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阵法取自《圣道实录》,事实上季子文对它威力不甚了解。

  但原本的阵法本应大有来头,共有八阵,取天地阴阳五极之变化,蕴精巧万变于一身,若布阵运转,变化万千,生生不息,有鬼斧神工之神效!

  不过现在拥有才气的兵力有限,况且能主持一门阵法者必须有着高阶的文位,此刻拥有进士文位的人才三个,根本无法布置八阵,勉强凑齐四阵。

  但是对付这些妖兵妖将,应该绰绰有余!季子文心中一阵冷哼。

  众人刚刚布好四阵,只见黑沙滚滚,旌旗蔽空,无数妖兵妖将,杀气腾腾地冲着戈壁滩隐蔽的军营扑将过来!

  众妖兵冲到阵前,看到人族士兵布阵精巧,居然也不急攻,把部队一字排开,翻翻腾腾的旌旗,却并不见有妖将前来挑战。

  这可有些奇怪。一般来说,按妖族性子的急躁暴虐,一个照面就轮着各种奇特兵器或是凭借自己强横的体魄,冲上来拼个你死我活,可这一次,妖兵竟然扎住阵脚。

  众人面面相觑,也不知道妖族这次为什么转了性子。

  韩峰冷哼一声,策马握剑挺身出阵,接着长剑高高举起,散发碧玉光芒的书生剑上挑着夯鹰的头颅。

  韩峰大声喝道:“我以为妖族都是敢冲敢闯的,却没想到是一群孬种!你们这只蹩脚鹰的脑袋就是我割下来的!你们谁敢来为他报仇?”

  他顿了顿,又道:“若是不敢,早日滚出季国,回蛮荒之地奶娃娃去吧,还来这里丢人现眼,我都替你们脸红!”

  韩峰说罢,书生剑一震,嗖地一声,碧玉长剑突地一声,将鹰头脑袋甩在妖兵阵前。

  这般赤裸裸的挑衅,妖兵果然安奈不住,一阵哗然,旌旗晃动,却并没有妖兵冲出阵来,看来这次至少有妖将坐镇?

  韩峰哼地一声冷笑,我倒是要看看,这妖将有多大的能耐!

  韩峰文主意打定,得意洋洋,纵马在妖兵阵前转了两圈,然后回阵而且,待韩峰走了几步,他突然转身,运起才气大声喊道:“你们妖将该不会是没卵蛋的绿毛乌龟吧!”

  季子文说到绿毛的时候,故意口齿不清,让人听起来与绿帽一般。

  妖兵阵内一声霹雳一般怒吼:“你才是乌龟!”

  随着这声怒吼,妖兵潮水一般左右分开,一个粗壮的妖将带着一群妖兵杀气腾腾地冲了过来。

  韩峰大吼一声,说道:“原来妖族还是有几个有胆子的!你可有胆来破我的阵法!”

  那妖将手持钢斧,大吼一声,也不说二话,领着妖兵一口气冲了过来。

  韩峰纵马入阵,季子文,闫从武,王泉林,辉伯等人都对韩峰竖起了大拇指,好一招激将法!

  /●酷a…匠。网首w发T:

  韩峰所守护的生门立即发动阵法,士兵翻翻滚滚,带着铁甲盾牌,竖起一面盾墙,却在正面,留下一个缺口,季子文骑马从缺口处飞驰而入。

  妖将想也不想,领着妖兵潮水一般地涌入这个缺口。

  妖将刚冲入阵中,只看到季子文的一个背影在狭窄的甬道内,四面八方全是带着铁刺的钢盾,只有一路可走。

  妖将想也不想,发了疯一样带着妖兵一窝蜂地朝里冲。无数妖兵你挤我,我挤你,被破拉成了一个一字长蛇阵。

  那妖将一马当先,冲出甬道,却见左右两旁各有两个方阵,季子文在正前方一晃,又闪入正中阵内。

  妖将追了一路,吃了一路的黄灰,却还是只追到半个身影,早就按耐不住,他朝天怒吼一声,身子的肌肉筋骨咯咯一阵暴响,口中突起两颗大獠牙,后背猪鬃凸起,这妖将原来是一只鬃猪。

  鬃猪双眼红了,他眼中只有韩峰一个,二话不说,直接朝韩峰冲了过来。

  韩峰心中冷笑,中了他的激将法,又不顾一切地横冲阵法,看来这头蠢猪,是赶着去投胎了!他刷刷策马一退,人便消失在阵中。

  看着冲过来的鬃猪,季子文心中才气缓缓运击,朝天一指,擎天笔顿然发动,婉转笔出如龙,啸如猛虎。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这《破阵》用在阵法当中,威力顿时倍增,肃杀之气腾然而起,看着无知无惧的鬃猪,季子文又是一阵冷笑。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这两句诗文一出,《圣道实录》即可幻化成一只阴阳鱼,疯狂吞噬着阵内散发的才气。

  须臾,霹雳惊弦的才气顿时凝结成破空飞箭,瞬息之间,直射鬃猪胸口!

  没想到这鬃猪手中钢斧飞掷,与霹雳惊弦在空中猛地相撞,轰然一声,震得大地摇动,黄沙滚滚。

  这鬃猪皮凭着糙肉厚,连退几步,竟然硬生生接下了这一击强横的才气!

  辉伯、王泉林在乾坤二门,同时指挥手下,两军如同合起的两只手掌,把分散在其中的妖兵,如拍苍蝇一样,直接碾压击杀。

  辉伯、王泉林看到鬃猪挡住了季子文才气,二人对视一眼,一起出手!

  “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子曰:‘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

  辉伯、王泉林两句才气顿时凝聚,轰然夹击鬃猪。

  季子文也没想到这鬃猪竟然能顶得住《破阵》疾驰如电的霹雳惊弦!

  不过看到辉伯、王泉林同时出手,季子文体内《圣道实录》漂浮出一道紫光,才气顿时萦绕全身!

  季子文伸手一挥,潇洒自若,仿若天神下世。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鬃猪硕大的猪头噗地一声,腾空飞起,那鬃猪身子还猛地冲出几步,才嘭地一声倒下!

  冲入阵中那些个妖兵妖司,早被砍瓜切菜一般,杀了个干干净净,血尸满地。

  阵法翻滚,辉伯、王泉林、韩峰三人与季子文聚在一起,看着那肥硕的猪头,四人哈哈一阵大笑。

  斩将杀敌,如此这般,定然可以让妖王见识到他们的实力,一定会认为他们才是主力!

  这样他们的计划,定然可以实施。

  辉伯走过来拍了拍季子文的肩膀,说道:“弓如霹雳弦惊,没想到四境的诗句竟然你的才气凝聚出霹雳惊弦!若是你的文位更进一步,我敢保证,这头大肥猪一定可以被你戳穿成糖葫芦!”

  季子文连忙解释道:“此阵之威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