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季子文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此刻他胸中像是积压了一座大山,浑身血液近乎沸腾。

  “韩副尉,如果让你接近狼妖将三丈之内,你有几成把握杀它。”季子文虽然尽量压低声音,但是语调中的颤抖和压抑的愤怒十分明显。

  闫从武望过来,这时候才知道,季子文心中的愤怒不必他小,想想对方不过是个秀才,自己堂堂举人,之前竟然失态了,他心中有些愧疚,但这不是道歉的时候,他只是道:“子文兄切莫冲动。”

  韩峰也看向季子文,周围道:“子文,你想要做什么,不要说是感知敏锐的狼妖将,就是普通妖将,我们也断然不可能接近它三丈内而不被发现,就算是有四境诗词加持也不可能。”

  他倒是没有注意到闫从武称谓上的变化,读书人之间相互称“兄”,这是一种尊敬的体现,如果是以姓代称,多多少少有客套的嫌疑,但是如果以名代称,那就真的是代表接纳了对方。

  “哼。”季子文咧嘴一笑,眼中有中名为疯狂的光芒闪动:“我们过不去,可以让它过来嘛。”

  韩峰和闫从武同时睁大眼睛,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因为这太疯狂,两人都难以确认,所以只是瞠目结舌的看着季子文,十分不敢相信。

  “韩副尉隐藏在这里,我去将狼妖将引过来!”季子文淡淡的开口,说的话却像是重锤一样敲在韩峰和闫从武心中。

  A*酷.匠网q唯一正E版*(,Rj其2,他I.都☆是_;盗=Z版&

  “我不同意。”

  “我反对。”

  两人同时出声否决季子文,韩峰堂堂进士,自然有不同意的资格,而闫从武如今对季子文月算是心服口服,到只是说了反对,就从这简单的一点,就可以看出他对季子文的心态已经完全不同。

  “就算是要引诱妖将,也得是身为举人的我去,子文兄,你虽然是双甲案首,但不过秀才文位,这种事情还得我去。”闫从武眼神坚定,这种时候他万万没有退缩的理由。

  “胡闹……”韩峰还想要喝止,这个计划太疯狂,也太危险,不论是秀才还是举人,面对相当于人族进士的妖将,其实差别都不大。

  季子文摇头猛然站了起来,《钱塘江春行》的力量被他主动遣散,身上的气息放出,妖族顿时一阵骚动。

  人族坚守的阵型也有瞬间的紊乱,但很快重新稳固下来,有人高喊:“是救兵,救兵来了,我们有救了,杀光妖族。”

  这些人突然爆发出超乎寻常的力量,仅仅因为季子文的出现,就让他们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每个人这时候都谈不上什么为了人族,只是为了自己和妖族厮杀,能赢,就能活!

  狼妖将猩红的双眼从困兽犹斗,爆发出最后力量的众人身上收回,望向季子文的方向,眼中有阴狠,有嗜血。

  它没有想到竟然有只人类小虫子藏在自己身边这么近的地方,这是对它堂堂妖将的侮辱,它一定要亲口咬下这个胆敢亵渎自己的人族的脑袋。

  不过令他警惕的是这个人族身上的气息很古怪,应该是个秀才,但感觉上却很像举人。

  他能够潜藏在离自己这么近的距离内,一定有不凡的地方,狼妖将抬起的前爪渐渐放下,巨大的狼尾左右扫拂,显出它此刻的不安,难道这是狡猾人类的卑鄙陷阱?难道那真的是人族的救兵,可数量只有一头啊?

  妖族虽然智慧不高,但是依仗本能行事的他们依旧能感知到莫须有的危机,有时候甚至比人类的智慧还要有用,狼族有事妖族中出了名的多疑谨慎,它现在不敢冲上来也是正常的。

  季子文松了口气,就知道谨慎多疑的狼族妖将不会第一时间冲上来。

  他只是着浪妖将,嘴唇为不可查的开合着,低声对想要站起来的韩峰和闫从武道:“你们别动,千万不要让狼妖将发现。”

  两人虽然极度不甘,但则时候也不敢学季子文放掉全身力量主动站起来,因为他们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战,也是为了能够救下这里每个人而战。

  “你们放心,我不是喜欢冒险的人,我既然站起来就代表我有成功的把握,从武兄,老实说你虽然是举人,但这事儿你还真没我做得好。”

  季子文有些故作轻松的说着,继续解释:“我长话短说,我待会儿会转身逃跑,一浪要将的本能,他必定会追过来,到时候从武兄就得赶紧去救援那边的诸位,他们这波力出完之后,恐怕就要陷入绝境死地了。”

  闫从武看向被两百妖族围住的人,那边有一位举人,两名秀才,还有一名秀才已经死在了狼妖将口中,就三人商讨的时间,已经又有好几人倒下,原本近百人,现在已经只有五十余人。

  他知道现在真的不是墨迹的时候,只能冷着脸答应:“我知道了,救不下他们,我闫从武一丝谢罪,季子文,你给老子活着。”

  “放心。”季子文露出自信的笑容。

  闫从武小心翼翼的挪动身子,等狼妖将冲过来的时候,他能更顺利的过去救人,两百妖族中除了浪妖将是巨大的威胁意外,那边围攻人族的还有两头妖司,这比例算是比较低的了,闫从武配合那位被围困的举人应该能安全的救下所有人。

  “我转身了,准备。”季子文低喝出声,拔腿就往后跑。

  浪妖将微微愣了一下,然后凭借本能追了过来,当你面对食肉动物转身就跑,这意味着你惧怕对方,将后背露出,更是一种失去反抗力的表现。

  浪妖将虽然依旧拥有逻辑思考的能力,但行事依旧更多依靠本能,他四爪踏地,巨大的身体周围骤然卷起一阵飓风,竟然是以气血之力加持自身,猛然追了出来。

  季子文在转身的一瞬,就掏出了光板和笔魄,这头狼妖将和之前那头蛇妖将可不同,狼是狠辣的动物,他们谨慎多疑,没有玩弄猎物的心思,它追过来,恐怕就是简单一击,以季子文现在的实力不可能接下狼妖将一击。

  所以这时候只能靠诗文的力量来加持自己的防护能力。

  他提笔落墨,笔尖白色的才气光芒绽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