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睁开眼睛朝周围一看,发现果然在十方丛林周边,只是落在一颗巨大的树的树杈枝蔓之中。

  传送之技,神乎其技,季子文心里对了程宗扬又有了新的认识。

  季子文本想爬下树往月亮城去,可是身体却提不起一丝力气,一丝才气都难以凝聚出来,才知道刚才的那阵法吸取了自己多少才气。

  十方丛林之中,仍然有许多探险的历练者,季子文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看我怎么就那树给砍下来,这是奇灵果么?”

  季子文定睛一看,不是那莫邪妹子还是谁,连忙喊道:“师妹,师妹!”

  朱鸟却是听见有声音传来,却不知道他喊的是什么,对莫邪道:“公主,附近好像有人声!”

  莫邪一脸纯真地道:“有什么人,这里是大荒十方丛林,哪里会有什么人声,别多想,快帮我把奇灵果摘来!”

  她们听不到季子文的声音,季子文却能清晰的听到她们的声音,不由也是一阵疑惑,只好从阴阳鱼挤出一丝才气喊道:“莫邪妹子,我在这里!”

  这一声喊出来,倒把莫邪吓了半死,手中鞭子都抽了出来。

  “谁?是谁,谁躲在这里?”莫邪和朱鸟一脸紧张,小心翼翼的退后着。

  早听莫犀说,十方丛林危险比,两人一时还以为自己进入了幻境。

  季子文的才气一凝出,那颗巨大的树忽然将季子文裹了起来,树杈枝桠竟是越来越紧,像食人树一般伸出细小的触角插入季子文的身体里,竟是要吸取季子文的才气。

  阴阳鱼中那丝才气竟然被那枝蔓一下吸得干干净净,季子文吓得满头大汗,他越挣扎那枝桠却捆得越紧,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季子文近大学士位阶,竟然被一颗妖将位阶的怪树给缠住了。

  胸中擎天笔无法唤醒,心念一动,吟道:“斑竹枝,斑竹枝,泪痕点点寄相思。楚客欲听瑶瑟怨,潇湘深夜月明时。”

  体内稍微又挤出一丝才气,竟是又被那枝蔓吸收,心底一凉,季子文惊慌地喊道:“莫邪妹子,师妹,救命啊!”

  莫邪一脸谨慎,又看不到季子文的身影,手中鞭子握着手中不住的颤抖,朗朗紫月之下难道遇见鬼了不成?这个鬼居然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朱鸟倒是镇定不少,她听到有人呼救命,便是知道那人遇到危险了。

  朱鸟朝莫邪道:“公主,声音好像在那边!”

  莫邪被她这么一提醒,吓得连退几步,心虚道:“朱鸟……你……去看看到底那是何方妖魔!?”

  朱鸟被莫邪的模样弄得不知所措,但还是依令朝季子文所在的方向微微谨慎走去。

  朱鸟朝枝桠上一跃,见到季子文,心中也是一惊,竟然是那个夺她牛角的那个人蛮。

  朱鸟朝莫邪眨了眨眼,嘴角划出一个弧,微微笑道:“公主,只是一个人蛮啦!”

  季子文难受得话都说不出来,道:“这位小姐姐,救命啊……”

  “人蛮?”莫邪最恨的就是人蛮,烽火关一役让她受尽欺辱,自己的父王还不允许自己报仇,那个人的样貌又浮现在脑海中。

  莫邪飞身上树,只见被妖树枝桠缠住的那人样貌和脑海中的那个人重合起来。

  “咦!是你!你这个该死的人蛮,你也有今天啊!”莫邪忽然大笑起来。

  季子文哭丧道:“是我啊,莫邪师妹!”

  莫邪非但不救他,反而朝他身上打了一鞭,道:“说,你怎么冒出来的?”

  季子文皮肉受疼,心中一惊,哀求道:“莫邪妹子,看在师傅的份上,救我一命吧?”

  莫邪恨道:“那你答应做我的奴仆,我便救你一命!”

  季子文身受儒家教义洗礼,怎么可能会想一个女人低头,况且,还是一个妖族。

  季子文道:“不行!能不能换个条件?”

  莫邪哪里知道这个家伙身处绝境,居然敢和自己谈条件,哼了一声,凝出浑身灵气,却是又一鞭子朝季子文打来。

  她却是不知道季子文身体还有一道煞气,她这一鞭直朝季子文的灵魂击去,季子文的心念此时本就虚弱无比,莫邪一鞭就将季子文的心念打回心海之中。

  只见季子文眼皮忽然闭上,一道乌黑的煞气冲顶而出,一双血红的眼睛忽然又睁开来。

  莫邪还以为季子文害怕了,又哼了一声,道:“答应了吗?该死的人蛮!”

  禾合子一上身,浑身肌肉竟是鼓了起来,插入身体内的枝蔓被一阵煞气感染,登时枯萎,灵气反而朝季子文身体里输送着,不到一会,竟是整颗妖树都枯萎下来,变得干脆无比。

  只听“轰”的一声,那棵树顿时倒了下去,变成一堆齑粉。

  莫邪朱鸟惊见这个变故,不明所以,朝远处掠去。

  禾合子却是一手抓住一个,冷冷道:“刚才谁说要本尊做她奴仆的?”

  禾合子的气势,一出,莫邪竟是动弹不得,竟是连想哭都哭不出来,瞳孔瞪大都快暴了出来。

  朱鸟颤抖着,身体已经慢慢变小,变成一只只手掌的火鸟在禾合子的手里缩着身子,企图减少那威压对妖魄的伤害。

  忽然,远处一道光影闪来,正是莫犀。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禾合子将莫邪和朱鸟摔在地上,朝莫犀道:“来得正好,上次你还没和本尊分出胜负呢!”

  此时禾合子因为季子文实力晋升,却是同意进步非凡,气势一出,一拳挥出,竟是将莫犀的光波击碎,拳风沿着光波而去,登时击打妖王莫犀的双眼上。

  莫犀受此一拳,双眼差点被炸裂,却是不敢在动,微微拱手道:“尊下进步非凡,莫犀自愧不如!”

  禾合子冷哼道:“你是来找狂天的?”

  莫犀一愣,微微点了点头,不敢作声。

  禾合子道:“他在哪里?”

  莫犀摇头道:“还没找到,他身上怀着妖圣真血,我能感应到他就在这附近!”

  禾合子大笑了一声,朝天空喝道:“狂天,难道你关了那么多年,老朋友到来,都不敢出来相见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