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从龙玉处得知,从大西朝太泉古阵便可直接传送到大荒月亮城,于是便和王翠萱一道从临淄出发,告别众人,朝太泉古城而去。

  一路上,王翠萱向季子文了解先秦诸家的故事,又说到境界的事。

  季子文不由清晰地向她解释道:“拿儒家来说吧,比如我六年没考上童生,我即便可以发出才气,但却是十分微弱的,因为我并没有获得先圣的认可,便无法获得文位。孔院,师院便是先圣认可一个人的文位的地方,而方法便是考试。”

  他看着翠萱似懂非懂的样子,便继续道:“朝廷也便于依靠孔院,师院取材,文人也可以凭借先圣认可的文位去做官。当然,不通过考试,也是可以晋升文位的,但这种文位的提升并没有受到朝廷的认可,却是不能立即获得朝廷的信任,于是就只能靠名声,或者通过朝中阁老的提拔才能被百姓或者皇帝所认可,于是也可以出来做官了!”

  王翠萱不由疑惑道:“可是,季哥,你又不是为了做官,你干嘛要去考这些啊?”

  季子文道:“这其实是一种捷径,朝廷认可的文位其实是一种文位的待定,并不是真的文位,比如齐国就有买官的现象,只要获得某个文位的认可,他就算只是一个普通人,那么他的才气框架也有那个文位那么大。”

  季子文怕王翠萱听不懂,稍微停了一下,又继续道:“这么说吧,就好比像一个一丈大一丈宽的水池,就算里面并没有水,它也是一个一丈大一丈宽的水池,文位并不是由才气来衡量的,当然,按道理来说,实际文位也是可以由才气来衡量的。”

  季子文顿了顿,道:“我在烽火关是便突破了举人文位,也就是我的才气框架已经有举人那么大那么宽了,但是我却不知道如何系统的去摸索举人如何朝进士突破,于是我只好回郸城秋闱,我才知道举人文位还分为九品。”

  王翠萱道:“我明白了,儒家这么兴盛的原因也是因为孔院师院有系统的修炼方式,又有考试这种捷径可走,而其他百家就必须要自己去摸索了,季哥,我说得对么?”

  季子文道:“萱妹真是冰雪聪明!”

  季子文却是没说出儒家兴盛的真正原因是因为先秦诸家缔约封印狂天。

  两人走走停停,游玩谈心,没几日就走出齐国,朝北进入大西朝实际控制领地境内。

  太泉。

  太泉虽然是一座古阵,然而因它阵法妙用,使这里成为整个大西朝的交通枢纽。

  每年秋到冬天,从大荒而来的强大妖魔或者在大荒历险的人族成群结队带来上等的皮货,砂金,翡翠,骏马和猎鹰等,同时在此换取他们所需要的茶叶,粮食,丝绸,器皿和铁器等。

  在这里,似乎并没有仇恨和杀戮,只有真挚的交易。

  季子文发现这一点后觉得不可思议,为什么人族和妖魔可以在这里和平相处?

  难怪惠恒并不担心自己去大荒,难道是自己想岔了么?五丈原城中的屠杀难道不是妖魔的罪过?

  季子文想不明白,干脆不去想,然而心里却老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人族屠杀妖魔难道还少了?

  季子文思考之时,只见王翠萱正和一个妖族商人交谈着什么,他心里不由一惊,难以放下心中戒备,缓缓朝翠萱方向走了过去。

  王翠萱道:“怎么那么贵,我看这牛角也不过普通物品!”

  那灵猫道:“人族小姐,你可就有所不知了,这牛角其实是奇方族的乐器,号称吹响它便可号令万兽,小猫我也是费劲了一番心思才弄得这个宝贝,没有一万两人族银子小猫我是不会卖的!”

  季子文听到奇方族微微一愣,他在烽火关倒是和奇方族妖王莫犀打过交道。

  王翠萱吐了吐小嘴,道:“太贵了,我买不起。”

  灵猫道:“没事,如果小姐有朋友对这件宝贝感兴趣的都可以把他介绍给我认识,只限人族喔!”

  季子文冷冷插嘴道:“我倒是对你这件宝贝很感兴趣。”

  王翠萱听到季子文的声音,连忙道:“季哥,我只是感到好奇,这牛角又不好看,我不买了。”

  那灵猫一看便知两人是情人,不由道:“这位人族兄弟,我跟你说,这牛角是我奇方族千辛万苦才得来的,可以说得上是死里逃生,绝对是一件物有所值的宝贝,如果你打算前往大荒,这件宝贝绝对物超所值!”

  季子文道:“我对它的作用不是很感兴趣,倒是对你怎么得来这牛角很有兴趣,不妨和我说说,怎么样?”

  灵猫看了季子文一眼,神色微微一凛,道:“人族兄弟你买吗?不买的话,我要收摊了!”

  忽然,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买,自然是要买的,灵猫,你可知道,太泉却是你的葬生之地?”

  一个妖族女子缓缓从城郭走来。

  灵猫惧色瞬间显满脸上,不由捧起牛角,便想离开。

  不想季子文一手抓住牛角,道:“你还没和我说那故事呢!”

  灵猫怒气一升,道:“你们是一伙的?朱鸟,身为奇方族人,勾结人族,回去不好交代吧!”

  看WX正b!版C`章;√节%!上=酷=匠“网

  只听朱鸟道:“我可不认识这人蛮,你最好将圣物还回祭台,妖王的怒火可不是你一个小小猫妖将惹得起的!”

  季子文笑着对灵猫道:“你为何不和我说说你的故事呢?或许我听了你的故事后,就对这牛角感兴趣了呢,然后买了也说不定!”

  灵猫看着季子文似乎和朱鸟确实不认识的样子,稍微一犹豫,便道:“我灵猫本就是一盗妖将,数月前,我听闻奇方族妖王莫犀有进攻人族季国的想法,便有了在奇方族偷些东西的想法,当我听到他们公主也随军而去,不由便将目标放在奇方族公主的祭台上,那里除了过节或者发生大事才能去上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