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看去,那些竟然不是简单的光轨,而是一团团彗星。也不知道这彗星是否宇宙尘埃在昊天玉石光芒下形成,还是受到原本就存在,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都是千真万确的存在,绝非幻觉。

  昊天就好比是太阳一般,所出的光芒与热度使得那些彗星物质高蒸、喷射,一路留下偱烂的的夸张长尾,携着可怕的能量,以高的度集中朝女魃而去,竟是要斩杀女魃以除后患!

  季子文心中一惊,想不到他如此无情,这九天玄女可是昊天的女儿!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季子文金笔轰然而出,顿时写成一句诗。

  季子文慌忙祭出业火红莲,现出一道火红的光波,映射着那看似虚幻的星体,如同某种光柱一般上下贯穿虚空,将周围的尘埃和物质一下凝聚起来,形成一朵星体般大小的血莲花,悬浮在女魃身前,花瓣微微张开着。

  那数道彗星拖着长长的彗尾,已迎面而来,在接近那红莲之时,喷射与蒸的动作陡然慢了下来,但还是撞中了巨大的红莲,当即爆裂开来。

  每撞击一次,红莲就颤动一阵,朝外散出一圈圈晶亮的波纹,红莲外表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然而,那散落的彗星的残骸却被红莲所吸收,最后同化为一体,使得红莲又恢复了稍许血光之意。

  只听昊天喝道:“开!”

  季子文业火红莲顿时爆裂开来,季子文顿时觉得胸口一阵阵痛,竟是无可抵挡那威压,吐出一口鲜血。

  狂天出现在女魃的身前,竟是用身体将那彗星陨石挡住,反朝昊天击去。

  季子文和狂天都似乎了解,此刻他们只能同时对抗昊天,毕竟,狂天是季子文的心魔,季子文是狂天的身体,他们原本就是一体,更何况,他们在乎的人也都是一体。

  昊天手握虚空之旗,现出万朵金花,护住自己,在金花被那陨石般的拳风力量不断毁灭的同时,又快生出新的金花,保持了连续的防御强度。只不过,他并没想到狂天就然会救季子文一命。

  小黑洞撞击在大黑洞上,当即粉碎开来,而那大黑洞虽然没有碎裂,却生了恐怖的爆炸,整个空间中充斥着狂暴而巨大的能量。

  这种爆炸久久不能停歇,昊天一时无法收回那个正向外部强烈推射、喷力量的黑洞,只能暂时以虚空之旗防御,仙识中所锁定女魃位置已丢失不见,如果需要重辛搜寻,还要花费一定的时间。

  这种爆炸的力量极其恐怖,一圈圈强烈的冲击波朝四周星域延展而去,波动所及的星球,无论大小,齐齐爆裂开来,引起了连锁的破坏。

  季子文原本已是精疲力竭,靠着先前爆炸所赢得的那段稍长的休整时间,总算是恢复了一点才气。

  见到昊天在虚空中探寻着什么,不由又凝聚起才气,吟道:

  “天崩地裂龙凤殂,美人尘土何代无。

  杖剑合璧伏元凶,孰料天人将此绝?”

  金笔一挥虚空,阴阳二气接引,一幅幅壁画忽然刻画而出,万千上古凶兽轰然而出,朝昊天而去。

  季子文心中怀中玉石俱焚的心里,文天祥《七哀诗》吟出,一个令人惊怵的响雷滚落星海,天崩地裂般响彻大地,顿时狂风大作,才气汹涌朝昊天而去。

  昊天喝道:“放肆!”

  两字之中,竟是蕴含着无穷的力量,一个黑洞登时涌出,竟是朝季子文击来。

  酷…%匠3$网!@正hh版G首$发}…

  狂天眼看季子文要被吸入进去,登时朝季子文的心海窜去,却是将女魃放了出来。

  《审判书》已解,女魃缓缓吟道:

  “大梦初醒已千年,

  凌乱罗衫,料峭风寒。

  放眼难觅旧衣冠,

  疑真疑幻,如梦如烟。

  看朱成碧心迷乱,

  莫问生前,但惜因缘。

  魂无归处为情牵,

  贪恋人间,不羡神仙。”

  只见她一手举起手中之箭,竟是朝胸口插去。

  三人彷然不觉,只听苍穹间一声轰烈的爆炸。

  昊天,狂天,季子文同时朝女魃看去。

  浩瀚的宇宙星空中,仿佛死一般的沉寂,仿佛什么都不再存在,仿佛整个宇宙都毁灭了一般。

  ……

  一座图书馆中,水彩光氤氲。

  依然是那眼熟的场景,依然是那种玄妙的感觉,季子文捧着《圣道实录》沉睡着。

  这种沉睡的感觉格外舒适,对于疲惫的他来说,有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力,直至达到某种程度后,方才自然醒来。

  上次依稀是被一阵莫名的铃声打断了睡眠,他以为,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止安心的沉睡了。

  但他还是被人叫了醒来。

  季子文彷然睁开双眼,隐隐记得在沉睡之前,他似乎经历了一场凶险无比的大战,甚至,还失去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事物,让他心痛如绞,眼里顿时溢出泪水。

  “这位同学,你不能在图书馆内睡觉喔!”

  季子文只觉这声音十分耳熟,抬头一看,却见龙玉站立他的身前,眼镜里凤眼水波般一般看着他,柳眉却微微皱起,似乎是对季子文在图书馆睡觉感到不满。

  季子文一阵诧异,朝四周看了一眼,这里是竟是一座图书馆,看了手中翻开的《圣道实录》一眼,心中微微惊悚,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他不由反问道:“阿姨,你不认识我了么?”

  那和龙玉一般的现代女人,嘴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乌黑的头发轻松地垂在耳根,一双大眼睛衬着粗黑的眼镜,嘴角总是带有微笑,穿着一身图书馆工作制服,白色衬衫仿佛包裹不住鼓胀挺立的胸,欲汹涌而出,下身一条蓝色短裙将她完美的臀部紧蹙地包裹起来,黑色丝袜忖着雪白光滑的肌肤。

  她的胸前挂着号牌,上面写着:图书管管理员,梦生缘。

  季子文心里疑虑阵阵,却见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将季子文拉了起来,甜甜地喊道:“季哥,快走啦,天要黑了,咱们回家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香莫语说:

  到这里,全书草草完结了。每位读者看完多多少少的有一些惆怅!很纠结!就如同我现在一样的心情,很失落!感觉有什么东西离我远去。写完最后一字,我有一种筋疲力尽的感觉,似乎再也不想写,不想动脑,不想写任何一个字。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累,但是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轻松。

  昨天立秋了,都说秋天是一个让人感伤的季节,其实不然,对我来说下雨天也一样!

  好吧,废话不多说了,成绩不好,期待下一本书吧!

  喜欢我的朋友们,下本书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