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师道虽然早知道司马无瑾会参与这件事,只是没想到他会派人和季子文一同进入渠梁山,他不禁惊讶道:“那你那同伴现在何处?”

  季子文摇头。

  种师道又问:“那他叫什么名字,住哪里,可有功名在身?”

  季子文想了一会,淡然道:“却是不能告诉太师,否则,他必有生命危险。”

  种师道微微点头表示明白,轻声道:“算老夫相信你这一次,此际,崇阳县守军不过三千,是否要向其他州府传令派出援军?”

  季子文摇头道:“只要太师前往,三千守军占领渠梁山足已,妖王一见季国军队入阵攻打渠梁山,他绝不敢迎战,妖族此次失却《易典》便代表他们无法从大荒传送到季国,而我季国进可攻,退可返回阵外,此关卡季国若得,至少可保烽火关十年安宁。”

  种师道凝神看了季子文一眼,道:“老夫相信你,也希望你不要辜负老夫的期望,你要知道,太子殿下还在京都等着你季解元!”

  季子文平静地道:“必不负太师。”

  种师道又想起什么,忽然道:“你说在渠梁山抢夺了刚出世的圣物,可否给老夫一观?”

  季子文心念一动,一朵猩红的莲花便出现在自己手中,在《圣道实录》中阴阳鱼长久酝酿下更显妖娆。

  种师道目光忽然一滞,惊异道:“业火红莲?”

  季子文同样讶然,又想到种师道的年龄,随后释然道:“据妖王所说正是此物。”

  种师道点了点,抚须道:“此红莲似乎并没有成熟。”

  季子文点了点头,道:“我也在想如何才能让它快点成熟。”

  种师道凛然道:“传闻圣墟中生长着一种奇异的妖草,它能吸收日月之精华,凝成精魄于叶上,这种精魄能让其他植物迅速成熟,业火红莲虽然是圣物,但也是植类,你可以去圣墟碰碰运气。”

  季子文道:“圣墟在哪里?”

  种师道摸了摸胡须,道:“齐国圣墟之名季解元竟然没有听过?”

  季子文摇了摇头,种师道又道:“齐国浮华之境,然孟圣却曾言,‘虽千万人吾往已’,说的便是此地。”

  种师道见季子文似乎真不懂的样子便继续道:“齐国圣墟现在成为学子争相赶往的圣地,感悟圣人一语,便能突破一个境界,季解元也可以去感悟一下。”

  说道感悟,季子文又记起刚刚被《圣道实录》融合的《易典》,想着过段时间体悟一下这《易典》的作用。

  种师道率军破阵攻打渠梁山,妖王不战而逃,种师道守住季国通往大荒的传送阵,不提。

  季子文在崇阳县却是找不到范登,京都没有他的消息,知道他必然是不敢回京见司马无瑾躲了起来。

  季子文身上还有范登留下的才气标识,他不怕范登找不到自己,不由拉着王翠萱,在惠恒的陪同下,朝东方齐国而去。

  季子文却是忘记了一个人,种师道府中的三娘。

  三娘看着季子文离开的方向,季子文和王翠萱嬉笑玩闹的样子又出现在她眼前,她的眼眸里不由现出泪光。

  她定了定神,一阵微风拂来,却是已有丝毫寒意,她不由缩了缩紫衫,朝他们所走的方向追去。

  三娘只是想不到自己刚刚逃出齐国,不到一个月时间,竟然又从季国返回齐国,天意弄人,她连自己都无法弄清楚自己的想法。

  经过季国与齐国的边关将武台,一路沿着淄水,顺流而下,便抵达齐国第一站,历下城。

  齐国乃是太公姜圣的封地,自古以来才子战将辈出,从来都不是一个弱国,相比季国,齐国更具文人气息,然而齐国吞并东齐夷族,千百年来交融之下,齐国又显开放通达。

  历下城内。

  “莫道行人早,更有早行人。”

  大清早,季子文就被翠萱拉出来逛街,也想多了解一下齐国风情的季子文欣然答应。

  刚从客栈出来,一匹马便横冲直撞而过,王翠萱因为走在前面,惊吓地跳到一旁,怒喝了一声:“赶着去投胎么?”

  季子文道:“说不定就是这么想的。”

  他不由将才气凝于手上,一弹而出,马惊如狂,只见那马上青年晃荡了几下便摔了个满地爬。

  王翠萱不知是季子文暗中使劲才有的结果,大笑道:“果然。”

  那青年从地上爬了起来,愤怒扭曲了他俊秀英气的脸,他朝来往的人群喝道:“谁他娘的暗算我?”

  季子文笑笑不答话,那青年朝王翠萱走来怒喝:“笑什么笑!”

  王翠萱当然不怕,她也凝眼怒视。

  青年见到王翠萱的脸,猛然一灰,忽然又道:“小生乃是历下城主田季的外甥于野,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王翠萱当下哼了一声不理于野,拉着季子文的手便往前走去。

  于野见王翠萱不理他,绛红着的脸怒喝道:“站住,喂,我说你们两个,惊了本少爷的马,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走了吗?”

  季子文微微怒道:“那你想怎么样?”

  于野扭曲的脸看着王翠萱都要流下哈喇子来,他嘴里道:“让你身边的小妞陪本少爷一晚,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季子文还没说话,王翠萱便道:“纨绔子弟,你当我是什么了?”

  于野哈哈一笑,道:“在历下城,我舅舅说了算,你们最好乖乖听话,否则,哼哼。”

  他说话间,一对卫兵走来过来。

  7酷匠m网{首P+发|…

  于野不由喊道:“我舅舅是田季,少爷我被人暗算了,马也被惊了,你们快点给我过来!”

  那两个卫兵走过来,对季子文道:“可有此事?”

  季子文道:“此人当街骑马,差点撞到人,他的马突然发狂关路人什么事?”

  于野道:“本少爷的舅舅是田季。”

  那卫兵脸一愣,对季子文道:“不好意思了,你们跟我们去衙门一趟吧!”

  王翠萱红着脸强自道:“评什么,他的马差点撞到人,为什么要我们跟你去衙门?”

  稍微年纪老的卫兵道:“不要让我们难做好么,兄弟,我看你也是明白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