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多久,刘复便领着一年轻人到东宫。

  “草民刘基见过太监殿下!”

  刘基参见过太子后,便双眼腾火般朝季子文看来。

  季子文装作没看见,朝他见礼道:“在下季子文,刘兄有点眼熟的样子,不知道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刘基却是道:“季兄,去年秋闱之时,在一次文会上,我们却是见过的,只是我们并未打招呼而已。”

  赵逸解释道:“他原本是我皇姐府里的门客,不过最近本宫把他抢过来了。”

  季子文忽然记起在驸马府上被驸马李恪一道才气直接压得口吐白沫的人,原来便是那刘基,想起当时的情景,季子文不由微微一笑。

  赵逸看了两人一眼,忽然道:“别客气,给本宫使劲里打!”

  刘基闻言,才气升腾,玉笔挥舞,诗成惊天,才气逼人。

  “驱车出门去,四顾不见人。

  回风卷落叶,飒飒带风尘。

  平原旷千里,莽莽尽荆榛。

  繁华能几何,憔悴及兹辰。

  所以芳桂枝,不争桃李春。

  云林耿幽独,霜雪空相亲。”

  刘基自比山野平原上孤高的桂树,又将季子文比成俗不可耐的桃李,不过得一时的繁华,但即便如此,他却只能独自坐在云林之中,在空旷的原野上整天和霜雪陪伴,得不到别人的赏识。

  季子文心里一惊,随口便是二境诗词,估计很难对付,只见刘基拱手说了一声:“季兄,请。”

  L酷匠7网UG正版S首:发)=

  他手中书生剑便拔了出来,凝聚才气便朝季子文击来。

  季子文当下一愣,说好的文斗呢?

  季子文阴阳鱼自行引动,才气极速提起,刹那间流贯全身,绕身而出,他翩翩飞至半空,心里道,正好试试水势的战斗威力。

  金笔陡然升腾,墨点一现,光板上字迹凸显,他边写边吟:

  “江海不与坎井争其清,雷霆不语蛙蚓斗其声。”

  季子文写完,宽宏大量者不与孤高自赏及胆小懦弱的人一般见识,句一成,季子文只觉水势控制的力道剧增。

  海浪滔天般的威压水势朝刘基冲去,刘基顿时只觉胸闷气滞浑身难受,电光火石之间,他击剑刺出,已近季子文身前。

  季子文哪里想到这瘦弱的青年宛若被压着的紫蟋蟀竟差点反身给他一剑,不由小觑之心尽无。

  他退后三步躲过刘基那剑强势的攻击,祭出业火红莲,遽见数百朵火焰凭空幻出在红莲身前,飞鸟般顺着牵扯的水势巨力疾飞向刘基,威势煞是吓人。

  刘基不闪不避,扶住长衫,长袖一挥,竟将那火焰收入囊中,登时将火焰扫得干干净净。

  季子文一看,竟然是传说中的两袖清风,袖里乾坤。见红莲吓唬不了他,心念急转,再要吟诗,却见刘基又一剑刺来,进士未得位却又雷霆之势,几步便到季子文跟前,剑已到胸前。

  季子文闭上眼睛,水势荡然无存,身形竟忽隐忽现,炸雷之音忽响,道: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季子文宛若躲在层云之中,刘基手中白玉书生剑连刺数十剑,却仿佛刺中棉花,抽刀断水的感觉,总是无法击中季子文。

  澎湃的剑势疯狂的涌现,剑气纵横,肃杀之气毕现。

  “就不信刺不中你!”

  “禹,吾无间然矣。菲饮食而致孝乎鬼神,恶衣服而致美乎黻冕……”

  刘基阴冷一笑,身体一颤,瞬间消失无影,一股阴森的才气顿现,刹那间将季子文锁定,竟是一剑比一剑更冷冽,更强悍。

  季子文的身体微微一折,如一阵风般,轻灵无比,刘基一剑刺来,空间为之一荡。

  “咦?”

  季子文低呼一声,仿佛预先知道刘基的攻击一般,身体化作轻风腾云,飘逸的躲闪开来,却不敢硬碰其威,刘基算是他第一个碰到的同段位的高手。

  季子文瞳孔一阵收缩,如此躲闪,却是不想伤了刘基。

  只听赵逸忽然喊道:“停,一个刺来刺去,一个飘来飘去,你们在玩过家家吗?”

  刘基有点尴尬的停手,知道自己以后的出路在太子身上,却是不再追击季子文。

  季子文从空中跃下,道:“刘兄剑法绝妙惊人,袖里乾坤更是奇幻无穷,在下佩服,恭喜殿下又收得一名文武全才。”

  刘基不由高傲的昂了昂头,赵逸又道:“少拍马屁啦,季子文,你还有什么事没?”

  季子文道:“文殿初成,还得去一趟风华池,天气不早了,我自然就不能陪殿下很久了!”

  赵逸摆了摆手,让他离去。

  等季子文走后,刘基一脸疑惑地问道:“殿下,难道那风华池文殿与季子文有关?”

  赵逸嘿嘿一笑,道:“本宫不是叫你趁早将文魄取出入主风华池么,里面肯定有好东西,对了,昨天,你在里面领悟了些什么?”

  刘基脸容一肃,道:“好东西确实不少,据最先进去的同学说,他们还见过春秋五经,以及各种先秦古籍,甚至,一些没见过的典籍,竟然有些比先秦古籍威势更强,什么《唐诗》,《宋词》中某些诗篇文辞更是短小精致,最适合最为作为战斗之诗。”

  赵逸道:“就这些?”

  刘基又道:“后来,风华池突然现出一个仙子般的人物,自称图书馆管理员,定制了一些规章,于是看那些典籍就有稍许限制了。”

  赵逸道:“很好,你要尽快破解那些限制,把里面的诗文都给本宫记住弄出来。”

  刘基苦笑了一声,刚刚自己说稍许,是为了表示自己的实力,却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殿下,要看到那些文章典籍,还是非常难的,特别是,不仅要求实力和领悟能力要高,还要对风华池有贡献能力的要求。”

  “贡献点?哼,你还真敢想!”赵逸冷哼了一声,让刘基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