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没关系,我们此来是为了找那件东西,不是为了和人族弑杀,这些孬种既然不敢战,我们也没必要在乎。”

  在熊妖帅所在的三里之外,季子文和闫从武两人靠着一首隐气十足,能够敛藏行踪的诗词,躲在一株大树上。

  “竟然真的有妖帅亲来,我们要是还在谷中,恐怕今日都要成为那头熊妖帅嘴下的食物。”闫从武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两个人即使隔着一千五百米的距离,仿佛依旧能感受道熊妖帅山上浓郁的气血之力。

  要是举人一下,恐怕在对方的气势压制下连站稳都是一众奢望,这就是妖族妖帅的强大,在这小山一样的家伙面前,死亡谷那所谓的城墙不是一撞就塌的土渣而已。

  “回去吧,既然妖族有妖帅出现,恐怕大的进攻就要发生,但愿我们能在这场洪流中坚持下来。”季子文看了眼妖族队伍中几头像是巨大金龟子一样的喷火兽。

  这些家伙十分稀少,因为他们的本体是虫,连妖民都算不上,想要成长为妖司无比困难,这些喷火兽,一旦成长到妖司境界,就是同境界以下所有种族的噩梦,就算是妖族的帝子、圣子,或者人族世家的天才,都不愿意和这下恶心的家伙斗。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些家伙除了喷火以外还会自爆,威力足以将比自己高一个大境界的人拉下黄泉。

  “那几头喷火兽很麻烦,要是能除掉它们,我们能少死很多人。”季子文和闫从武小心翼翼的从树上下来,闫从武有些慨然。

  季子文眼中也闪烁着忌惮的光芒,这些喷火兽十分稀少,但是妖族却并不珍惜它们,曾经有过这样的例子,一头妖帅将一只喷火兽扔出去,直接砸死了一位受伤的举人,所以这东西的存在威胁真是太大了。

  “有机会的,走吧。”季子文果断转身,这时候可不适合感慨,既然发现了妖族妖帅的动向,那么妖族进攻的时间就在这两天了,烽火关三十八岭二十一谷,战略纵深很大,他们既然放弃了死亡谷换取腾挪的空间,那就要好好利用这个优势,争取利益最大化。

  两人离开妖帅三十里范围,走入一处普通的洼地,掀开一块草皮走了进去,这里原本是一个山洞,现在到处都点着火把,正在进行大规模的挖掘。

  酷》匠…&网n}唯E一正M版q,其8他f都是盗?版$~

  辉伯和韩峰在热烈的讨论者,经过这两天的相处,辉伯的身份也已经浮出水面,列国庙堂的政治格局差不多相同,主要由两阁、四殿、六部下辖十二院,和各道大都督组成。

  大都督的都有很大的自主权,州牧、知府、县令受大都督直辖,大都督的地位相当于四殿大学士。

  而辉伯是十二院中监察院的一位执事,名义上隶属刑部,但自主权很高,直接对武英殿大学士负责,职能类似于探子。

  “我们的物资不足,没有办法长期耗下去,得想办法把人都送出去。”辉伯如此提议。

  韩峰皱眉道:“谈何容易,四百多人在烽火关虽然不起眼,但是现在外面到处都是妖族,我们走不回去。”

  “二位别争了。”季子文一路走过来,看看了附近挖洞的进度,露出,,满意的笑容。

  “子文,你回来了,如何。”辉伯立马走过来,焦急的问道。

  “遇见了一头妖帅。”季子文简单的回答着。

  韩峰和辉伯的面容都僵硬了一瞬间,然后同时舒了口气,面容露出庆幸的表情。

  “刘都尉的回信到了吗?”季子文转身向着洞穴深处走,辉伯韩峰跟着,两人虽然是进士,但这时候竟然有种以季子文为首的感觉。

  闫从武苦笑着跟在三人身后,露出苦笑,自己这个举人压根儿就被忽视了。

  “刘都尉的军情回讯说了,既然死亡谷没有守住那也没关系,妖族来是汹汹,撤退是明哲保身的做法,他支持。”韩峰在说这话的时候面容有些古怪,之前刘戴可是严令要求守住死亡谷。

  如果是韩峰自己善作主张撤离死亡谷,那么刘戴绝对不会如此好说话,少不得要领军法,说不定还会被降职。

  季子文笑着,清了清嗓子,他知道这是刘戴给自己的面子,不论是处于徐知府的关系,还是出于自己双甲童生的潜力,死亡谷虽然重要,但是起不到关键的作用,整个战局的重点,还是在焰泣军那一万五千可战之兵。

  “子文,你为何要花力气挖这洞穴,我们的物资消耗很快。”辉伯话语有些沉重。

  终于走到洞穴深处,一百多人热火朝天的干着活,挖石开穴,加固山壁,运土,一切井井有条,进度飞快,这本来就是农兵的本行。

  “我们挖这洞穴,因为以后这里的人会越来越多,至于二位刚才讨论的物资一事,不同过于在意,有句话说得好啊,‘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嗯?”

  辉伯几个人都听糊涂了,难道季子文压力太大,烧糊涂了。

  季子文看见几人迷糊的神色,哈哈一笑,大礼参拜,十分严肃的道:“谢二位的信任,让我这个农兵的话能够有用武之地。”

  辉伯和韩峰对视一眼,都没有明白季子文这唱得是哪一出,辉伯上前扶起他,道:“子文大可不必如此,我们都相信你,尽管一展你心中所学便是。”

  “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闫从武性子比较直,在他眼里,季子文虽然是个秀才,但是当官打仗这种事情不是文位高就可以的,得靠对众圣经典的领悟,得靠实践,有太多的因素影响这些,至少从现在看来季子文是救了所有人。

  虽然前路让人堪忧,但是这家伙一直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应该不至于虎头蛇尾,他既然挑起了这担子,那他们这些人就该相信季子文。

  “从来都是我人族被妖族劫掠,难道我们就不能劫掠妖族!”季子文语出惊人:“既然妖族是为了找东西,那就必然不会过于恋战,同时人手也会分散,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只要妖族分开,我们就有在局部战场上战胜的优势,避强击弱,一点点积累优势,同时以战养战,从妖族手中夺取我们需要的东西。”

  三人眼中同时闪烁着明光,季子文的话虽然惊人,但确实符合兵法,听起来也很有可行性,当然每个人都能认识到其中的风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