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着武陵人往镇上买了宣纸,季子文施展才气,往宣纸上绘起来,片刻一幅简易的地图变完成。

  季子文道:“沿着地图所指,定能找到那处,当然,你们也不要乱闯,十方丛林危机重重,其他地方我并没有去过,我也无法确定其他地方的阵法是什么样的。”

  书雅逸接过地图,微微看了几眼,便知其中奥妙,道:“文襄王,我们真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了!”

  弈雅逸道:“不知道文襄王此行目的地是何处?”

  季子文觉得这三人颇有意思,也无所顾忌,直言道:“正是天元圣城。”

  弈雅逸一愣道:“文襄王去圣都可是为了翰林文位?”

  弈雅逸知道季子文进士巅峰级别,而天元圣城便是翰林门槛的鉴定所。

  而万书桥的所在,也是让大西朝仍尊为五国宗主国的原因之一。

  东土五国任何学子进阶进士之后,若想触得翰林门槛,便只能通过天元圣城的万书桥,而那道万书桥根据进士文魄所在文殿修炼的诗文让他们获得入微境意,以致领悟翰林之势。

  当然,像季子文这种文殿自建,《圣道实录》在身的变态,能在举人文位之时便摸索到翰林的水势之人,却是前无来者,后无古人。

  季子文点头道:“正是。”

  琴雅逸道:“原来如此,我们三兄弟和万书桥的黍子微关系还好,文襄王不妨去找他领路吧!”

  书雅逸道:“我马上休书一封给他。”

  季子文连忙道谢,弈琴书三人因急着去月亮城,便向季子文等人告别。

  等三人走后,季子文等人也开始启程往天元圣城。

  一路坦途,几日功夫,季子文一行人便抵达圣都。

  天元圣城虽然号称东土圣都,但其实已经名不副实。毕竟其他四国各建其都,风貌虽然与圣都想比,但实际上,除了几座宫殿,阁宇无法仿造外,实际运作与圣都毫无差别,

  在大西朝与大荒通商多年的情况下,圣都也有妖族魔族在此定居,街上能看到怪异的妖兽,季子文也好不觉得奇异,毕竟几人刚从太泉古阵而来,何况驼着梓潼的白狼还跟在他身后。

  季子文朝惠恒道:“这万书桥,惠老可知道在何处?”

  惠恒微微摇头,又抚须道:“老酒鬼虽然曾来过圣都,但这里变化太大,我连自己曾到过哪里都记不清了。”

  *看)(正版章节S{上f酷ok匠g网#

  季子文又道:“那我们可要去哪里找那个黍子微?”

  一个路过的学子听到季子文的叹息,朝季子文看了一眼,道:“你们连黍子微都不知道?”

  季子文连忙道:“在下季国来的学子,却是不知道黍子微是何方高人。”

  那学子摇了摇头,却是一脸鄙视的道:“当今天下,居然还有读书人不识两大奇才之一的黍子微?”

  季子文想不到这个黍子微来头还挺大,不由尴尬道:“兄台可否告知?”

  那学子道:“看你像个书生,估计也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书呆子,天下两大奇才南季北黍,这北黍便是这黍子微了,这黍子微不仅通读万书桥上所有经典,进士之身硬抗三位大学士强力一击,破解数道实力强劲的才气,一战成名。”

  季子文惊呼一声,道:“这么厉害?”

  那学子头一抬,仿佛自己便是那黍子微似的,道:“那当然。”

  季子文道:“那你可知道他在何处?”

  那学子指着路的尽头,道:“拐过去便能看到他的摊子!”

  季子文疑惑的问道:“怎么,他还要摆摊么?”

  那学子摇了摇头,道:“你自己去看看便知道了。”

  那学子又道:“你们怎么不问问另一位奇才?”

  季子文沉默不语,惠恒微笑道:“且说来听听。”

  那学子摇了摇头,道:“我敢担保你们肯定不会相信,我这消息刚从大荒回来的师兄处得来,既然你们是季国人,想必也知道天下第一诗人的季子文了,最近这个季子文可火了,文曲成殿于季国,破楚国半圣万里烽火燎原局,后又和龙国烛龙大帝拜把子,据说他此刻又在龙国边境斩杀妖王……”

  季子文知道谣言的厉害,三人成虎,却是想不到却传得这么快,大西朝天元圣城满城都是他如何如何的谣言。

  季子文懒得再听这学子多舌,大步朝他所指的地方而去。

  那学子疑惑的看着这群人的离开,十分不解,却是摇了摇头,自顾道:“真是个无趣的书呆子,可惜可惜,‘读书不识黍子微,阅尽儒典也枉然。生前若闻季子文,万卷诗书随意拿’这个简单的道理都不懂……月黑雁飞高……大雪满弓刀……”

  季子文沿着那学子所指之处,果然找到一个摊子。

  季子文停住脚步,那处房屋破落不堪,一看就知道有些年头,歪歪斜斜矗立在街角,明显影响市容,却没人往这处看上一眼。

  季子文朝那块招牌样式的破布看去,不知道用什么写成,字迹有些漫散不清,写的是“一猴死,见冥王,求转人身。王曰:‘既欲做人,须将毛尽拔去。’即唤夜叉拔之。方拔一根,猴不胜痛叫。王笑曰:‘看你一毛不拔,如何做人?’”

  季子文当下一笑,这人还是个财迷,不由朝惠恒道:“惠老,你猜这个黍子微做的什么买卖?”

  惠恒抚须,微微迟疑道:“莫非他卖的万书桥上的典籍或者典籍经意?”

  季子文一愣,倒是有点认同。

  几人步入茅屋之中,屋子没门,门被人卸了下来,用几块石头垫起来当做桌子摆在屋内。

  季子文进门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那盘江程宗扬,只听程宗扬朝屋里一个中年书生道:“这里是五千两,先生,还请笑纳。”

  那中年书生转过身来,嘴上的八字撇须微微颤了颤,收下桌上的银票,道:“程小哥,不出三日,你的事必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