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韩峰交代完军务,季子文一行人便和韩峰赶往烽火关。

  韩峰在烽火关还是有点威慑力的,季子文连文书都没用,便一路通过。

  季子文终于再见到惠恒,他心中有些事难免想要和他说说,对季子文来说,龙玉虽然也懂得很多东西,对他帮助也不少,但是她终究还是个女子,季子文越和她交流便觉自己快要陷进她那无法抵抗的魅力中难以自拔。

  只要惠恒在身边,就有替他出主意的人,季子文也懒得去想问题,有些事,也不是他能想就能明白的。

  季子文将吴刚打击自己的原话摆在惠恒面前,惠恒闭上眼沉思了一会,道:“刑天若是不可战胜,那么,为何月女神还会让他去地狱?直接杀了昊天不是更好么?这点破绽你有想过么?”

  季子文道:“那为何月女神又会拿这个秘密去威胁昊天呢?”

  惠恒道:“吴刚可没说过这话,家主啊,他就想引你朝这方面想,月女神未必有威胁过昊天,甚至当初九天玄女派月女神去告诉刑天,让他轮回未必不是昊天的计策啊!”

  季子文道:“既然如此,将狂天刚出生便扼杀在摇篮里不更好么?这样就可以得出,昊天并不知道刑天转世了,至少等到那个秘密大白天下之后,昊天才知道刑天没死。”

  惠恒道:“家主,有些事,你不用多想,不管刑天,还是昊天,他们未必敢小看你这个文曲星君,毕竟,天下大势在人族,而人族大势却在儒道,而家主身为文曲星君,便是掌握天下大势,管他刑天,还是昊天呢?”

  季子文苦笑一声,这是你们说的,自己只是个普通的穿越者而已。

  季子文这么一想,《圣道实录》在胸中一跳,狂天的挣扎更猛烈了,他狂叫着:“你们关不住我的!谁也奈何不了我!”

  惠恒见季子文突然面色不对,连忙朝龙玉道:“玉儿,快来看看家主!”

  龙玉见季子文脸色煞气出现,便知禾合子又要出现,她从怀中抽出一支寸长的银针,扎在季子文的头顶。

  惠恒朝龙玉道:“玉儿,现在怎么办?家主的心魔越来越重,这样下去,难免丧失原来的心智啊!”

  龙玉翻开季子文血红的眼珠,道:“冲喜。”

  惠恒疑惑道:“怎么冲?”

  龙玉道:“等这趟从楚国回来,便让星君和妹妹完婚!禾合子已经等不及了,我们必须给星君压力!”

  季子文嘴里吐出冰冷的话语:“没用的,我就是他,他就是我,谁敢挡我?”

  禾合子这才发觉自己无法动弹,彷然记起那个女人。

  “是你?”禾合子嘴角略微露出淡淡笑意。

  龙玉淡淡一笑,道:“你还记得我?”

  “当然,你这控制身体的手段很强大,我暂时还想不到破解的办法,不过,我下一次醒来,你小心一些!”禾合子冰冷冷的提醒道。

  龙玉举手轻轻将一道真气输入季子文脑中,道:“你下次出来,便提醒我吧!”

  煞气消散,季子文缓缓醒过来,只见众人都在看着自己,不由苦笑着道:“他又来了,是么?”

  龙玉点头道:“不过,星君不用担心,阿姨一定会找到办法治好你的心魔的!”

  季子文点了点头,闭上眼睛,道:“他比我强么?”

  E看正:版章?%节a上酷匠{y网

  龙玉道:“他是比你强,但是星君也不可妄自菲薄,星君强他才强!”

  季子文道:“那么是否可以让他取代我?”

  龙玉蹲下来,抚摸他的脑袋,道:“别傻了,你死了,他同样会消失,他永远也无法取代你。”

  惠恒道:“更何况,家主舍得夫人吗?”

  季子文点了点头,道:“我错了。”

  忽然,门外一个兵卒惊慌跑进来飞快道:“将……将军一出烽火关,付都察就派人将这里都围起来了,刚刚翠萱小姐和梓潼小姐一出门就被他们给抓起来了,还有她的小黑猫也被一个翰林书生砍了两半,她的大白狼还在和他们对峙着!”

  “什么?”刚刚清醒的季子文却是没听清楚。

  惠恒朝龙玉看了一眼,龙玉点了点头,道:“星君,你心魔刚生,再休息一会,阿姨出去看看情况!”

  惠恒对季子文道:“这里是烽火关,放心,出不了乱子的!”

  龙玉走出都尉府大门,只见外面密密麻麻一堆军卒围在外面。

  见里面又有人出来,三个大汉一把冲了过来,龙玉手微微一抬,三道真气射出,将三人击飞撞击在柱子上。

  军卒中走出一个将军模样的人,见龙玉手段不凡,道:“你是何人?”

  龙玉双目飙射出一道威压看向那人,道:“你也配知道?我萱妹妹呢?”

  “我乃烽火关付都察座下都讨使朱隽,这妖女定是刚才妖魔的同党,抓住她!”朱隽一声令下,然而却没人敢于出手。

  龙玉冷哼一声,只见啸月在远处和一个老头正在战斗,不由皱了皱眉头,眼里迸现出一道火光。

  那老头竟然有翰林巅峰的境界,啸月一时竟是奈何不他了,反而陷入几个进士的包围之中。

  龙玉飞身而出,径直朝那老头逼去,九宫之首无比的威压仿佛泰山压顶铺天盖地而来。

  付都察哪里知道龙玉的厉害,以为又来一个妖魔,他尖声一叫,嘴里吟道: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逝将去女,适彼乐土。乐土乐土,爰得我所。”

  太监付都察顿时化作一道惊鸿,身体像老鼠一般灵活巧妙,在人群中穿梭自如。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付都察竟冲天而起,一道白光化作剑气,朝龙玉击去,龙玉随手凝了一个印,真气压下,轻描淡写地将那道剑气挥散,她反手又结了一个印,身在半空,宛如天女。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付都察瘦小的身体逼近龙玉,以绝妙的速度穿梭而上,想从她身后偷袭。

  龙玉嘴里轻吐:“找死!”

  她将凝结到快要溢出的真气一掌向后打出,直击付都察面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