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守互易之后,可以明白,优秀的进攻者,知道找准敌人防御不利的地方,这样能使敌人不知怎样防守;而优秀的防御者,能够不暴露自己的防御不利的地方,让敌人不知道怎样进攻。”

  “死亡谷太小了,在我看来无坚可守,妖族只要稍费力气,就能攻下这里,表面上看来,我们守住死亡谷,是在坚守,是在等敌人上门。”

  “但是不要忘记,‘以患为利,以迂为直’,我们是被围困,是因为敌人攻上来了,我们才死守的。”

  |c最新章q节上酷s匠M网:=

  “就算是这样,那我们放弃死亡谷就有办法了吗,你要知道,外面有十万妖族,我们不足四百人,其中其中近半是屯田的农兵甚至还有妇孺,要是放弃坚守,就是赤身裸体的站在妖族的爪牙之下,只有被吞噬殆尽,你难道要带着两倍拖累去和妖族大战吗,荒谬。”

  闫从武有些激动,但是季子文知道他只是就事论事,这位举人能够在进门的时候不拘一格的开些小玩笑,就表明他是一个直性格的人,这时候话说虽然过激,但是不会让人有不好的感官。

  韩峰也认同这种观点:“攻守互易的道理我们都懂,但是这种情况下出去显然比不出去还要难有作为,子文啊,你……”

  “唉……不要轻易下结论,听他说完。”辉伯这时候出来为季子文说话,他是这些人中最了解季子文的,他知道季子文不是个大言不惭的人,也知道韩峰想说季子文的说法有些不切实际。

  韩峰的话被拦住,皱起眉头,他看看季子文的眼神,坚定而清澈,绝对是自有主张,他下意识的点点头,等待季子文最后的结论。

  闫从武看见韩峰不说话了,也闭上嘴,他本来就对季子文没有恶意,这时候也就安心等待季子文最后的话。

  “重在游击二字。”季子文语气没有丝毫变化,游击便是一种转换攻守之势最有效的办法,当粗的那个世界,自己所在的国家,就是靠着这两个字,才在近代的历史中赢下不可思议的胜利。

  “烽火关足够吞下十万妖族,它们不可能将每一寸地方都探查清楚,我们戎守死亡谷就是将自己围困在死地,但是放弃死亡谷,我们就能有很多回转的余地,虽然是在刀尖上跳舞,但是晚生问一句,是守在死亡谷容易遇上妖族姚帅,还是离开死亡谷容易遇上妖族要帅。”

  一语惊醒梦中人,是啊如果妖族铁了心要攻占死亡谷,他们真的没有办法守住,只要随便来以为姚帅,死亡谷必破。

  “我们放弃死亡谷,留给他们一座空谷,能够让这些妖族摸不着头脑,它们不会留下重兵把守,其后靠着对于周围地形的熟悉我认为,我们足以和妖族周旋。”

  其他人都沉默了,这个做法太冒险,韩峰闫从武依旧认为死守更有利,但是没有在否认季子文。

  季子文趟在床上,语气淡了很多:“晚生只是提出自己的见解,具体如何形式,还是要看诸位如何决断。”

  韩峰皱眉,他目前是整个死亡谷主事的人,计谋大叫讨论,结论还得他来下,本来季子文开始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时候,他以为这小子会主张死守,可是没有想到季子文最后回说出这样的一番话。

  响起一同斩杀犬妖将的时候,韩峰就很像相信季子文,可是心中总有什么过不去,感觉所有人都在看自己,他吐出口气,突然咬牙道:“要是我们出谷游击,你有什么具体的想法没有。”

  季子文笑了,有些没心没肺:“具体的事情晚生不敢断言,只有事到临头的时候,见机行事。”

  “哈……”韩峰苦笑:“合着这才是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地方啊。”

  季子文腼腆一笑,摸了摸鼻尖:“我只是说出心中所想,老实说,晚生以前也没有打过仗,但是我坚信,只要我们能做好,那么游击据对能够起到你我意想不到的效果。”

  所有人都愣了,怎么也没想到季子文会这么说,这种说法,你到底是有把握还是没有把握,四百于号人的姓名可不是玩笑啊。“

  辉伯苦笑道:“要不是早就与你相识,我都要认为你小子是妖族派来的细作了。”

  季子文笑而不语,关于游击的巨大作用,那个世界得到了很大印证,但是这种事情,他自然是没有办法说明的,只能说些模棱两可的话,而且他确实没有打过仗,就算通过之前的事情将对《孙子·军争篇》理解达到了“明晰”的阶段,但是兵者诡道也,单单做到明晰,绝对不可能百战不殆。

  房间有些诡异的安静,讨论了这么久,最后却卡住了。

  “**!”

  韩峰猛然拍案而起,竟然暴了粗口,不要说进士,就算是个举人,这种情况也很少见。

  “季子文,老子就信你这一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就出谷游击,横竖都是个死,不如拼一把。”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韩峰,全都震惊的不行,尤其是闫从武,韩峰乃是弃笔从戎之人,听说还是世家出身,在烽火关三位副都尉中向来是最讲求规矩的,什么时候这么豪放,又是骂娘,又是自称老子,这是张副都尉上身啊。

  ……

  一天之后,烽火关,天空中一头翼展三丈的鹰妖将掠空而过,轰然落在死亡谷外的空地上,他面前是一头小山般巨大的黑熊。

  翼展三丈的巨鹰在这头巨熊面前就渺小得如同是一只小鸡崽它收敛羽翼,不敢正视巨熊,以妖语说道:“大帅,附近三十里没有见到一个人族。”

  巨熊动了动身躯,打得承受不住他的力量,顿时裂开一道道可怖的沟壑,巨熊抬起头,他脖子上带着一串上百颗人类头骨窜成的项链,左眼处空空如也,取而代之的是一道巨大的疤痕,横跨整张熊脸。

  剩下一只巨大的血红色瞳孔中闪烁着冰冷而睿智的光芒,他鼻尖喷吐出犹若实质的血煞之气,这是在妖族达到妖帅境界之后,血气之力化虚为实的存在,就性质而言,和人族的文殿很像,血煞能够让妖族沟通他们的祖灵,有很多秘密。

  “人族的小虫子,竟然离开了他们理应坚守的地方,这和他们所谓的兵法不同。”熊要将的声音和它巨大的身躯形成鲜明的反差,如果摒除是妖语这一点,单就语调而言,显得很是沉稳,而且有股难言的威严透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