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离开东宫,便只身前往风华池。

  风华池楼阁之中,来往的学子倒是挺多,然真正献出文位者却并不多,季子文走进殿内,只见到数十个学子手握古籍作阅读或冥思之状。

  看来规章一限制,很多学子便将文魄退出了风华池。

  季子文不在乎这些,他径直朝内殿走去,众学子一下被他的行为所疑惑。

  要知道,他们也曾想进入内殿,却被紫气萦绕的屏障阻隔了,上面现出贡献度的选项来。

  获得贡献度分为三种,一种便是替殿内的古籍做注解,以方便其他学子观看,另一种便是将自己拥有的诗文凝聚成籍受其他学子观看,这两种方法都需要领悟能力特别强。

  而第三种却是贡献妖魄魔魂,这种方法却是需要强大的实力,妖将以上妖族才有妖魄,而魔魂更难获得,因为普通情况下,你根本无法分清一个人族和魔人的区别,除非你的实力比那魔人强上很多。

  若贡献点不足,就会被屏障阻隔,内殿都去不了,更别妨说去二楼了。

  一学子朝附近同学问道:“这个人是谁啊?”

  那同学回道:“你连他都不认识?就是去年秋闱的钦点解元,季子文啊!”

  %更新T最快,上kV酷&j匠5网x9

  那学子道:“就是大闹烽火关,又杀师杀大学士的那个?”

  那同学连忙虚声道:“听说是有人想陷害他,别多嘴!”

  季子文水势已成,附近微言动静都一清二楚,听到二人对话,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走进内殿。

  那紫气屏障在季子文进门之时忽然凭空消失,几个学子不由想跟着而去,却发现他们一到门口,秩序的紫气又出现在他们眼前。

  季子文朝内殿一看,却发现也是有学子在里面进修的,不由松了一口气,他还怕龙玉阿姨的限制太高,以致于把学子们都吓走了。

  他忽然从那些人中找出朱玉钧的身影来,他不由走过去,拍了拍朱玉钧的肩膀。

  朱玉钧回头一看,见是季子文,微笑道:“季兄,你可算来了。”

  季子文道:“朱兄,感觉怎么样?”

  朱玉钧点了点头,道:“就这内殿的典籍比中和殿都多,也十分完整,每翻一章都需要领悟前一章的实力,这种强迫性的学习,让人提升得很快。”

  季子文舒出一口气,道:“那就太好了。”

  毕竟《圣道实录》中很多典籍季子文无法一一亲自去领悟,但有这些学子的帮忙,那就最好不过了。

  这让他省下不少时间,毕竟季子文习惯使用诗词作为战斗方式,因为文章长篇累牍,若无法吟完有效的攻击词句,产生的才气效果便大打折扣了,况且在战斗状态中,若是被人先手,更无法立即用文章攻势做出对抗。

  季子文又道:“你如何进得内殿?”

  朱玉钧嘿嘿一笑,道:“季兄不知,昨日我与季兄完成筑殿之后,文魄连最顶层都去过,何况这内殿呢?”

  季子文诧异道:“那朱兄又为何停留在内殿?”

  朱玉钧哭丧着摇了摇头,道:“那些典籍封印力量太强,以我的实力根本无法翻动。”

  季子文这才明白过来,有些东西连自己都没法翻动,除非出现特殊的场景,脑海灵光一闪,记起前世的一些古籍诗文的内容,才能够依照索引去翻动《圣道实录》。

  季子文安慰了朱玉钧几句,只听风华池外面一阵喧哗。

  不由和朱玉钧走出内殿,数个捕快见季子文一出来,迅速将他围住。

  一个翰林文位的捕头走了过来,朝季子文道:“季解元,得罪了,跟我们去大理寺一趟吧?”

  季子文还没来记得问他是谁,只听风华池外面又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漆总捕头,什么风把你吹出大理寺了?”

  漆明达虽在大理寺任职,不过一个五品的捕头,来人却郸都府知府文野,郸都府管理整个京城附近数百个县,虽是知府为首,但官职不在一方太守之下。

  漆明达只好道:“卑职见过文大人,不知道文大人到此来又有何干?”

  文野一笑,道:“本官路过此处,发现嫌犯前解元季子文在这风华池,正好想抓他去郸都府好好审问一番!”

  漆明达脸一抽,怒气顿生,却不敢发作,平静道:“文大人,季子文犯下滔天大案,大理寺已接收整个抓捕流程,如今正要将他抓捕归案。”

  文野依旧笑脸忽然凝聚,仿佛在运量庞大的气势,只听他静静道:“漆总捕头说笑了,季子文现在在我治下,若因漆大人的干扰,让季子文逃脱!”

  文野炸雷之声突响:“此罪何人担待?”

  文野眼光中射出一道凌厉的威芒,又道:“况且,漆总捕头在我治下抓人,可是越职了!”

  漆明达怒气一指文野,咬牙道:“你……好,好,好,文大人,若季子文在京城再次消失,你等待大理寺的弹劾吧!”

  随后怒气冲冲地率人走了。

  文野朝季子文点了点头,道:“季子文,可愿和本官说几句?”

  季子文感谢地朝文野拱了拱手,道:“文大人但说无妨!”

  文野看着周围学子都看着他们,不由笑着问道:“风华池这么大座楼阁没个安静的地方吗?”

  季子文忽然一挥手,紫气莫名出现,一座白云缭绕的登云之梯便出现在众人眼前,季子文抬手躬身道:“大人请上雅阁。”

  文野凝神看了季子文一眼,眉头深皱,走上登云梯。

  季子文不顾那些张嘴惊呼的学子,朝朱玉钧道:“朱兄,我先上去了,一会我再来找你。”

  朱玉钧却是看着文野的背影,皱眉道:“季兄,现在各方势力都在看着你,你可要小心些。”

  季子文当然知道他在说什么,但这文野是太子殿下的人,跟自己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蚱蜢,应该对自己没什么恶意。

  季子文于是朝朱玉钧抬了抬手示意了解,然后折身走上登云梯。

  等季子文抵达所谓雅阁之时,登云梯忽然消失,留下一众痴呆状的学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