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韩峰仅在死亡谷留下一个都的精锐看护老弱病残,并留下能守就守,不能守便跑的命令。

  三千军队随即开拨,为了吸引妖族探骑的注意,声势之壮,前所未有,并故意在路途摧毁一些妖族刚刚建好的防御工事,暴露自己吸引周围一切妖族兵力的目光,以达到保护死亡谷减轻烽火关压力的目的。

  半日极速行军,他们离死亡谷越来越远。

  因为是白天,妖族新建关隘的抵抗并不是十分顽强,于是,季子文离妖族大军所在却是越来越近。

  韩峰看着远处朝死亡谷方向望去的季子文,微微感慨了一下这个痴情种,然后走到季子文身前道:“前方便是五丈原了,妖王的帅旗就在城里。”

  季子文面容沉重,他们还是来晚了,日头几近西斜,天色一黑,只怕五丈原里的大军就要往前线逼近。

  韩峰并不知道他的想法,以为季子文在担心王翠萱,不由安慰道:“子文,死亡谷一定会没事的,我们这么大的动静,这群智障的妖族应该会拼死追赶我们才对。”

  季子文嗯了一声,笑道:“据探子说,五丈原守城的妖将夯鹰是妖魔合体所生?”

  韩峰不知道他问这个干嘛,只是点了点头等待季子文的后文。

  季子文道:“韩大哥不知道有没有兴趣和我一起去把夯鹰诱杀?”

  韩峰听到季子文对自己称呼不再是都尉前都尉后,这一声大哥让他心底十分舒服,于是道:“敢有不同去之理?”

  季子文又笑着道:“韩大哥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去杀他吗?”

  韩峰壮言道:“这声大哥,既然我韩峰受了,不管兄弟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的。”

  季子文一阵感动,道:“多谢大哥,事不宜迟,大哥先去安排一下军务,我们马上出发,在天黑前到五丈原弄出点动静来。”

  季子文带走韩峰是有考虑的,毕竟韩峰是进士,且摸到了翰林的门道,是他去诱杀夯鹰的一大助力。

  当然这也是由于季子文对王泉林不熟悉,辉伯又年纪太高不忍他冒险的缘故。

  五丈原。

  黄昏的戈壁滩一片金黄,古老的城郭印射云霞的颜色,狂风一起,腐烂以及腥味从城里蔓延出来。

  妖族竟然在屠杀人族俘虏和普通百姓,越来越靠近城池的季子文突然有一种不知名的呕吐感。

  季子文并非没有杀过人,同样他也杀过妖族,但他从来没认为自己能对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百姓下手,即便他们是妖族或者魔族。

  季子文突然仿佛明白了什么,那就是仇恨的来源,他也终于明白圣人的苦心。

  “才气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韩峰在边关多年,这种事情对他来说见惯不惯了,他定了定神,咬着牙安慰道:“我们一定会把他们赶出去的,一定!”

  季子文望了望天际,天虽然没完全黑下来,但月亮却早早从东方稀薄的淡云中钻出。

  季子文知道时间不多,忽而运出才气唤出擎天笔,虚无的脑海中,金笔飞速旋转起来,忽而龙走蛇游,狂霸的雷气四涌,一道炽焰的字在脑海形成。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周围的气流一流动,韩峰知道他在施法,离他们不远五丈原城郭也举起了火把。

  城门缓缓打开,一队妖族人马朝季子文处飞奔而来。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一道狂风卷起一堆黄沙如龙啸般刮向那队妖族人马,瞬间就将他们吞没。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古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季子文一口写下两句,无尽的悲愤与怒气化作一缕青烟,才气冲顶,直上云霄,像是朝五丈原城里妖族宣战,更像祭奠刚被屠杀的俘虏和平民。

  五丈原城郭上夯鹰一见,眼里爆现耀眼的火光,战意从心底萌生,魔族本是人类,他的思维比高等级的妖族更强,但也被季子文激怒。

  夯鹰朝天空喝了一声,双臂忽然化成一对乌黑的翅膀,轻轻一跃,便在天际冲了一个来回。

  他朝季子文的方向呵斥道:“狂妄!”

  韩峰本想前去迎敌,却见季子文又运转才气,便放下已经拔出的书生剑,双目如炬观察四周的情况。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此二句一成,李白的《关山月》连结成篇,如同一张金色的巨网笼罩整个天地。随即,季子文便收敛才气,他的目的只是夯鹰。

  第四阶的律诗放眼于古来边塞上的漫无休止的民族冲突,揭示了战争所造成的巨大牺牲和给无数征人及其家属所带来的痛苦。

  同样入微境界的季子文也能感受到这种痛苦。

  那么,你要战,那便战。

  季子文怒火狂烧,但他却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所来的目的。

  而这种暴怒,正是《天山月》带来的效果,短时间内提升自己的战力。

  夯鹰是一个即将登顶妖帅的妖将,同时拥有着魔族残暴的功法。他从才气冲顶的气息中看到对方文位不过一个举人,却能作出第四境的诗词,想来是从妖魔身体中得来,不由看季子文的眼神变了变,不敢大意。

  金色的巨网缠住了夯鹰的双翅,他不得不舍了翅膀,从高空跃下,扬起一堆尘土。

  “狂妄的人族,胆大包天跑来五丈原送死,那我就成全你们吧!”

  话没说完,季子文就感到一股无形的压力直朝他冲来。

  夯鹰竟然化作一只巨大鹏雕,迅捷地冲向季子文。

  “小心,子文。”韩峰还没叫出口。

  鹰喙如勾,季子文忽然觉得脸上一阵灼痛,一道血痕便凸显出来。

  季子文纵身一跃,左突右支,只防不攻的他在等待一个机会。

  夯鹰一声鹰鸣,停下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

  他魔性属风,只轻轻挥动双翅,竟仿佛能扇动大地,季子文被一阵狂沙卷起,风如龙,风响如龙啸,季子文的衣服瞬间被撕扯得支离破碎。

  韩峰飞奔而起,朝天一指,进士的舌绽春雷之声轰然入耳。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芒芒。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

  方命厥后,奄有九有。商之先后,受命不殆,在武丁孙子。武丁孙子,武王靡不胜。

  /‘酷0b匠◎网9:正2版vQ首发

  龙旂十乘,大糦是承。邦畿千里,维民所止,肇域彼四海。

  四海来假,来假祁祁。景员维河。殷受命咸宜,百禄是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