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不由收敛心神,朝迎宾阁外面看去。

  只见来人十分苍老,但凌厉的眼神威严的面孔却是让人不寒而粟,连季子文也不敢和他长久对视。

  只听他道:“啸月啊,我找了你那么多年,却想不到你居然就躲在我的眼皮底下!”

  啸月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季子文,才对来人道:“雪豹苍月,这么多年过去,你的眼睛只怕早已老眼昏花了吧!”

  苍月凌厉的眼神直射白狼,肃穆道:“既然在月亮城,为何不敢回归月女神的怀抱!”

  啸月闻言哈哈大笑,道:“月女神?就月神殿里那位?苍月长老大晚上在讲笑话么,你认为孤狼会对一个人族屈服吗?”

  苍月道:“不管她是什么族,既然她能得到月女神之杖的认可,那她便是月女神,便是我月族的神明。”

  啸月冷冷道:“得不到我啸月的认可,她便不能成为神明,我啸月可以等,等到她死的那刻到来。”

  苍月叹息了一声,道:“五十年的等待,你得到了什么?”

  啸月沉思了一会,忽然问道:“我不知道,可是,苍月你却不见月神殿外那伐桂千万年的魔人,他又得到了什么?”

  苍月失望地道:“想不到,你却是想继承那个笨蛋的道统,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我月族近百年来唯一的天才,竟然朝自己的神明悲愤长啸,宁愿选择一个只懂伐桂的笨蛋为理想的目标而去诅咒自己的神明!”

  王翠萱激动地大声辩解道:“我大哥哥不是笨蛋,我看你这老头才像是笨蛋!”

  王翠萱见众人都向她看来,涨红着脸轻声道:“大哥哥一直伐那桂树,肯定是有原因的,我相信,等到他砍翻那颗可恶的桂树,一切都会真相大白的!”

  E酷hg匠☆1网d永Z久|&免v费Q看/…小\说

  季子文想不到萱妹对吴刚映像这么深刻,不由回忆起吴刚的生平,然而,他却发现,他却找不到吴刚伐桂的理由来,神话里吴刚就好像就是为伐桂而生的。

  季子文不由摇了摇头,理由?想要真相大白,只怕,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苍月摸了摸手里的权杖,丝毫不为王翠萱的话语而发怒,他缓缓道:“三位就是昨日进入月神殿之人?”

  季子文点了点头,道:“人族季子文,见过长老!”

  王翠萱不服地哼了一声,朝一边看去,灵猫识趣地也朝女主人的视线看去。

  季子文一阵尴尬,只好道:“这位是我的未婚妻,不太会说话,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长老担待则个!”

  苍月道:“无妨,无妨,月女神的复苏祝福了整个月亮泉,获得祝福的月族都可以回归月女神的怀抱,这是你们的功劳。”

  啸月不屑道:“月女神为何会见一个人族?而你们口口声声说回归她的怀抱,可是月族中有一个人见过她么?”

  苍月怒道:“月神殿是禁地,任何人闯入都将会被魔人格杀,这个道理你不懂么?”

  啸月耻笑道:“为何他们能进去?”

  苍月闭上眼,忽然道:“别忘了,啸月,你也曾进去过,你也亲眼见过月女神!”

  季子文彷然大悟,啸月之名原来从此而来,倒是吴刚,他为何又要杀闯月神殿的人呢?为了保护月神殿吗?他脑袋一下转不过来,问道:“白狼兄当年又是怎么进去的?”

  啸月道:“我一出生便在月神殿外,我自小便希望得到月女神的祝福,然而每次月女神祝福都好像忘记了我似的,所有族人都看不起我,只有那个魔人,他孤独的在那伐树,从不知疲倦,我小时候经常进入禁地去看他伐树,但随着自己慢慢地长大,我发现自己和他有着同样的孤独,他教我如何修炼,然后成为月族的希望,月族的天才!”

  啸月眼里流露出一丝淡然,接着道:“然而,我却依旧无法得到月女神的祝福,在月族,无法获得祝福的妖族都是悲哀的,要么成为坐骑,要么成为奴仆,甚至奴隶,根本无法与高贵沾边!”

  他眼里那丝淡然缓缓变化成怒意,道:“我以为身为月族希望,月族天才的我,也可以去竞选族长,然而,他们那群深得月女神祝福的贵族却将我赶出了议会大厅,狂怒的我于是便闯进了月神殿!”

  苍月颤抖着手,道:“不错,当年那件事,是我们做得不对,但月女神愿意当面给你祝福,可你却对她发狂怒啸,是你自己得罪了月女神,惹她发怒,一睡五十年不醒,是你自己耽误了自己,耽误了整个月族,你是月族的罪人!”

  啸月淡淡一笑,冷冷道:“随便你怎么说,反正我是不会承认的,我发过誓,我若不死,她就休想得到整个月族的承认!”

  季子文听到这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忽然外面一阵熟悉的大笑传来:“佩服,小弟真是佩服不已,孤狼啸月果然如传说中所说,闻名不如见面,小弟今日真是涨了见识!”

  苍月冷冷一笑,冷冽的目光射向啸月道:“莫犀?你请来的帮手?”

  啸月一摊手,道:“我需要请帮手么?当年我能从你们手里逃出去,今天,一样可以!”

  莫犀嘿嘿一笑,道:“苍月长老别误会,今日我来此却不是来管你们月族的闲事,只是因我奇方族的圣物而来!”

  季子文待莫犀说完,虽然心里对莫犀有着无比的恨意,脸上却毫无显露,毕竟莫犀不是现在的他能对付得了,何况看在莫邪和朱诺的面子上,他平淡的拱了拱手道:“见过伯父!”

  莫犀撇了撇嘴,不屑道:“少来跟我攀亲道故,新仇旧恨今日一块算了吧!”

  季子文不等他发怒,立刻道:“小子与莫邪妹子身为师兄妹,叫声伯父应当的!”

  王翠萱听到这里,微微拉了拉季子文的衣袖,仿佛在说,什么时候又有个师妹的?

  季子文现在哪有时间去安慰翠萱,又朝莫犀道:“战场之事,我为季国之兵,伯父为攻打季国之妖王,各自为各自考虑,何来旧恨一说,况且我与莫邪新为师兄妹,伯父应该夸赞小子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