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是说,太子殿下当时不谙世事,接纳了星魄,成就了星魄之体,而那煞气对他产生不了作用,反而我接近阴阳鼎却将那道煞气给逼了出来?”季子文接着惠恒的话语说了下去。

  惠恒点了点头,道:“照老酒鬼估计,应该是这样。”

  季子文又道:“也就是说,我的心魔和自己无关?”

  武陵人解释道:“家主却是错了,心魔的诞生肯定和你有关,只是煞气只是心魔的源头罢了,煞气若不除,就算家主心魔被斩杀,煞气还会趁家主心神不备之时让他再次出现。”

  惠恒不由道:“若是玉儿在这,或许有办法。”

  龙玉临走时的话语突然出现在季子文脑海,他略带遗憾道:“可惜,阿姨被如意楼抓走了,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

  武陵人思考了半响,忽然道:“家主,你们不是去过月神殿么?为何当时不让月女神帮你解除这道煞气?”

  季子文诧异道:“怎么说?”

  惠恒忽然领悟过来,拍了一下腿,道:“对啊,家主,月女神可是和上一代星魄传人同时代的人,她未必不会解这煞气!”

  季子文不由想月女神说的话来,“所有人都被命运主宰,难道她是要告诉自己,自己的命运其实和熊青柏一样?”

  季子文道:“我们再去月神殿,月女神一定知道什么,几百岁的巫婆,一直被关在月神殿,还有那吴刚,上万年的伐树,他们之间的秘密,一直让我头昏脑胀,甚至几次让心魔出现。”

  惠恒却是道:“家主,那玉儿?”

  季子文低头不语,那天使让他一直心悸,还有红发红须少年。

  王翠萱和秀儿走出睡房,来到厅里,却见季子文低眉伤思,知道他心里难过,走到他身边喊道:“季哥!”

  季子文这才开颜道:“萱妹,怎么不多一会,就起来了?”

  王翠萱不由想起昨夜的抵死缠绵,红着脸嗔了他一眼,却是娇羞带嗔,道:“都日上三竿了,人家哪里睡得着!”

  季子文见她模样俏皮可爱,很想舔上一口,奈何惠恒和武陵人在旁边,只好道:“萱妹,我们一块去大荒找你那大哥哥好不好?”

  王翠萱弱弱问道:“为什么不先去齐国找姐姐呢?”

  季子文解释道:“武陵老哥说,月女神可能可以解除我的心魔,为了不再让我的萱妹为我再担惊受怕,我决定先解决这个麻烦!”

  王翠萱看向惠恒,道:“师傅,姐姐会没事么?”

  惠恒凝神不语,龙玉是他介绍给季子文的,现在看来她这个道门传人还有很多疑点在内,季子文甚至将龙玉和如意楼的联系都给切断了,他心里也不敢肯定的确认那位是否能够保住她。

  季子文见惠恒不语,不由问道:“惠老,当初你在齐国到底是怎么联系上阿姨的?”

  惠恒迟疑道:“这……”

  王翠萱见师傅这模样,踹了他一脚,怒目道:“你这老奴,简直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我问你话不答,季哥问你,你也不答,你到底还有什么瞒着我们的?”

  惠恒受痛,一下惊醒,自己现在是身为文曲星君的仆人,又有什么好顾忌的,道:“家主,其实如意楼有三个首领!”

  季子文闻言一愣,道:“我曾听说过宗教裁判所和教皇宫,不知道还有一个是?”

  惠恒道:“还有一个便是圣女殿,而玉儿便是那圣女的女儿。”

  季子文惊诧得跳了起来,道:“怎么可能,那教的圣女不是必须都保持处女身的吗?”

  惠恒抿了抿嘴,道:“这却不是我所知道的了,我曾和那圣女有过一面之缘,曾在景国洛溪之上谈论过天下大势,知道有文曲星降世,便共同约定,找一个传人来扶持那位文曲星。”

  惠恒抚了抚须又接着道:“但老酒鬼一向邋遢,却是没找到一个想学我名家之术的传人,直到碰到夫人,而我们一同抵达如意楼时,她便告诉我,玉儿就是她的女儿,也是她的传人。”

  季子文道:“那圣女实力如何?”

  惠恒凛了凛神道:“当年我见她时和我差不多,然而上次见她之时,我却看不透她了,比我强太多,也肯定比玉儿强,甚至有半圣的水准。”

  季子文彷然道:“我似乎有些明白了,如意楼肯定不受先秦缔约的限制,而现在阿姨肯定要受那缔约所限制了,因为她和如意楼的联系都已被文曲馆给切断了。”

  惠恒诧异道:“你是说,那教皇有圣人实力?”

  季子文却是摇头道:“在如意楼有圣人实力,但出了如意楼,估计也最多欧阳半圣水准,但他们有一种很厉害的术法叫制造天使,据说,可以让一个强大的天使降临到普通人身上,然后占据那人的身体。”

  惠恒疑惑道:“天使是什么生物?”

  季子文道:“我也不知道。”

  季子文又忽然想起什么来,不由道:“估计是魔神大战众神的黄昏之后的产物吧!”

  王翠萱好奇地问道:“那这个天使长什么样?”

  季子文答道:“天使一般都是男的,但他们降临的身体都是女子,而且是必须纯洁如玉,又风姿动人的身体。”

  最新l章节)%上E酷2匠网S

  惠恒对这方面倒是不了解,只是疑惑道:“那他们还算道门吗?”

  季子文道:“本来应该算的,因为道门被先秦缔约约束,为突破半圣之举,只好想办法引进其他道术,便是如意楼产生的原因。”

  惠恒道:“名家游历四方,纵横家藏鬼谷,兵家埋雪山,农家不出桃花源,阴阳家被困一地,墨家任侠一方,杂家未出现,那个记录者小说家不见其人,唯有道家却剑走偏锋?”

  季子文道:“他们已经回不了头了,阿姨已被文曲馆斩断了与如意楼的联系,以后道家传人与如意楼再无干系,除非,他们还能将阿姨与如意楼的联系重新接回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