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垂头丧气的返回圣墟小镇。

  忽然,季子文见远方有人影闪动,他以为三娘改变主意来见自己了,便欣喜的跑了过去。

  待近处一看,却正是拓跋星和他的黑衣武士队。

  季子文知道拓跋星的目的,不由笑着道:“拓跋兄,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荒山野岭来打野味么?”

  拓跋星哪里知道能在这里见到季子文,当下惊了一跳,随即又释然,也笑着答道:“季兄背着我小妹出来偷偷约会,这种丧尽天良的行径,我可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守住秘密。”

  季子文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没见着她。”

  拓跋星怪里怪气的哦了一声,又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季子文闭了闭眼,道:“她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跟随我返回齐国,像只是来和我告别一样,她连让我看她一眼都不肯。”

  拓跋星听出他话里悲凉的意味,道:“好啦,少在这里悲天悯人了,风流倜傥的大才子泡妞倒是有一手,找人就不再行了,一有她的踪迹,我第一时间告诉你就是了。”

  季子文道:“那就多谢拓跋兄了,对了,我让你找的那个范登,找的怎么样了?”

  拓跋星道:“找人对如意楼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

  季子文道:“哦?那就是有他的消息啦?”

  拓跋星道:“他一路跟随你来到齐国,早被如意楼的探子发现啦,不过嘛,他受了重伤,现在还在修养中。”

  季子文道:“我能见见他么?”

  拓跋星疑惑道:“这个人到底对你有什么用?”

  季子文黯然道:“他便是我心魔的源头,据惠老说,我的心魔还得靠他才能破解。”

  拓跋星道:“你当然可以见他,不过,范登现在入了我齐国崇文阁,皇帝很看重他,又拜了大儒为师,你可不能伤害他。”

  季子文当下一惊,不可思议地道:“拓跋啊拓跋,想不到,凭你这点微末招揽水平也能招揽到人才,简直不可思议啊!”

  拓跋星这次倒是没有居功,道:“这你就猜错了,范登是自己要求寻求齐国地庇护的!”

  季子文忽然哈哈大笑,拓跋星哭丧着脸道:“难道我长得真的那么龊么,一点魅力也没有?”

  季子文道:“那倒不是,我就觉得你人长得挺不错的,只是嘛,我并不好龙阳!”

  季子文回到客栈,一夜无话。

  第二天,季子文便和拓跋星赶回临淄,惠老陪同翠萱继续在圣墟感悟天地之道。

  季子文再一次见到范登,发现他虚弱疲惫中带着兴奋,想来是对自己在齐国的未来充满了憧憬。

  “范兄,恭喜了!”季子文也替范登重见天日感到高兴,与其活在季国阴谋诡计中,或许齐国这种明刀明枪的阳谋更适合不善隐藏自己心思的范登。

  范登正埋头于书桌写着什么文档,见季子文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也是惊讶不已。

  范登道:“季兄,能再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

  季子文当下将昨夜抄录的《易典》拿了出来,道:“季兄,这也是属于你的东西。”

  他将《易典》放到范登手中,又道:“这部手抄本也许没有原本那么强大的诡异灵术,但是,只要领悟了其中的妙处,同样可以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范登闭上双眼,颤抖着捧着《易典》,道:“季子文,我范登就是混蛋,我先前欺骗了你进入渠梁山不说,后来,我又在他们的威逼下出卖了你,我当时还以为必死无疑,心里还有莫名的高兴……”

  “我对不住你!季兄,请你原谅我!”范登突然一拜到地。

  季子文并没有去扶他,只是平静地道:“范兄,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范登一愣,站了起来,男儿热泪瞬间盈眶,又大笑着道:“是,有季兄这样的朋友,是我范登之福!”

  季子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在齐国发挥自己所学吧,必有大展经纶之日!”

  范登点了点头,又道:“谢季兄吉言,对了,季兄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季子文微笑不语,却见外面拓跋星的声音传来:“叙旧完毕啦?”

  范登慌忙朝拓跋星拱手道:“见过星主!”

  拓跋星很有气势的大手一挥,然后坐到房里的主位,道:“免礼啦,既然你是季子文的朋友,季子文又是我的朋友,以后除了特殊场合,无需多礼了!”

  季子文惊讶道:“星主?这是你们如意楼的称呼么?话说,拓跋,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

  拓跋星一愣,又道:“我哪里有什么事情瞒着季兄,不信你可以问我龙玉师伯,或是问你的好朋友范登也是可以的!”

  季子文不由朝范登看去,却见范登脸上犹豫稍露即逝,只听范登道:“星主,其实就相当于如意楼九宫偏门的门主!”

  季子文看着拓跋星,只见他丝毫不为星主之职在自己面前显摆,又想到自己就快离开齐国,便朝他俩道:“拓跋兄,范兄,再过几日,我便要离开齐国了,我这次来,也是想趁这个机会,向两位告别!”

  拓跋星讶道:“为什么走得这么急?莫非是要去追三娘?”

  M最新章A节¤上酷☆匠网H

  范登也道:“是啊,我们刚刚见面,何不在临淄多留几日?我也好介绍我的老师给你认识。”

  季子文黯然之色显现脸色,狂天即将突破之事,除了百家传人,其他人又怎么会相信这么荒谬的事呢?况且,他们也不过凡人,天塌下有高个顶着,天下如此多的半圣,他们除了劝自己不要自以为是,狂妄自大,还能说什么呢?可对季子文自己来说,狂天,那是他心底的噩梦,也是他穿越这一世的任务!

  他不由道:“有些事,你们还不明白,即便我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相信,或许龙玉道人知道一些,你们想我知道这么急着走的话,不妨去问她吧!”

  范登看着拓跋星,拓跋星却是一脸好奇,问道:“季兄,莫非,你心魔发作那晚,对我师伯做了什么特别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