊,他太嚣张了,您应该只用一个手指就把他弹死。可我不行啊,你可怜可怜我吧。”谢强对着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生哀求着。这个人眼里充满了空灵,仿佛宇宙和他合二为一。“不行,你是怎么惹到他的。连我都不敢轻易得罪他,你居然和他闹成仇恨了。或者说他可能在这个城市的位置仅次于他家里的长辈。我都不敢动他,我也打不过他。你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不过我要去和他谈一下,不谈这不等于打我的脸吗?”“谢谢陈哥!”谢强谄媚的说着。这个人,缓缓吐出了几个字。:徐宝锡,你打我的脸我陈锋绝不放过。

  (高二教学楼顶)

  酷%!匠,R网C永久JV免Y费看G小@%说

  “徐宝锡,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干什么·,把我手下收拾一顿。打我脸,打的挺欢啊。你们学校高二我占三分之一你占三分之二,这还像把整个高一高二收入你的囊中啊。”陈锋不快地说。“我打你脸?可笑。也不知谁先打谁的脸。”陈锋脸阴沉着说“我怎么打你脸了?徐!宝!锡!”一字一顿的吐了三个字。“谢强没告诉你,他打的是我两个堂弟吗?你手下谢强把我二堂弟三堂弟,揍成那个样。天天打得我三堂弟送急诊。还在我堂弟办了了个七宝琉璃宗,二十五个人。仗着谢强压制我二堂弟,三堂弟。还想把我三堂弟的女朋友轮了,还有砍了他四砍刀,我二堂弟挨了两砍刀。又把我三堂弟打跪下,对着他撒尿。你的手下又把学生会堵了,想把我两个堂弟收拾了。您都把手伸到初中来了,还有把学生会堵了。这不是打我这个学生会主席兼副主席的脸,和打一个堂哥的脸。狗咬了别人,跑主子这里喊冤。我的脸被打肿了,真好啊陈哥。”我哥很生气的说。陈锋现在觉得,自己太愚蠢了。这把人家脸打肿了,人家还手自己还来喊冤。又继续说:“那真是误会了。再见徐兄。”说着下了楼。出校门回职业高中。我哥也回去上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