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元帅,营外一个自称季子文的秀才求见!”一号令兵跪立帅帐外。

  “季子文?原来是他,他为何在这太白山下?”柳世源敲着桌子心里默念,良久才道:“带他进来吧!”

  季子文下山便以才气配合三境的《钱塘江春行》疾速前行,妖王早他一步率军赶往五丈原,他不敢稍作休息,一路疾行终于在路途看到大学士柳世源的帅旗。

  zd酷匠C网永久免*费J‘看#h小;说P

  据说柳世源是这届秋闱的主持人,季子文也不以军伍之称呈报,仅以秀才身法以增加柳世源的好感。

  “学生季子文,拜见大学士。”季子文进门便对柳世源作揖。

  柳世源笑脸盈盈,摆了摆袖,客气道:“军伍中不需多礼。”

  季子文连说不敢,然后才道:“学生本是烽火关死亡谷的农兵,与韩副都尉的大军失去联络于五丈原的戈壁滩,然后逃窜到大雪山之下,妖族大军竟然也往大雪山开拨,此刻,妖族大军却是往五丈原去了,于是我急忙前来通信。”

  柳世源道:“你又如何得知我军就在路途?”

  季子文同样怕柳世源认为他是奸细,便实情道:“我与韩都尉约定,到大漠河便于烽火关联系,趁妖王不在之际迅速夹攻五丈原,妖王必然回救五丈原,大学士同样不会让妖王安稳的去五丈原,这么一想,学生便疾速跑来通报。”

  柳世源略带欣赏地赞道:“不错,就在刚才,我已经传令,全速追击妖王,片刻不再停留,你即是死亡谷的农兵,可取炎泣军找刘戴,让他安排一下你吧!”

  季子文刚要告辞,柳世源又问道:“你可是要参加今年的秋闱?”

  季子文道:“正是。”

  柳世源摸了摸发白的胡子,弹了弹桌子,道:“本官也从徐知府那听说过你,双甲圣童,我看好你,你去吧!”

  季子文折身又拜了一下,才退出帅帐,径直朝炎泣军所部走去。

  刘戴早就听说季子文已经到了帅帐,早早在自己营门等候他的到来,毕竟此役若胜,死亡谷当居首功。

  “子文。”

  季子文也看到了刘戴,不由心里一阵宽慰,他道:“报都尉,死亡谷农兵季子文前来报道!”

  刘戴哈哈大笑,道:“听韩峰说,死亡谷三千军旅竟然在十数万妖族大军中左突右击,神猛无比都是你的功劳。”

  “韩副都尉太客气了,对了,副都尉说都尉受伤了,现在怎么样了?”

  刘戴摸了摸胸口,道:“无碍,小伤而已,即在战场,哪有不受伤的道理。”

  季子文又问:“死亡谷如何?”

  “不用担心你的小情人,翰林李玉大人早率军出发救死亡谷,比我们还快两天,不会有事的。”

  入住营内,一夜追击,无话。

  次日,大军终于追上妖族大军。

  大学士浑然才气笼罩整个军队。

  只听柳世源胸口升腾出一支黑笔,笔上点墨挥洒,一片光板出现在天际,一道龙吟之声响起。

  他忽而吟道:

  “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

  来者犹可追。

  已而已而。

  今之从政者殆而。”

  只见苍穹只顶的云彩尽然漂浮于两军阵前。柳世源才气直上云霄,以一人之力抵抗住妖王莫犀的耀眼强光。

  莫犀大笑而出:“季国无人矣,竟然派来你这老王八!”

  柳世源虽然九十岁余,然而大学士文位的他让人看来也就六七十的样子。

  显然,莫犀和柳世源倒是老相识了。

  激将法对柳世源不痛不痒,他的才气云彩护住军队,大地恍然震动,天地间遽然出现一座巍峨高山,直匆匆朝妖族大军压下。

  莫犀忽然冲天而起,白色犀角凭空变大,一阵风雨雷动,竟然硬生生将大山举起。

  莫犀口吐火焰,竟然烽火燎原。

  柳世源喝了一声,黑笔顿然出现,光板缓缓印出点墨。

  “卿云烂兮,糺缦缦兮。

  日月光华,旦复旦兮。”

  云彩忽生变化,黑云压城,一阵暴雨突然降下,万物皆苏,瞬间熄灭了长达数十里的长龙。

  战争一触即发。只见光板上字迹又显:

  “明明上天,烂然星陈。

  日月光华,弘于一人。

  日月有常,星辰有行。

  四时从经,万姓允诚。”

  柳世源长袖一挥,全军忽然突击。

  炎泣军乃是前锋,刘戴,季子文等人也是奔袭而出,高举书生剑,配合柳世源的惊动天地的才气,自己也是才气冲顶,斩杀妖兵无数。

  季子文同时发动《圣道实录》,偶然间从远处一个翰林处吸收一个妖将的魂魄,大呼意外,兴奋的表情直接体现在战斗上,犹如上将般在妖族大军中来去自如,砍杀无数妖兵妖司。

  柳世源忽然慢慢吟唱道:

  “于予论乐,配天之灵。

  迁于圣贤,莫不咸听。

  鼚乎鼓之,轩乎舞之。

  菁华已竭,褰裳去之。”

  此四句忽然发出一声龙吟,长空破浪,有如山岳之威瞬间压顶,才气在空中盘旋一阵,龙腾虎跃般直击莫犀刚硬的胸膛,莫犀的胸膛犹如钢铁锻造,强悍的才气在他的胸膛上没有击出半点划痕。

  胸口虽然没有一丝痕迹,莫犀却还是道:“此战算我败了,五丈原,老王八你就拿回去吧!”

  他哼了一声,“不过,下一次,就不会那么容易再让你躲回季国京都养老了!”

  莫犀说完,妖族大军忽然启动什么阵法,竟然全部消失不见。

  季子文当下一惊,手中书生剑刚击中一个妖司竟然凭空不见了,他高声向刘戴问道:“怎么不见了?”

  刘戴将宝剑插上,解释道:“此乃妖族血引之术,面临危机之时,妖王一人之力便将千万妖兵传送至大荒,不过,莫犀损耗血术过度,只怕半年不能动弹了。”

  刘戴说完又道:“大学士一威镇退十万妖军,才是正道。”

  季子文点了点头,秋闱,我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