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立即道:“你想让我怎么办?”

  拓跋星道:“很简单,明早田横早朝必然要去皇宫,你帮我拦住他,其他的事我和皇上自有安排,当然你自己小心,我现在去趟皇宫准备一下。”

  拓跋星季子文两人刚刚分别,季子文从三星台出来,忽然感觉阵阵冷意,他拎紧书生袍,瞩目四周,只见一道拂尘突兀出现在眼前,一道光凭空而出,威压如排山倒海般朝他涌来。

  季子文心下大惊失色,莫非是刚才拓跋星和自己的话语都被此人听去,季子文才气暴涨,漫天威压对季子文伤害效果微乎其微。

  季子文喝道:“何方贼子?”

  夜空中繁星点点,仿佛什么也无。

  季子文屏息凛神,眼睛忽然闭上,那道光忽然乍现,一个声音从夜空中传来:“神说,要有光!”

  “卑微的人类,坚定神的意志,带领无知的人民,到达此之彼岸!时光裂缝!”

  季子文听到这种术法,便知道他是如意楼的人,当下再不迟疑,胸中金笔腾出,阴阳鱼瞬间凝于体内,阴阳二气吐息自如,季子文当下握住擎天金笔,在虚空中写画起来:

  “曾散天花蕊珠宫。一念堕尘中。铅华洗尽,珠玑不御,道骨仙风。

  东游我醉骑鲸去,君驾素鸾从。垂虹看月,天台采药,更与谁同。”

  陆游的《秋波媚》写出,这首词大气包举,别无枝蔓,一种不可得的无奈透出,季子文心中思念龙玉的感情抵达至境。

  季子文书法狂乱入舞,一行草书写来,虽鸾回凤舞,却一字见心,心中绵绵情意随字迹挥散而出,不知在何时,他眼角已饱含泪水。

  一道至强真气,如裂缝一般从季子文身上割裂而过,季子文也毫无感觉,心海磨炼的程度丝毫不比这真气弱,甚至更强,季子文都承受了过来。

  书生剑拔出,摇摇一指,浑身龙气一震,万千才气腾涌而出,他一跃而起,手中书生剑募的朝虚空中一刺。

  只见一个老道士立在树杈之上。

  那老道士面如贯玉,双目阴鸷,手中捂着一根拂尘,他浑身散发一丝冷意,冷冽地盯着季子文,。

  季子文道:“你便是那清虚子?”

  ¤j酷匠5@网永久免费&看小说~a

  那股凌厉无比的杀气忽然被放大数倍,季子文只觉一阵颤粟、恐惧,浑身龙气又暴涨起来,心里闪过禾合子的话语,最强的防御便是攻击,他实力要弱于对方数倍,那便只有打破对方的攻击,才能保证自己的不败。

  季子文心念一动,剑鸣如龙啸,兀然朝那老道士击去。

  清虚子一阵愕然,发现自己的神术竟然对这人无用,心叹这文曲星君实力不可小觑,却是暗暗冷笑,见季子文持剑攻来,并没有硬接,

  他身形一闪,朝后掠过大树飞了十来仗,避开季子文剑气剑势的攻击,随后脚下一弹,一团真气忽地从脚底生出,身形如风般紧随而上,手中拂尘一甩,交织成一张重重叠叠的锋锐之网,欲将季子文笼罩。

  季子文却是从龙玉阿姨那里见过这术法,名禁锢,能让人动弹不得,季子文手中书生剑一挥,忽然斩出一道惊人剑气,直逼巨大的禁锢之网,随后又数十剑冲击,一道道裂痕在网上出现,纵横交错。

  金光龙气一闪,季子文大喝了一声,跃过禁锢之网,继续朝清虚子击去。

  双方的速度极快,只见两道白光在天际飞快挪移着。

  季子文的出剑速度极其迅捷,彷然禾合子的出拳,一会功夫便是挥刺了上千剑,而且并非盲目挥砍,每一剑速度,力量和角度的结合都极为巧妙,一剑接一剑,后招连绵不绝,水势腾涌之下,竟是让清虚子一时找不到反攻的机会,左突右支十分狼狈,

  季子文知道,自己若无法将他堵在死角,便无法取胜,根本不在乎诗意,口中随意吟着各种诗句,才气不断突出,剑招不断变化,让清虚子摸不着一点头脑。

  季子文这一番猛攻,虽然耗费大量的才气,还好有阴阳鱼的吐息支撑,却是依然气势不下。

  清虚子微微喘息着,脸上和手臂已经多出几道剑气划伤的血痕,肩部道袍被季子文劈乱成几片,血奕奕流出,他竟也是毫无痛觉。

  清虚子趁着一个季子文空挡,窜离出剑势攻击范围,道:“文曲星君,着实厉害。”

  他忽然又吟道:“若斩下邪恶的头颅,象征神之荣光的桂冠将置于我顶,神圣判决!”

  季子文以为清虚子和自己说话,闻言忽然一愣,却发现自己双手张开,双腿打开,像是被四个大力士拉住了四肢。

  季子文心中一惊,只见天空之中一道白光闪来,像是一只审判裁决的斧头,径直朝自己的脖子劈来。

  季子文手里的书生剑却没有放手,虽然四肢被扣,剑意却没减弱一分。

  季子文忽然想起龙玉,想来她当时也是被这样抓住的吧,龙玉风华绝代的身影出现在季子文脑海,思念一起,季子文却是又吟道: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易安这首《声声慢》的语言通俗平易,虽是寻常语,但富有表现力,词调可押平声韵,也可押入声韵,词人选用了入声韵,能够很好地表达忧郁的情怀,并多次运用双声字、舌音和齿音字,更加重了凄切悲苦的情调。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季子文与龙玉相处的一幕幕出现在季子文心中,沉郁凄婉的柔气忽然凝于季子文身上,他手腕蜿蜒着书生剑,柔气击出,与那道斧头光影瞬间触碰而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