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足饭饱之后,一夜无话。

  翌日。

  武陵人就朝王翠萱道:“夫人,昨晚饭菜的味道如何?”

  王翠萱在商人之家长大,吃的山珍海味也却不少,然而昨晚那顿饭菜确实留给她很大回味的空间,心想再无法吃到这么美味的东西了,酒似琼浆玉露,菜乃玉盘珍馐,她不由点了点头道:“确实人间美味!”

  “我听惠管家说,贵府还少一个煮饭的厨子,不知夫人看我如何?”

  武陵人挥了挥羽扇,又看了看四周,偷偷道:“星君以后会有很多红粉知己,夫人想要留住星君的心,不妨先留住星君的胃,让他以后都离不开夫人,我愿将烹饪珍肴之法全数授与夫人,夫人以为如何?”

  王翠萱抿嘴一笑,羞红着脸,心里想着奇方族的妖女公主莫邪和从来没见过面的舞姬三娘,又偷偷朝风华绝代的龙玉看了一眼,才对武陵人道:“那大叔以后可不要藏私喔!”

  武陵人道:“尊夫人命!”

  告别寨里的乡亲,武陵人便追随季子文等人朝文阳道而去。

  文阳道地处季国之南,与楚国接壤,也是季子文,王翠萱的家之所在。

  季子文等人一路越过崇山峻岭,抵达双峰县境内。

  只见出入双峰县的驿道布满了官兵,甚至季子文还能看到孔院院长胡坤和县令杨泰的身影,却不知道他们是在等待迎接谁的到来。

  只见一匹汗血宝马飞一般奔腾而来,在那些官吏之前停了下来,马上之人跳下,拿出一张圣旨,道:“圣旨……”

  “双峰县人季子文,曾封双甲圣童,钦点解元,其不思以身报国,不勤上事,不解圣心,反勾结妖魔乱于烽火关,罪大恶极,夺季子文,钦点解元,双甲圣童之称号,捉拿回京,六阁会审,皇帝亲判……”

  “钦此!”

  那使者看着匍匐在前的官吏,又道:“双峰县县令接旨!”

  杨泰颤抖着将圣旨接过,高呼万岁。

  他却想不到自己提拔出来的双甲圣童竟然就这么没了,心力疲惫,他不知道该恨自己还是该恨季子文。

  而人群中的王扈和季涂这对亲家直接昏倒在地,弄得唯一跟来的丫鬟秀儿不知道如何自处。

  使者道:“杨县令别多想了,起来吧,王阁老已经在后面了,接待大人物要紧!”

  杨泰从口袋里摸出一锭银子,交与那使者,道:“辛苦了,阁老什么时候到?”

  那使者道:“我不知道,阁老说,季子文身边有妖魔的气息,他身上有孟圣所做《孟子》残本,浩然之气在身,妖魔所过之处,他都可以闻到气息,只怕此刻,应该在季子文附近!”

  使者拍马而去,留下独自思虑无果的杨泰。

  孔院院长胡坤却是凝神朝驿道上那群可疑的人看来,却觉季子文的身影非常熟悉,不由走向杨泰道:“杨兄,他回来了!”

  杨泰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道:“谁?”

  胡坤指着季子文的方向,道:“看,那是谁?”

  杨泰朝胡坤所指方向看去,只见季子文几人草帽堆身,却是一张张陌生的脸,道:“这几人莫非我认识?”

  胡坤黯然道:“我在孔院呆了这么久,里面有头妖魔我是知道的,但杨兄没看出来那个人是谁么?是我们评的双甲圣童季子文啊!”

  杨泰凝神看去,依然看不到什么季子文,不由道:“胡兄难道老花眼了么?哪里有什么妖魔,季子文又在何处?”

  忽然,滂湃的云层呼啸而来,天空一阵威压显现,只听一个声音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R酷=F匠网;a唯j一正:(版/,其他p都◇是#m盗版2

  只见王博立身季子文等人身前,道:“若不是那孔院院长提醒,我倒真以为你们已经逃过老夫浩然之气的范围了!”

  季子文拉下草帽,凛然道:“王阁老!”

  王博理都不理季子文,道:“这奇异的幻境竟然差点将我都瞒了过去,不知道是哪位的手笔?”

  惠恒站了出来,道:“景国老酒鬼惠恒。”

  龙玉道人淡淡道:“如意楼龙玉道人!”

  王博眼一眯,哼道:“景国,齐国莫非要管我季国之事?景国齐国的君臣们难道连互不干涉协议都忘记了么?”

  龙玉道人道:“烽火关监管太监乃是我所杀,一人做事一人当,有什么招子,尽管放马过来便是,少跟我扯国家协议!”

  王博脸色微变,道:“好,好,好,我听说齐国如意楼现在让一个女娃娃做了九宫之首,想来便是你了,那我王博就看看你这娃娃有什么本事!”

  说话间,天地变色,前来迎接圣旨的官吏百姓哪里还敢站在这里,却都是仓皇朝县里逃去。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王博忽然凝立半空,身体像与天空一体,浑身才气竟然宛如天空云层,无尽威压一出,众人只觉泰山压顶,十分难受,仿佛万虫噬心,浑身无力,颤抖不已。

  季子文不由施展才气,却连唤出《圣道实录》的力气都没有,季子文暗暗想到,以后都不能让对方下先手,因为自己太弱,强大的对手根本不会让自己有反手的机会。

  大学士之威,竟强大于私。

  龙玉道人脸色一凛,朝身后几人看了一眼,知道他们无法抵御,她不由手持拂尘一摆,朝天际的王博道:“可敢与我魂归天外一战?”

  季子文一股莫名地担心从心底溢出,他有些激动紧张地喊道:“阿姨!”

  龙玉回过头来,回眸笑道:“放心!”

  龙玉反过身,脸色变得冷冽起来,一道魂印结出,身体突然凝结,一缕青烟似的魂魄朝天际而去。

  王博当然知道龙玉是顾忌季子文等人的安危才要求和自己单打独斗,他朝季子文等人继续施以无尽威压,那威压仿佛化作一座囚牢,季子文等人一旦想逃,那威压就会疯狂发作,那时势必让他们粉身碎骨。

  囚牢之威压仿佛一座山般压季子文等人身上,王博不在犹豫,空中的身影消失,仿佛与天地化为一体,一缕魂魄冲向龙玉所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