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师道坐于主位,凝目瞧着季子文道:“季解元,你对太子殿下怎么看?”

  季子文心里一怔,莫非种师道在怀疑我和太子间有什么龌龊?不过片刻他便释然,微笑道:“殿下虽然年少贪玩,但却机敏有担当,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季子文用了朋友二字,自然是很高的评价了,自古以来,王室素来自称孤家寡人,从来都是孤老一生,很少有相知相性的知己好友。

  种师道也不在意,自顾道:“自从老夫教太子学文以来,太子都一直漫不经心,有时尚隐约有种反抗的意味在其中,自先秦缔约以来,老夫只怕殿下走上歧路……”

  季子文惶然一惊,原来这老头已经隐约知道了一些,他不由道:“大学士知道学生的事吗?”

  种师道道:“略有所闻,但却知之不多。”

  季子文平声道:“我从六岁习文识字,十二岁便去考童生,可是却六年连续不中,直到今年,后来的事大学士应该很清楚了,太子殿下此时虽然有些贪玩,那是他还没有感觉到他的责任,毕竟皇上尚且年轻,又是一代文昊圣泽的英明君主,太子殿下稍微任性一点也在情理之中。”

  种师道微微点头,道:“希望吧,季解元和太子最近走得很近,也替老夫和皇上多看着一点他吧!”

  季子文道:“必不负所托。”

  种师道又道:“今日老夫邀你过来,却是另有其事。”

  季子文一愣,道:“大学士请讲。”

  种师道站了起来,示意外面的一个仆童将门关上,他跨着短小的步子走了几步,才道:“老夫希望季解元不要去躺新法这滩坏水。”

  季子文道:“怎么说?”

  种师道凝神季子文,道:“老夫知道解元怀着一颗抱负国家的心思,你昨日的奏对听得老夫也是激动不已,然而,你说的那些东西要真正实行起来,却是非常的难了,况且,变革新法原本是好的,大家都知道,然而,却容易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所利用,季国现在这种情形便是新法所导致。”

  季子文道:“可是,只要百姓真正得到了好处不就行了?”

  种师道道:“你想得简单,权势一旦在身,谁还会想着让出呢?”

  《W酷@匠B_网正z"版首发

  季子文惊诧,原来这种师道也是中立派,道:“大学士说的两派之争,会波及很广?”

  种师道道:“这是必然!天下学子皆以两派之争为荣,季解元是我季国的人才,未来的路还很长,特别是,太子殿下对你感觉很好,所以,我才希望解元不要触碰新法。”

  季子文道:“可是皇上现在只怕就是想以我为突破口为新法壮势了!”

  种师道微微笑道:“解元倒是个明白人,这件事交就给老夫吧!”

  他说完,从白玉壁上的木格中取出一副地图,示意季子文走近一些,然后道:“这是渠梁山的地图,近日,那里妖族狂乱,妖气冲天,妖族新生圣物出世的迹象,附近人族牵走数百里也不胜其扰,岐山道太守希望朝廷派兵征讨,然而渠梁地处悬崖之外,征讨之难那太守也自知,于是便想要朝廷派上一个大学士前去捣毁这个圣物。”

  季子文道:“那皇上准备派种大学士前往渠梁山?”

  种师道点头道:“不错,所以,如果你逃脱京城这团乱泥,渠梁山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季子文道:“那就谢谢大学士了。”

  退出鸾凤阁后,季子文又来到东宫,刘复将他领进观星楼。

  赵逸一脸欠揍的凑过脸来朝季子文问道:“本宫那老师和你说了什么?”

  季子文不由一脸严肃道:“殿下,身为太子,整天荒唐浪荡没个正形,对于治国平天下你可有一丁点理解?”

  赵逸指着季子文,惊奇道:“你,你,季子文被种太师附体啦?刘复,刘复,快去弄一碗清醒汤过来!”

  季子文憋不住笑了出来,叫他装老他还真装不像,他不由苦口婆心地道:“殿下,你也该想想皇上的操劳,他那么操劳为了谁,你仔细瞧瞧你父皇的脸,跟你小时候变化有多大,你现在已经长大了,应该懂事了,皇上已经够忙的了,殿下不应该让他再为你的事而担心,你也应该负起身为太子的责任!”

  赵逸苦笑:“季子文,今天你话风怎么突然变了?”

  季子文心里叹了一声,道:“算了,懒得再和你多嘴,该明白的时候你总会明白的,对了,殿下今天找我什么事?”

  赵逸忽然想起什么,面露喜色,道:“你来看,这团星云!”

  季子文凝神看向阴阳鼎中那团星云,好奇怪的星体。

  “黑洞?殿下小心!”他心念偶然一动。

  一股强大煞气突然阴阳鼎中窜出。

  季子文才气急忙护住赵逸,煞气像是懂人性似的,见无法击破赵逸身上的才气护体,又改变急冲冲射入季子文体内。

  季子文体内金笔浑然不觉,《圣道实录》忽然放出一道紫光,慢慢将那道煞气吞噬。

  惊吓躺在地上的赵逸爬了起来,目光对季子文既是感激又是关心,见季子文像是受伤的模样,惊慌道:“怎么样,季子文,你可别有事啊,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情况!”

  季子文抚了抚胸中的气息,佯怒道:“怎么说话的,什么叫你可别有事,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

  赵逸也学着他的样子抚了抚胸口,仿佛一颗心落到底,才道:“还好,还好!”

  季子文道:“殿下怎么发现这个黑洞的?”

  赵逸道:“我也不知道,今早起来我就发现它在那里了,仿佛一直就在那里,仿佛又刚刚出现。”

  季子文不由道:“殿下,以后就当它不存在,千万不要再去试探它了,它似乎能感觉到我们在监视它而反过来攻击我们。”

  赵逸一脸兴奋地道:“这难道就是天星笔录里的魔星?”

  忽然,他脸色一变,深沉地道:“糟糕,乱世真的要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