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师道并不是不相信季子文,而是性格上并没有柳世源的果断,这样,便容易丧失太多机会。

  种师道在宴会完毕后便想着再找来季子文沟通一下,但思来想去,他还是放下了这个决断。

  门外一个侍卫进来通报道:“太师,丘太守送与太师的歌姬已在门外等候。”

  那歌姬正是刚从季子文处过来的三娘。

  走进房中,三娘微微一躬身,道:“民女三娘,拜见太师。”

  种师道不由站起来,微笑道:“无需客气,老夫今日在宴会一见三娘,便惊为天人。”

  三娘脸色平静,丝毫没有因当朝太师的夸奖而显露什么表情,她只是缓了缓身子,将遮挡妙丽面容的发丝轻轻拨到一旁,轻声道:“多谢太师夸奖,民女当不得天人之称。”

  种师道道:“当得的,三娘太过谦虚,老夫见三娘舞姿似与其他歌姬不太相似,却是为何?”

  三娘道:“民女原乃齐国之人,学的是剑舞,与季国的舞蹈稍有不同。”

  种师道颔首道:“原来如此。”

  “不知老夫是否有幸观赏三娘的剑舞?”种师道摸着修长的胡须道。

  三娘道:“民女之幸。”

  三娘轻轻握住长剑,剑如秋水。

  她动了,秋水如长天落下,化做无边银河,剑在纤纤素手中婉转腾挪,时而冲天,时而落地,时而化作银衣流光,时光静好,时而又散做漫天繁星,闪闪发亮。

  舞闭。

  三娘静静站立,衣袂飘飘,仿佛天上的仙子,尘世的精灵。

  看完这不是尘世的剑舞,种师道不由微微闭上双眼,又缓缓睁开,对三娘道:“你既然敢来见老夫,可是有什么事?”

  三娘忽然跪下,道:“我有一个朋友,被丘太守莫名冤枉,现在正处于危困之中,希望太师相信他。”

  种师道道:“可是季解元季子文?”

  三娘道:“正是!”

  种师道不敢相信地道:“难道季子文真的毁掉了易典?”

  三娘摇头平声道:“民女不清楚,但民女相信他。”

  种师道道:“那你如何让老夫相信他。”

  三娘道:“他亲自和你明说,你便可以相信他。”

  种师道问道:“他现在何处?”

  三娘闭上双眼,答:“危险之处。”

  夜,像死水一般沉寂。

  季子文转辗无眠,干脆爬到屋顶,寒风呼啸而过。

  夜幕里,一个嘶哑地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南风之薰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

  季子文当下一惊,只见四周酝酿的才气竟然包裹了整座客栈,他发现自己之前一点都没发觉。

  王翠萱和惠恒也从卧室中跑出来,季子文知道对方朝自己而来,不由朝那发出嘶哑声音的地方道:“无耻鼠辈,连面面也不敢露出来么?”

  那人嘶哑的声音继续传来:

  “匪风发兮,匪车偈兮。顾瞻周道,中心怛兮。

  匪风飘兮,匪车嘌兮。顾瞻周道,中心吊兮。”

  风之一起,季子文才发现对方是要致自己于死地,连对话都意思都没有,不由散发才气拼死护住翠萱和惠老。

  惠恒有名师之位,只见他闭目凝神,口中一吐:“凝,飞鸟之影不动。”

  肆虐的狂风仿佛静止,其实只是幻像。事实上,狂风依然在,只是,躲在黑夜的陌生人看到的镜像却是静止的。

  仿佛发觉自己的才气失效一般,发出嘶哑声音的人从夜空慢慢闪现而出,静立在惠恒面前。

  “你是谁?”黑影道。

  惠恒道:“公认为我是谁?”

  黑影道:“谁能亨鱼?溉之釜鬵。谁将西归?怀之好音。”

  肃杀之气瞬间出现,只见他手中空无一物却突然凝成剑,他喝道:“杀。”

  才气如虹,出剑如雨,两人相近不过三尺,在黑影看来,此剑避无可避。

  季子文不由为惠老抽了一口气。

  惠恒一动不动,口说:“白马非马!”

  只见他身形一动,那剑便刺中他的一个残影,他的速度彷如雷电,让人眼花缭乱。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

  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

  ‘酷sm匠a网J首发8、

  黑影一击不中,才气更是膨胀,狂风更加肆虐,他的目标转向实力最弱的王翠萱。

  季子文当下一惊,用自己的身体挡住那击向王翠萱剑之风气。

  他抹掉嘴角血迹,《圣道实录》中阴阳鱼乍现,浑身紫气萦绕,金笔受到感应,激荡而出。

  季子文边写边吟:

  “解落三秋叶,能开二月花。过江千尺浪,入竹万竿斜。”

  李峤的《风》一被吟出,狂风对狂风,两股风瞬间碰撞,激起一阵龙旋,只见客栈屋顶被卷入空中,石碎木裂,落下一阵瓦砾雨。

  黑影一动,持剑直直刺向季子文,季子文同样持剑格挡,黑影剑术高超,根本不是季子文只会直刺横砍的技术所能抵挡,片刻,他身上便多了几条粗大的血痕。

  忽然,天空滂湃的才气云涌而来,黑影忽然凝神不动,嘴里道:“风。”

  那道黑影消失不见,仿佛从来就没出现过黑影,只有下肆虐的狂风。

  种师道看着破烂的客栈,朝季子文道:“看来老夫来得并不算太晚。”

  衣衫残破的季子文不顾身上的伤口,扶起王翠萱,对种师道道:“多谢太师救命之恩。”

  种师道道:“为何有人要杀你?”

  季子文道:“太师为何又不相信我?”

  种师道闭上双眼,道:“非是老夫不信任你,而是你的话不能服众。”

  季子文道:“机会稍纵即逝,太师若无法把握这次机会,等渠梁山阵破之日,必然后悔莫及。”

  种师道闻言不由心里一怒,却没有显露出来,只道:“你先告诉老夫,谁要杀你。”

  季子文道:“无非两人,你也知道,何必要问,此次我进入渠梁山,却是和另外一个同伴同时进去的,他身具司马大学士的秘术,差点将妖王百战狂狮的《易典》偷盗而出,生死之际,我们不得不将毁坏的《易典》和妖王作为交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