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轻轻抚掉翠萱眼角的泪痕,柔声安慰道:“会没事的,这么多次危险我们不都一起闯过来了么?相信我!”

  “季哥,我想和你一起去!”王翠萱眼角又饱含泪水。

  季子文一口拒绝,道:“这里是军队,是战场,军令如山,就算我同意,韩副都尉也不会允许的。”

  营门突然传来一声通报,原本准备回营的将领们又暂时肃立一旁,季子文抱了抱王翠萱,捧着她清脆的小脸蛋做了个笑脸,慌忙走进营内。

  王翠萱看着他日渐强壮的背影,忽然泪如雨下,心底一阵悲凉,生怕季子文离她越来越远。

  一个思绪慢慢在她心底生出:“我也要学文,我也要从戎!”

  炎泣军一位都伯飞快走进营帐,朝韩峰跪立道:“报都尉,卑职在二里外的破日寨巡逻时遭遇一队妖兵轻骑。”

  众人闻言心底一颤,又齐刷刷朝季子文看了一眼,虽然都心急如焚,但此刻却不是影响士气的时刻。

  季子文朝韩峰点了点头,韩峰面容肃穆,看不出一丝表情,问道:“战况如何?”

  “幸不辱命,妖兵轻骑大意妄进,炎泣军第三都府军全歼对方,我方死伤八人。”

  韩峰只见那都伯铠甲碎裂,身上还残留着不知是自己还是妖兵的血迹,想来当时恶战情形非常惨烈。

  事实上,那队妖兵纵队早已发现这里,几千人生火造饭的炊烟自然暴露了这些吸纳过来的残兵行踪。

  这队探骑虽然没有十分聪明的统领,轻举妄动进攻破日寨,让炎泣军全歼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但按照妖族军伍的程序,他们只怕有着不可思议的渠道向上级通报自己探来的消息。

  韩峰让那都伯安抚好参战的士卒,并让他们封锁妖兵发现此地的消息,又安排他回营休息。

  待那都伯退下后,王泉林看了一眼辉伯,呼了一口气,对季子文道:“此间的情形,皆被子文小友料中,不知此刻我们该如何自保?”

  他朝韩峰看去,韩峰微微一笑,表示可以听他指挥。

  季子文这才说道:“现在整个关隘都在战争之中,十分混乱,那小队妖兵虽然发现了我们,但一定不清楚我们这里的情况,不然也不会轻敌冒进,所以,我们可以依仗这一点做些文章。”

  营帐中,地图沙堆前的季子文身后围着众将领,辉伯,王泉林,韩峰也在其中。

  季子文拿了一面小旗插在妖族后续大部队所处,又指了指标识的烽火关。

  平静地说道:“妖族前锋已经攻陷大半烽火关,而烽火关主力却只能和妖族前锋纠缠,照这样下去,妖族主力一到,烽火关失陷则成必然,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妖王误以为我们才是烽火关的主力,减轻烽火关的压力,为援军争取时间。”

  (Z酷B《匠网G|唯|一%¤正《版,其)他W都{:是R盗☆…版7P

  王泉林暗呼妙也,目光朝韩峰扫去,见他似乎没有异议,不由开口道:“小友,可否说说实际战术?”

  季子文指了指那面插上去的小旗,掷地之声沁人心脾:“八个字,敌追我退,敌走我扰。”

  “可是,这样又怎么让妖王认为我们才是主力?”

  闫从武虽然有着举人的文位,但却是直肠子,性格偏硬,又是急性子,有话也藏不住,他直接将众人的疑惑说了出来。

  季子文微微一笑,也不在意,淡然道:“我们全速出击,绕过妖族前锋,直接阻挡大军主力,不仅吸引妖族探骑的注意力,保住死亡谷,同样也让妖王无法得知前线的战况究竟如何,那样他就无法分析我们究竟是不是真正的主力,即便到时候他得知我们不是主力,妖族别想轻而易举赶去前线参战。”

  三位进士又是互相对视,此刻的他们却是没有一点办法,或许听从季子文的战术烽火关未免没有一战的可能,只求援军快点到来吧。

  韩峰缓缓走向前,他在军中一向唯刘都尉马首是瞻,此际刘戴负伤在烽火关,妖兵又阻隔了整个烽火关与外围的联系,除了刚从前线逃出来的残兵带来的只言片语,烽火关的情形死亡谷众人一概不知。

  对于被封锁的烽火关来说,关外的情形新来的柳大学士和翰林院翰林也同样摸瞎。

  韩峰对着沙盘凝视了许久,眼中迸射出一阵炙热的火光,道:“那就打!今日始至大战结束,我愿意听从子文的指挥。”

  季子文年纪尚小,又只是秀才文位,虽说和韩副都尉关系匪浅,曾救过他的命,这些天表现也非常惊人,又是徐知府派来军伍历练的双甲圣童,但想要征服这群在军旅数十年靠军功在自己兄弟及妖族尸体爬上去的将领,他的资历就显得有些不足了。

  季子文无视众将领看过来的目光,他朝韩峰握拳施礼,感谢他的信任。

  他顿了顿,道:“我们现在缺的只是勇气,明知必死的勇气,韩副都尉,我恳请你现在召集所有士卒到营门口集合。”

  不到片刻,营门口便聚集了上千士卒。

  不管伤病残勇,精兵厉将,此刻脸上尽显茫然,甚至有些人已经有了必败逃走的心思。

  看着营门乱腾腾的一片,韩峰舌绽春雷之音突然响彻在所有人脑海。

  “肃静!”

  季子文见机成熟,不做丝毫铺垫,也不再保存实力,掷地之声开头。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营门口忽然安静的可怕,空气仿佛被强大的力量所凝结,每个人好像都能听见别人的呼吸声。

  不知谁忽然发出一声:“战,死战。”

  群人涌动,举起兵戈,重复着死战的话语。随即,彷如春雷一般,天空一阵悸动,季子文身上的才气挥斥云霄,天地都为他的才气震动。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还”字音一落,整个营门都被一种奇特的士气力量包裹,仿如刀剑,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又彷如气盾,滴水不漏,固若金汤。

  季子文心中一动,体内《圣道实录》漂浮出一道紫光,在营门幻化成一只硕大的阴阳鱼,继而旋转在这股力量之上,此刻,所有人仿佛一体。

  所有人都沉寂在这种状态之中,辉伯最先清醒过来,推了推似乎被季子文《从军行》深深折服的王泉林。

  辉伯微笑道:“这次你该相信我了吧,他会创造奇迹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