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朗乾坤之下,齐国没有王法了么?”

  于野冷冷道:“在历下,我舅舅便是王法!”

  季子文争辩无用,朝两个卫兵道:“那我们就去衙门,我倒要看看历下的父母官如何处置的!”

  卫兵见季子文同意,不由松了一口气,之后就不管他们的事了。

  于野季子文王翠萱来到历下城中县衙,县令刚刚睡醒,便听仆人告知有人报案,连忙穿上官袍,通告大堂。

  “堂下何人?”

  季子文只拱了拱道:“晚生季国举人季子文,拜见大人。”

  县令一听是季国人,关乎两国交情,他不由神情一凛,道:“你有何事?”

  季子文还没来得及说,于野便抢先道:“大人,我要告此人先惊我马匹于前,伤我于后!”

  县令拍拍了惊堂木,斥道:“不得喧哗!你又是何人?”

  于野道:“我乃城主田季之甥于野。”

  县令看了看堂下三人两男一女约略猜测了事情的经过,朝季子文道:“季子文,你可认罪?”

  季子文淡淡一笑,道:“我何罪之有?”

  县令道:“于野所告是否所实?卫兵何在?”

  卫兵跑进堂来,跪下道:“回大人,却是事实!”

  季子文冷冷道:“晚生不才,想请教大人一个问题!”

  县令道:“请说。”

  季子文道:“当街纵马伤人当何罪?”

  “马祸致人伤残者,流两千五百里,致人死亡者,则依当时情形而定!”书吏在一旁替县令解释道。

  季子文道:“晚生要状告于野当街骑马,纵马伤人。”

  季子文朝王翠萱点了点头,王翠萱闭目凝神,忽然睁开双眼朝于野看去,于野趾高气扬地看着王翠萱,得意忘形。

  他心神一动,忽然耳中传来王翠萱轻声传语:“犬可以为羊!”

  一股奇异的信息传入他的脑海。

  只见,自己骑于一匹宝马之上,宝马狂奔,风驰电掣,他怎么也不能让它停下来,他冲入人潮的街上,他呼喊,都让开,都让开。人群散开,却见前方一个孩童听不懂他的话语,宝马朝那孩童冲击而去……

  县令对于野道:“于野,季子文告你纵马伤人,你可认罪?”

  于野被幻想所迷惑,理智失去作用,哭丧着脸道:“我认罪。”

  县令惊讶道:“你认罪?”

  于野点了点头,悲伤写在脸上,道:“我认罪,我不该当街骑马,我错了。”

  县令揉了揉眼睛,心里虽然不可思议,这纨绔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但还是点了点头,道:“你们可以走了,于野押下。”

  等季子文两人走后,于野忽然清醒过来,心智重新开启,稍微愣了一下,知道刚才被那妖女迷惑,不由大怒,朝那县令道:“你这无能的县令,就这么轻易放他们走了,本少爷亲自和我舅舅说去。”

  遇上这等事,王翠萱却也是没有心思再去逛街,和季子文一同返回客栈。

  王翠萱初施名法,却是大有所获,和惠恒说明了一下情况,惠恒又指点了一番,王翠萱便返回房中感悟。

  季子文对惠恒道:“惠老,你可知道历下城主田季为人?”

  惠恒抚须道:“据说有大将之才,至于其为人老酒鬼也不是很清楚。”

  季子文忽然神色一凛,《圣道实录》忽然感应到妖魔的气息,竟然像是在肆无忌惮的释放威压,他不由大惊,当下对惠恒道:“历下城内居然有妖魔的气息。”

  惠恒也是讶然,对季子文道:“你可否感知他在何处?”

  季子文点了点头,道:“或许已经有人族和他在战斗,否则他不会如此肆无忌惮,必然是身处绝境!”

  惠恒道:“我们也去看看吧!”

  两人飞奔而出,沿着淄水而上,历下郊外的一条支流中却见一群黑衣武士齐攻一个似人非人的怪物。

  惠恒道:“魔族便是此模样?似乎也人族并无区别!”

  季子文道:“且看他血气充斥的双目,他身上的煞气萦绕,至少魔师甚至魔宗的境界。”

  季子文却是在意那群黑衣武士,他忽然想起拓跋星来。

  他不由朝河边的柳树的阴避处看去,却见那里果然有一股才气传来。

  拓跋星喜欢躲在暗处出手,这是他的行事法则。

  季子文当下不顾那妖魔狂暴着在黑衣武士中横冲直撞,微微一笑对惠恒道:“我去见个朋友,惠老先注意一下这魔族的术法准则。”

  说完他便朝拓跋星所在之处走去。

  拓跋星早看到了季子文,却也不想因为季子文的出现而现身,他以为季子文改变主意前来齐国投靠他,待季子文走到面前才道:“季兄,数日不见,竟然已是举人文位在身,恭喜了,我当初的邀请依然有效,季兄考虑一下!”

  季子文道:“拓跋兄,小弟此次来齐国却是想往圣墟悟道,不知道拓跋兄能否给小弟引路?”

  拓跋星笑道:“好说,我也正好要去圣墟一趟,且待我解决了这魔煞,我可追了他近十天之久!”

  只听惠恒在河边道:“不好,这魔族要逃!”

  拓跋星朝季子文看了一眼,似乎想隐藏什么一般,道:“不知道季兄手段如何?”

  季子文正想取这魔煞之魂,不由兴奋道:“且瞧我的。”

  他微微抬起书生剑,胸中擎天笔缓缓跃出,墨点一现,光板上字迹翩然而出:

  (¤酷匠Y(网永@久X免费看z小J(说d

  “魂摇梦断似江南,白沙满眼潇湘路。

  树里行人惊宿鹜,淄水月上淡窥林。”

  淄水畔水、月、林维妙维肖的景象瞬间描绘在众人眼前。淄水细流蜿蜒流淌于白沙滩,季子文才气四溢,持剑踏步于淄水之上,水不沾鞋。

  魔煞早被黑衣武士耗费了太多体力,威压又起,双目如同喷出火焰一般,一股血腥的味道传来,只见他疾步如影,想要脱离黑衣武士的纠缠。

  黑衣武士速度也十分惊人,他们身体被异术凝炼过,遇强则强,以生命换来战时的潜力无限,根本不给那魔煞半点机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