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在小镇休息了一晚,然后便启程去郢都。

  郢都地处西南,临近大荒,说得上是一个三族混居的国都。

  季子文等人途径一个小村,只见村里尽是妖民,众人若不是来之前了解过楚国,不然真会以为自己步入了大荒。

  楚国尚武,边境之地大多从大荒妖族手里夺来,却又让妖族自治这些地区,让他们归化于王道,比季国和妖族誓不两立的互相屠杀不知胜过多少遍。

  几人经过几天跋山涉水,终于抵达郢都。

  郢都虽然不像郸都和临淄城那样繁华,却更有一种宛若异域的风格,建筑奇形怪状,风格各异,人来妖往,没有一丝突兀,十分和谐。

  酷+匠网V永{久免费看|;小‘说;

  季子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以为妖族都生活在妖族聚集地,没想满大街的妖魔,连太泉都没有的景象。

  惠恒道:“这便是楚国强大的原因了,连大西朝都要闻其鼻息。”

  季子文道:“但却有一个最大的缺陷,三族如此交融,势必引发其他四国的不满!”

  惠恒毫不在意季子文的辩驳,道:“只要保证自己的军力强势的威慑力,其他四国就算有怒也只能屈服。”

  季子文嘿嘿一笑,知道无法辩过惠恒,道:“听说楚国要对大荒动兵?”

  惠恒颔首道:“确有这么一回事。”

  季子文朝梓潼道:“丫头,你那玉佩怎么样?”

  白狼上的梓潼道:“很热,感觉师哥就在郢都!”

  季子文朝正在和一个妖族小贩讨价还价的龙玉和王翠萱道:“萱妹,阿姨,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住下吧?”

  他们还没有走出多远,只见一群兵戈横立的卫兵将他们拦住,卫兵中走出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他身穿蟒袍,气势强浑,冷眼对季子文几人道:“诸位可是来自季国?”

  惠恒轻声对季子文道:“是楚国柱国,这人这么年轻,应该是熊雨!”

  季子文点了点头,道:“季国季子文,见过熊柱国!”

  熊雨道:“季国皇帝向楚国递交了国书,希望楚国将季子文遣返,你,季子文,需要向楚国申请政治庇护吗?”

  季子文连政治庇护这个词都没听说过,朝惠恒看了一眼,只好道:“我不太清楚情况,能否让我考虑一下?”

  熊雨朝一个妖帅级妖族副将道:“腾狮,你带他们去驿馆,给他们一天时间!”

  又朝季子文道:“明天给我答复!”

  说完,熊雨的人影凭空消失在大街。

  在驿馆住下后,季子文向惠恒请教道:“惠老,这个政治庇护是怎么一回事?”

  惠恒把了把邋遢的胡须,道:“这是楚国一种特殊的专用名称,一般用来吸纳引渡另一个国家有能力但不会对楚国不利的犯人。”

  季子文道:“明白了,只是,我现在已经到楚国了,这个政治庇护还有什么用?”

  惠恒凛神道:“当然有用了,如果家主现在向楚国申请政治庇护,就好比家主暂时放弃季国的身份,成为楚国的一员,季国要派人到楚国来抓捕或者刺杀家主,都能够得到楚国官方的庇护!”

  季子文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道:“那他们找我做什么?”

  惠恒道:“自然是提醒家主,季国已经派来的捕头已经到了郢都,他们来得这么快,意思估计和当初齐国拓跋小子一样了”

  季子文道:“难怪!”

  季子文想了想,却是想起熊雨,道:“这个熊雨倒是很年轻,他怎么当上柱国的?”

  龙玉闻言回道:“他可不弱,至少魔尊级强者,星君可别看他面貌年轻,真实年纪只怕上百岁了!”

  季子文诧异道:“阿姨说他是魔人?”

  龙玉点了点头,道:“他身上至少有四分之一魔族血统。”

  季子文心里想着,这楚国倒真是个奇怪的地方,连人族都能和妖魔通婚。

  季子文又道:“那我该答应他的要求么?”

  惠恒严肃道:“当然不能,家主一旦答应,那便是等于将两位老家主往火坑上推,等于变相承认现在季国疯传的谣言了。”

  王翠萱心里一惊,急忙看向季子文,季子文摸了摸头,尴尬道:“刚才我不知道还有这层关系里面,萱妹,你放心,我季子文怎么会是那种人!”

  王翠萱缓了一口气,朝季子文做了个鬼脸,道:“我知道季哥不是那种人。”

  龙玉冷静地道:“我们现在要做的便是尽快找到梓潼师哥,然后回季国郸都。”

  季子文朝梓潼看去,梓潼将玉佩拿了出来,道:“有微微光亮了,师哥应该就在我们进城的地方到驿馆方向过去不远!”

  季子文想了想,然后道:“我去问问外面的驿官,看再过去的地方是什么地方!”

  季子文走了出来,正好见一个驿卒路过,拿出一锭银两,问道:“这位大人,请问从驿馆这边过去是什么地方?”

  那驿卒看了季子文一眼,道:“那里都不知道?不是楚国人吧?”

  季子文点了点头,道:“在下是季国人。”

  驿卒闻言连忙将银两收进怀里,生怕季子文反悔似的,道:“那边便是我大楚皇帝的摘星楼了!”

  季子文回到房里,朝惠恒道:“再过去是楚皇的摘星楼!”

  惠恒一愣,讶道:“楚皇竟然重建鹿台?”

  季子文闻言也是一惊,鹿台可是整个人族的禁忌,当初妖狐妲己魅惑商纣王,建鹿台,酒池肉林,导致兵败武王。

  是时,姜太公封圣之后,严厉周朝以后的王族天子都不允许再建鹿台。

  这楚国果然与其他诸国不一样,连带楚皇都敢不听圣言,不顾天意。

  季子文当然不会去想阻止楚皇,这是一个国家强盛后的必然结果。

  季子文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惠恒道:“等吧,那腾狮明早就会来,然后接下来的就是季国刺客无止境的骚扰了!他们不知道我们来楚国的目的,我们就跟他们比比耐心,我们这几天都不出门,那些捕头跟刺客很快就会忍不住向出手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