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知道景帝会答应提前给自己龙气,是为了制约三位大学士,当然,僧多粥少,景帝是不会和自己君臣多年的谢安适等人谈判的。

  毕竟,有齐国小皇帝这个明摆着的案例在前,景帝也不敢和谢安适等人谈判。

  宗庙之内,景国立国之后七位皇帝的灵位都立在高阁之中。

  景帝亲自将香烛引燃,干瘦疲惫的身子缓缓跪立在七块灵牌之下。

  一股股强大的真龙气息将季子文压得喘过气来,他凝神一看,只见七快灵牌之中,龙气绕缭,互相纠缠,又互相抵触,滂湃的气息丝毫不弱于自己曾在楚国那个半圣挥出的那个虚幻世界。

  景帝高声道:“不肖子孙,环,觐列祖列宗,小子昏德无嗣,本无颜来见,然长居深宫,积习易溺,居安忘危,声色犬马,刀头舔蜜,乃驯致乱阶,变起都邑,贼臣乘衅,肆逆滔天……”

  季子文不明白景帝陈环为何突然口出罪己诏,正茫然间,七块灵牌忽然颤粟起来,仿佛能听到景帝的话语似的。

  七道龙气气势忽然滂湃起来,再不纠缠,气势腾腾,直冲云霄,七道彩光沿着整座皇宫盘绕了一圈,又迅速钻入陈环体内。

  陈环身体突然爆出一阵光辉,身躯虽然依旧干瘦,然后疲惫之态瞬间消失无踪,一点影芒窜在他的双目之中,浑身龙气气势大涨,竟再无苍老之像,英姿勃发,彷然一个正值壮年的英气皇帝。

  季子文被眼前状况所惊呆,难怪景帝一点都不为玉玺被夺而担心,原来他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等待三位大学士不打算干预的时机,而自己的出现正好给了景帝陈环一个机会,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反叛于他,自己文曲星的身份给了他一粒强力的定心丸。

  季子文心中也是一阵激腾,跪下道:“微臣参见陛下!”

  陈环朝宗庙之顶一指,一道龙气散发出来,他拉过季子文的手,跪在七灵位之下,道:“陈环与季子文在此结为异性兄弟,望七位先祖成全。”

  那道龙气在天际盘旋了一阵,忽然涌入季子文体内,季子文全身紫气一阵抗拒,他急忙唤出阴阳鱼,那道龙气瞬间被阴阳鱼吸得一干二净。

  季子文心神一震,那道龙气从阴阳鱼中又吐纳出来,霸气让心神差点无法自持,然而那煞气却也不敢强抗,只见水势柔和的紫气突然迎向那霸道无比的龙气,两道气息顿时交融成一团,红紫相间,你追我往,一时间两方都无可奈何。

  三道气息齐聚心神之中,紫气环绕,煞气萎缩,龙气霸占整个心神,而季子文的心念反而被挤了出来。

  季子文心下一动,闭上眼睛,微微感受那道霸道龙气,金笔忽然翻腾而出,快速在光板上写道:

  “有美为鳞族,潜蟠得所从。

  标奇初韫宝,表智即称龙。

  大壑长千里,深泉固九重。

  奋髯云乍起,矫首浪还冲。

  k更~新K最、,快上/`酷匠|网

  荀氏传高誉,庄生冀绝踪。

  仍知流泪在,何幸此相逢。”

  诗毕,紫气彷如一匹饥渴的饿狼,见红便吞,霸道无比的龙气刹那间就被吸纳同化了一大半,它哪里还敢占着心神不放,急忙逃往吸力无比的阴阳鱼中,再不敢出来。

  景帝见季子文吸收了龙气,站起身来,道:“皇弟,朕封你为文襄王,助朕锄奸惩逆!”

  宗庙之外,三位大学士静立在夜色之下,七道真龙气息出皇宫之时,他们便知道自己的皇帝陛下已经不肯再等了,他们于是便齐聚在此,等候皇帝的吩咐。

  陈环和季子文一同走出宗庙。

  谢安适见皇帝龙气绕体,气魄大胜从前,不由开口道:“陛下,皇后已在不久前逃跑了!”

  景帝十分平静地道:“玉玺呢?”

  “随皇后一同去了江州!”谢安适的回答更加淡然。

  景帝忽然大怒,真龙气息笼罩了整个座宫殿,他喝道:“你身为六府尚书,内阁首府,为何不替朕拦住她?”

  谢安适等三人连忙跪下道:“臣等不敢阻拦皇后凤驾!”

  宫殿之外,一小黄门飞速走了过来,惊慌失措的将一个本子递给跪在地上的谢安适。

  谢安适看了几眼,又递给其他两人,嘴里却是道:“陛下,逆贼徐元涂起兵江州,顺流而下,直击金陵,外城已被徐贼攻破!”

  这才,季子文才朝远方看去,一道道火光从远处的天边传来,轰隆隆的声响伴随着杀喊之声竟然隐约传入自己耳中。

  陈环无力的闭了闭眼,居然还是晚了,他低声呼道:“天元宗何人在?”

  空中忽然掠下一道人影,正是那吴宏茂吴教御。

  季子文一脸诧异地看着他,这人不是被月炎千樱一脚踩死了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皇宫?

  吴宏茂恭敬地朝景帝施了一礼,道:“正是小道吴宏茂!”

  陈环忽然一阵大笑,道:“好好好,朕还以为吴道长已涉险,没想还安然无恙待在这里,朕之幸也,女大人现在何处?”

  吴宏茂平静地道:“女大人已经在城外,陛下可安心!”

  陈环忽然指着季子文道:“众卿,吴道长,还不快见过朕新结拜的皇弟文襄王?”

  吴宏茂见到季子文也是一惊,眼神中闪过一丝异色,道:“小道见过文襄王!”

  三位大学士也是微微朝季子文施礼。

  季子文知道这是陈环要逼迫自己出战了,不由道:“皇兄,敢问玉玺是什么模样?”

  景帝道:“通体莹白,真气绕身,御弟,现在就看你了!”

  吴宏茂道:“小道可给文襄王爷引路!”

  景帝疑惑道:“怎么,吴道长也要去战场?”

  吴宏茂道:“天元宗至宝被那贼人夺去,小道只有拿到此物,才能获得宗门认可。”

  景帝不由看着季子文道:“皇弟,全看你的了!不过那珠子确实是个厉害的东西,能克制真龙气息,你也小心一些!”

  季子文连忙谢恩,随吴宏茂朝皇宫外掠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