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有人突破文位,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势,群星天耀,是翰林成大学士才有可能引发的异像。”

  刘戴冲出自己的营帐,鞋都没来得及穿,一脸惊骇的望着漫天星斗,方圆百里都被星光照耀,有那么一瞬间,黑夜变得如同白昼一般明亮。

  这个时候谁都没有在乎昏倒在军帐中的季子文,谁能想到一个昏迷中的秀才能够在昏迷的时候引动这样的异像,刘戴甚至都忽略了季子文所在帐篷边的才气和天空中散佚的才气略有不同。

  如果他是翰林,一定能够察觉到这种变化,知道哪里就是群星天耀的中心,可惜他只是个进士,还是个被群星天耀吓傻了的进士。

  “大家吸收才气啊。”一声惊呼传来,是那个之前检查季子文伤势的举人,他说话的时候立马盘膝坐下,掏出一本《论语》开始诵读,天空中散佚的才气顿时涌向他,被他吸收。

  其他人也都纷纷反映过来,军营中有三百多人,有文位的人占据三成还多,秀才有几十个,举人也有八九位,除了刘戴意外还有另外两位进士。

  这些人都失最先反应过来,每个人都拿出随身携带的众生经典大声诵读,而那些没有获得文位的人也跟着这些人大声读书,虽然跟得很辛苦,但还是有不少人得到了才气,有才气洗练自身这些人就都有了登上文位的希望。

  “唉!”刘戴惊呼一声,马上冲回自己的帐篷,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本由孔子编写的《春秋》,然后开始诵读:“元年春王正月。三月,公及邾仪父盟于蔑。夏五月,郑伯克段于鄢……”

  所有人都大声诵读着经典,吸收才气,整片军营都是朗朗读书声,就闭上眼,会以为自己来到了那座注明的书院!

  昏迷中的季子文可不知道自己引起了这么大的骚动,他原本露出些痛苦神色的眉角,因为哪滴才气凝聚而成的金色液体融入眉心之后立马舒展开。

  呼吸变得绵长,身体自然的卷曲着,一呼一吸竟然带出一个独特的美感,他梦见自己站在星空之下,群星天耀,照耀自身,无数才气涌进身体之中,最后都沉进《圣道实录》之中。

  就在这样美妙的梦境中,季子文的身体才气都悄然被改变着,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当他恢复意识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的是帐篷的天顶!

  季子文脑子还有些迷糊,深吸口气后猛然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事情。

  想起要事的季子文并没有惊慌,他记得自己最后是被人以舌绽春雷救下了,救自己的人至少都是进士,军情应当传出去了,而且看现在处身的环境,应该是在行军帐篷之中。

  季子文虽然昏迷初醒,但是脑子无比清灵,思绪也很清晰,他吐出口气,下了床,活动了一下身体,浑身舒泰,气贯百穴,一身轻松,步履轻快如同乘云踏风。

  “这种情况是……”季子文愣了一下,随即大喜,神入自身。

  以前想要内视,只有在读书的时候才有可能,但是现在他却直接进入了自己脑海之中,踏在了才气云团之上。

  “文魄,果然如此!”季子文欣喜如狂,没有想到自己昏迷之后在醒过来莫名其妙就凝聚出了文魄。

  他回想起昏迷彻底失去意识前听到背诵《论语》的声音,猜想,能够凝聚出文魄,多半是因为从擎天笔上诵出的《论语》。

  有了文魄之后,就能以文魄建筑文殿,成就进士文位,但是想要凝聚文魄至少都要有举人文位才对,季子文仔细感知,他确实还停留在秀才文位,怎么就突然凝聚出了文魄,这种事情真是闻所未闻。

  酷%%匠网;永!j久¤y免@费*看/x小4说%=

  季子文没有贸然诵读众生经典建筑文殿,一来,现在情况紧急,他不知道外面情况如何,这时候不适合建筑文殿。

  二来,他现在不过是秀才文位,虽然才气的质量无限接近举人,而且还凝聚出了文魄,但是他终究不是举人,他不知道自己这时候建筑文殿会不会有意外,为了保险起见季子文已经初步下了决心,不成举人,不筑文殿。

  季子文文魄退出自身才气云团所在,睁开眼,只感觉五感敏锐,文魄有种种妙用,基本的增强“纸上谈兵”、“出口成章”,最重要的是建筑文殿。

  还有一点是更够让读书人获得风魂之力,文魄发力能够借助才气生出“风魂”,对迫气的增强效果难以言明。

  举人明章句,做经义,阐述众圣经典中的道理,最能产生迫气,建筑文殿之后,自身明晰的众圣经典和自己做出的“崭露头角”以上的经义就能储存在文殿中,增强自身,随时随地都能以迫气压人,比纸上谈兵还有出口成章都来得方便,当然要次于进士的舌绽春雷和翰林的唇枪舌剑。

  季子文没有建筑文殿,也没有做过经义,甚至对众圣经典也算不上熟悉,纵然有了文魄,也只能用文魄之力加持在诗词之上,运用简单风魂之力,这次到死亡谷从军更多是为了磨练心性,读书人,读书人,想要晋升文位,最重要的还是读书。

  但是季子文深知“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磨刀不误砍柴工,来死亡谷这一趟磨练很有必要,《孟子》有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也,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

  季子文相信经过这次从军的经历,对于自己以后读书有大好处,毕竟“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吐出口气,他踏步向外走,伸手掀开军帐的帘子,记过就看见坐了一地的人,他因为受伤的原因,所以被安置在了离刘戴很近的地方,防止有什么意外发生,因为是刘戴的军帐附近,所以空出来的地方比较大,昨夜群星天耀,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

  季子文不明所以,三百余人,有人跪坐,有人盘坐,很多人膝盖或者怀里都放着打开的书籍。

  他扭头四顾,发现这里就有近百有文位的人,两个进士,八名举人,这个阵容可是把他吓了一跳,这里可不是府文院,是军中,能出现这种比例,只能证明这三百人是精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