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复西斜,海雾徒生,潇湘碣石,江树摇情,月华摇晃,树影婆娑,人心起伏,月摇,树摇,人心亦在摇。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一种莫名其妙的思念,望穿了秋水,也望成了幻觉,他好像看到了鱼跃激起的水纹里有远方传来的书字,一篇思愁蔓延水面,情深亦如水。

  站立大江对岸的那个女子是谁,季子文心里想着,她仿佛与自己并不在同一时空,但她却在苦苦盼着自己的到来,季子文想要去看清她模糊的脸庞,脑海却传来狂天与昊天的对白。

  “杀戮,将永无止境!”

  “吾乃三界共主,杀戮于我无任何意义!”

  季子文心中情不自觉地悸动起来,一想起狂天和昊天,虽然之前略有感悟,但心念却再不复平静。

  他睁开眼,见众人还在感悟之中,便不再打扰他们,凌虚一跃,跳到附近一艘快舟之上,运出才气,使船逆行而上,朝曲江城而去。

  快到城市之时,忽然大江之中,点点光亮耀起,艨艟声响,黑压压的楚国战舰呼啸而来,竟是朝他的快舟围了过来,季子文心中一惊。

  想不到楚军感应如此强,竟是连一直苍蝇都不肯放进曲江城。

  季子文一把跳入水中,想要找出地界入口,嘴里却是吟道:“一朝船漏桅杆断,天旋地转坠漩涡。”

  漫漫水势在大江之中蔓延,一个小型的漩涡忽而成型,随着水势的扩大,漩涡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急,顿时将将附近的一切吞噬进去。

  季子文看着远处的战舰队列停了下来,知道他们也知道漩涡对船的伤害极大,不敢近身过来,只见天空闪过几道身影,朝季子文这边探来。

  季子文又钻入漩涡之中,朝水底之中游去。

  虽由才气屏息,但在水中也是难以持久,季子文在一块礁石之下见到一处发光的暗门,心道,终于让我给找到了。

  季子文见那几人就在自己头顶的水面上,才气往下一探就能发现自己,不由急忙念道: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莫看江面平如镜,要看水底万丈深。”

  阴阳鱼一黑一白两道气息顿时从他身上溢了出来,与那暗门连接着。

  季子文心中一喜,又只听头顶有光暨压迫击来,急忙窜进地界的通道之中。

  地界之中,季子文非是第一次进来,曾在渠梁山之时,却也进入过地界。

  但渠梁山地界身处偏僻的山野,是一些通幽灵洞,进入洞中,便恍如隔世。而曲江之中的通道却不同,它形成仿佛是又人工打造,虽然阴森可怖,但却透着淡淡人族气息,地梁之上正是季子文曾经吟过的两句诗词:

  平生无畏逢冥宝,地界因此得天名。

  季子文有些惊奇的摸着地梁上的字迹,仿佛是由他亲笔所写一般。

  #酷=%匠#|网唯&q一L}正版,,!其!z他G}都是9盗版

  忽然,季耳里传来地界外面有人道:“两位,这人居然还会闯地界,待我进去将他擒来,看看到底何方小鬼敢来救援曲江!”

  他心中一惊,楚国大军中居然有懂地界的大学士。

  季子文还没反应过来,只见一道光芒射了进来,那大学士便站立在季子文身前。

  “你是何人?”那人凝视季子文,发现季子文竟然隐隐有大学士的气息,心中不由一惊,景国怎么可能还有第四个大学士?

  季子文丝毫不惧,和他对视道:“你又是何人?”

  那人冷哼了一声,道:“莫非你从江州而来?”

  季子文心中微微提起一丝才气,气势随即蔓延出来,道:“难道你还没听说前去江州的楚军已经全军覆没了么?”

  “哈哈哈……就你也想要欺骗老夫?要知道屈破天和熊敞都是大学士级别的高手,怎么可能连一个小小的江州都无法攻占?说吧,你是谁,老夫也许饶你一个全尸!”

  季子文也是微微一笑,道:“你不信,也没办法!”

  那大学士哈哈一笑,口里却是吟道:

  “凭虚御龙落九霄,山河板荡开玄冥。

  呼星召鬼歆杯盘,直道皇天万里平。”

  只见那大学士谈笑出刀,刀板劈啪劲响如钢片,银光绕着季子文周身明明灭灭。

  季子文此刻心念如一,那刀光却始终难越周身才气雷池一步,季子文双臂牢牢护紧门户。

  那大学士忽然一掌突出坚垒,势如雷车奔轨,轰入季子文的剑圈臂围,他又回刀圈转,正要将季子文斩神剑卸下。

  蓦地季子文左掌击出,那大学士以刀锷硬生生一格,岂料季子文右臂一缩,浑身才气凝于掌中,再度轰出!

  窄小的地界长廊之中,两人疯狂的激斗,却是长廊却是没有受到一丝干扰,阴森的壁垒坚韧如钢铁,偶尔刀剑击打在墙壁之上,顿时激起阵阵火花。

  两人四臂交缠,间隙不容一发,那大学士想不到竟会被逼到这等境地,横刀一挡,隔着刀板生受一掌,殊不知金色龙气哪有这般好相与?

  季子文右缩左击、左入右出,斩神之剑接连挥至,铿的一声,竟将刀身击碎在他胸前。

  那大学士登登登连退数步,脚下还未站稳,锷上六寸残刀已封住身前诸路,法度严谨、信手挥就竟无一丝败军退势。

  季子文却不怕死似的往断刃上撞来,忽然拔地而起,呼啸着越过他的头顶,朝长廊前面掠去。

  “想逃么?”

  那大学士忽然哈哈大笑,道:“人传闻文曲星君季子文连破半圣烽火燎原之局,我看不过如此!”

  季子文心中一惊,自己本无意与那人纠缠,并未吟诗,竟是被那大学士看穿了身份,回头也是一笑,道:“阁下楚国何人?”

  “雷司命!”

  雷司命说完,口中又是吟道:

  “绿袍进士倚长剑,席帽珣影乌靴宽。

  灯笼无光照斜水,怒裂鬼头燃鬼髓。”

  只见雷司命手中残刀轻轻一摆,左手食中二指一并,指尖窜出一缕碧绿火苗,竟如冥界之火一般,朝季子文汹涌烧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