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不顾附近才子互相吹捧了一番。

  却听一人忽然高声道:“这也算诗?那大家都随意做几首,还要去猎杀妖魔做什么?”

  济宁公主脸色一凝,明白有人来文会捣乱。

  驸马李恪站了出来,他是上届殿试的探花,进士之身。浑身才气忽然冲天而起,炸雷一般朝那人问道:“不知道兄台猎杀过几头妖魔?”

  季子文一惊,这驸马好大的威压。

  只见那人忽然口吐白沫,翻身便倒在地上。季子文心里叹道,这是下马威吧,这个文会目的的似乎不简单。

  李恪朝门外等候已久的侍卫道:“拉出去,去通告师院,取消他的秋闱资格。”

  原本欢腾的文会忽然变得寂静起来,众人都被李恪的威压吓到了,虽然不是朝自己而来。

  李恪瞧了瞧众人,脸色一缓,笑道:“大家不必惊慌,继续,继续,现在我们来说说秋闱的题目吧!”

  众人都是呼出一口气,不知道谁先说出了此次文会猜测的诗词考的题目,众秀才方才你一言我一语交谈起来。但刚才的悸动却始终挥之不去。

  范登道:“季兄,你认为此次的题目会是什么?”

  季子文道:“我哪里知道?”

  范登不由疑惑道:“季兄你就别骗我了,我看你一脸成竹在胸的样子,怎么会不知道呢,况且,季兄不是住在刘大人府上吗?”

  季子文苦笑,他是胸有成竹,但那是因为有作弊器啊。

  他不由道:“范兄有什么消息没?小弟是真不知道。”

  范登道:“我猜测是边寨诗吧,因为柳大学士刚刚从边关归来。”

  季子文点了点头,道:“这里的功课必须做一做。”

  旁边一个秀才靠过来道:“小生与二位不谋二合,不知道可否交流一下?”

  范登做了个请的姿势,只听那秀才道:“此战,柳大人先声惊人,突然率军支援烽火关,打了妖族一个措手不及,自然是要歌颂朝廷用兵得当,而烽火关差点失守,虽然最后夺了回来,守将功过相抵,自然不能过于写边将英勇的内容。”

  季子文心跳动了一下,原来朝廷还有这层理解在上面,难怪刘戴这个兵部侍郎做得不开心。

  范登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连忙在心底做了底,但想刘戴关系这层,于是道:“可是,我听说烽火关前守将刘戴乃是柳大学士的弟子。”

  @t酷匠网m永dB久`免K/费看小说q

  那人道:“这点我自然也知道,但你要知道,阅卷的大学士有三,只是这次以柳大学士为主而已,你怎么确定看你卷子的是柳大学士呢,所有边将的内容可以提,但绝不能多写。”

  范登季子文都是颔首。

  范登连忙问道:“敢问兄台大名。”

  “朱玉钧!”

  朱玉钧话一出口,范登季子文突然愣了好一会。

  只听李恪忽然在主位台站了起来,他高声道:“诸位,诸位,且停。”

  三人不再言语,齐看向李恪。

  李恪道:“诸位,时政题,我敢担保,就是此题无疑了,我想知道各位会怎么写呢?”

  范登憋了很久的怒气一下爆发出来,道:“既然是针砭时弊,那么,当然是要大胆的打击新法了!”

  许多秀才跟风道:“不错,新法弄得季国民不聊生,边关动荡,必须坚决贬伐它!”

  季子文当下不语,这是一个局。

  他忽然看到那两个女童从厅外走进来,拿着笔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朱玉钧道:“诸位,我却不这么认为,要知道新法的目的在于民生,不知道诸位的民不聊生从何而来,边关动荡又和新法有何关系,你又知道此次烽火关支援战役的军费从何而来……”

  朱玉钧说了一大堆,全是说新法的好。

  范登喝道:“胡说八道,姓朱的,你这么说新法的好,难道就想遮掩悠悠众口么?”

  李恪十分不满地看了范登一眼,道:“停,这里不是你们家菜市场,哼。”

  朱玉钧道:“我不过提出我的意见。”

  李恪道:“意见很好,还有谁意见不同?”

  范登自然把头撇到一边,道:“哼,我就不同意他的意见。”

  李恪从女童拿来一张纸,看了几眼道:“很好,岐山道范登,还有和他一样意见的么?”

  他又看了几眼,连续报出一堆名字,最后平静地道:“刚才我念到的名字!”

  那平静的语气仿佛暴风雨到来的预兆。

  “几日后的秋闱都不需要去了!”

  众人哗然,支持新法的人都面露喜色。

  范登被怒火胀得脸色发红,道:“凭什么?”

  李恪忽然放出一阵威压,范登立即脸上苍白。

  季子文不由扶住范登,挺身而出道:“驸马爷莫非是要以势压人?”

  李恪哈哈一笑,从女童处又拿出一张纸:“文阳道季子文,早听说过你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凡响。”

  季子文才气上涌,金笔在胸中游弋起来,他丝毫不惧那道轰然灌顶的气势威压,他全身包裹在一道金光之内,连带附近的范登也一同保护了起来,他低沉道:“驸马爷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李恪冷冷道:“是又如何?”

  季子文战意正盛,道:“那就一战吧!”

  李恪身为进士,对方一介秀才,居然说要一战,他仿佛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突然大笑起来,甚至连身体都弯了下去。

  许久,他才捧着肚子缓缓立直,炸雷之声遽然响起:“放!”

  忽然,一道才气忽然放出数十道光芒,他竟然偷袭,在刚才大笑之际,他心中的笔魄早已做好战斗准备。

  那数十道光芒朝那些持反对意见的秀才直击而去。

  季子文彷然大悟,原来如此,当下战斗之际,被李恪的诡诈所欺,忽然对于兵家之阵又领悟了一分。

  “兵者,诡道也!”

  他大喝了一声,擎天笔龙游而出,继而,一道墨滴绽现金笔之上,墨点竟然凭空生成: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和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