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九,潜龙勿用。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九四,或跃在渊,无咎。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九,亢龙有悔……”

  季子文写完,只见跌落在一旁的宝盒《易典》心生感应,突出黑布冲天而出,宝盒打开,一道光现,隐约中,季子文所写便在《易典》开启的光芒中显露出来。

  百战狂狮想不到这个人蛮也能启动《易典》,心思一动,不由朝季子文飞扑过来。

  季子文身上《圣道实录》一感到《易典》的气息,阴阳鱼忽然丢下业火红莲的指引,一道微弱的混沌光芒一闪而没,一股紫气瞬间将《易典》包裹,片刻,便将其吞噬,《易典》光芒消失,空荡荡的宝盒跌落在地。

  百战狂狮一爪勾起季子文,将他击飞好远。

  只见空中紫光大作,狂狮铜铃大眼眼中寒光闪烁,暗道一声不好,它放下想要洞穿季子文的爪子,又朝宝盒《易典》扑将二去。

  然而,阴阳鱼哪里害怕他这个妖王,如雷似电的气息一动,紫光闪现间,狠狠地给了妖王一击。

  妖王一扑而空,胳膊被匪夷所思的雷电化破,一种麻痹的痛疼感蔓延全身。

  季子文拉起范登,收了红莲,朝远处掠去。

  《圣道实录》中的才气乃是众圣封印狂天的力量,妖王在阴阳鱼眼里不过小菜一碟。

  季子文虽然懂得阴阳鱼的强大,但他也明白自己并没有能力击败妖王。

  业火红莲不知道如何施展威力,《易典》又被《圣道实录》吃了,季子文没有办法再施展更厉害的招式去和百战狂狮对战,趁它还在麻痹的过程中,自然而然想到的是三十六计中的走为上策。

  季子文对范登道:“抱歉,范兄,日前是我不对,希望范兄不要放在心上。”

  范登吐出一口鲜血,虚弱地道:“季兄,你又救了我一命。”

  季子文道:“此事因为我而起,救命一事请不要再提,只是,你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易典》……”

  范登打断季子文的话语,道:“《易典》对活着来说,简直微不足道,诗词总有机会得到,但命,只有一条。”

  季子文也不好再说自己的《圣道实录》将《易典》融合了,不过他却道:“范兄,易典我无法给你,但其中的诗文,等回去以后,我会想办法帮你弄来!”

  范登也只笑笑,哪里知道《圣道实录》的存在,《易典》身为圣物,残本也才两本,现在《易典》被季子文所毁,想要再获得其中的诗文,简直难如登天。

  季子文道:“范兄,出阵的事还得拜托你了。”

  范登道:“义不容辞。”

  岐山道崇阳县。

  “这么说来,你的心魔比你还强大?”惠恒听季子文简要说过渠梁山之事后,却对他的心魔十分感性。

  季子文点了点道:“不错,他出现的那刻,我心神的竟然无力抵抗,导致我的体魄轮为他的奴隶。”

  王翠萱道:“季哥,别想这么多,回来就好。”

  季子文狠狠抱住了她,道:“那个时候,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萱妹了。”

  酷l匠*网唯}一=Q正Ap版,en其他都J#是bo盗(版

  王翠萱脸露笑容,柔声道:“现在不是见到了么?”

  惠恒道:“唉喂,当着老酒鬼的面就这样了?”

  王翠萱佯怒,嬉笑道:“老奴没听说过非礼勿视吗?”

  季子文忽然想起红莲,于是道:“对了,惠老,你看看这东西!”

  季子文将红莲放到桌面上,只见火光一下将桌子燃烧噬烬,三人眼里尽是不可思议。

  季子文又道:“据渠梁山的妖王说,这业火红莲是一件圣物。”

  惠恒凝神看着快要埋到土里的红莲,忽然道:“这红莲非木非火,乃是兵戈,属金!”

  季子文伸手朝地上一抓,红莲便飞入他手中,他翻转着红莲道:“不知道它怎么施展威力的,对战妖王之时,我将它当做砖头扔,却是没有一点威力。”

  惠恒摸了摸额头的汗珠,道:“家主,可否给我研究一下?”

  季子文点头,朝惠恒扔去,惠恒想要去接,只见那红莲火光顿生,一个光波先红莲而去。

  惠恒早看出这红莲有自己的意识,霞光一现,他便觉得不对,见势将举起的手突然收回,身子朝后一跳,只见自己原先所立的地上被光波击开一个大洞,洞中溢出丝丝火光和烟雾。

  红莲漂浮在空中,荆棘如刀剑,莲中火花如烈焰,它身上的光辉越来越强,仿佛片刻就要爆炸。

  惠恒面露惧意,心道这红莲的自我意志真强,他连忙朝季子文道:“算了,我不打算研究了,家主你收回去吧!”

  季子文手一挥,红莲膨胀不现,一下便飞回季子文手中。

  季子文笑着道:“似乎就这么些效果,攻击力太差。”

  只见那红莲在他手中微微一跳,像是不认同季子文的话一般,然而三人只顾说话都没有注意红莲那委屈的样子。

  翠萱高兴地道:“既然是圣物,想来,只是还有特别之处没有被发现而已。”

  惠恒沉思了片刻,道:“先不管这个,范小子怎么样了?”

  季子文道:“只是小伤,以他举人的文位,加上文魄将筑文殿,修养一夜就好了。”

  惠恒道:“他人现在在哪?”

  季子文道:“出阵之后便失去踪迹。”

  惠恒叹息一声,道:“范小子怎么会跟司马无瑾扯上关系呢?难道他在认识你之前就是司马老贼的人?”

  季子文摇摇头,笑道:“管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对我而言,只要他真心对我,便是知己好友。”

  惠恒道:“怕就怕他会受人胁迫!”

  季子文道:“他不像能被人胁迫的人,他的意志很强,我倒是害怕自己会伤了他。”

  季子文又搂住王翠萱,道:“萱妹,如果我下一次心魔出现的时候,你记得一定要跑远一点。”

  王翠萱心里感受季子文的关心和情意,微微红着脸,点了点头,依偎在他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