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子文不甘心,但是他能有什么办法,终究还是因为自己太弱了!

  “轰!”

  一声巨响,大地震动,蛇妖将猛然冲出林间,一块丈余高的巨石被这家伙蛮横的撞飞,轰然砸在数十米外。

  季子文面色沉了下来,这时候已经逃不掉了,只能返身面对。

  酷匠"5网H永I久"免go费F看小$(说

  他转过身,将手中的光板递向蛇妖将,原本气势滔天的蛇妖将想起刚才的经历吓得立马退了一段距离,可退完之后才发现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妖族之中,妖民智慧低下,和禽兽无异,妖兵比妖民好不了多少,妖司能够建立起正常的逻辑思维,妖将在正常情况下能有与人族相近的智慧,少数甚至能够开始学习人族语言,像是季子文面前再这头蛇妖将。

  但是妖族毕竟是妖族,和智慧比较起来,他们行事还是更喜欢用本能,就如同刚才这头蛇妖将对季子文的捕猎,这也是为什么他会被季子文一个小动作吓得后退的原因。

  季子文额头冷汗直冒,没有想到会面临这样的局面,蛇妖将眼中血光暴涨,甚至在眼眶外形成一道尺余长的血虹,这是它即将失去理智的征兆,但是他警惕的看着季子文手中的光板,没有冒进。

  “好机会啊!”季子文心中大呼侥幸,没想到下意识的一个无心之举,竟然给自己开辟出了一条生路,趁着这头畜生失神,他正好逃走。

  季子文转身继续跑,没了风行诗的加持,体力和才气也下降到谷地,他跑得很慢,但是蛇妖将这时候尚处在一片混乱中,看着季子文逃走,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追击。

  逃出去五六里之后,天际已经泛起鱼肚白,这时候的季子文感觉双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每迈一步,都十分艰难。

  身后的蛇妖将再次追了过来,这次不想第一次那样让人难以捉摸,也不像是第二次那样凶狠,而是另一种阴冷的感觉,带给季子文最大的危机感。

  季子文脚下绊到一颗石头,整个人失去力量栽倒在地,身后蛇妖将从一片草地中游了出来,昂起舌头,蛇信吞吐。

  “人类,你给了我一场不错的狩猎,死吧!”蛇妖将竟然恢复了理智,一直坠在季子文身后,等到季子文脱力之后才出现,这确实是毒蛇捕猎的手段。

  它们往往会出其不意的咬伤猎物,然后等到猎物中毒之后彻底失去反抗之力,它们才会出现,这样就不用承受猎物临死之前的反扑。

  蛇妖将也是顾忌季子文写出什么厉害的诗文反扑伤到它,所以才会在这时候出现。

  季子文浑身才气消耗一空,体力也已经见底,虽然没有受伤,却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这时候根本没有丝毫力气做出反应。

  将死之际,他却没有什么怨恨,悔恨,只是遗憾,心头掠过前世今生的所有,在遗憾的同时也有种难以言明的温暖,希望自己死了之后,他们能够过得安稳幸福!

  季子文艰难的回头,既然都已经必死无疑了,那么他有直面死亡的勇气,看着向自己咬来的蛇妖将,他竟然还能露出讥诮的笑容。

  就在这时候,一声如同惊雷般炸响的声音响了起来:“畜生,敢尔!”

  舌绽春雷,进士之能,凭空落下几道白色雷霆,轰在蛇妖将身上,打得碎鳞横飞,鲜血四流。

  “嘶……”蛇妖将痛苦嘶吼,巨大的身躯扭动着,想要退走,同时愤怒的吼道:“可恶的人族进士,若不是被那个讨厌的人族虫子消耗了太多气血之力,你怎能伤我。”

  “哼,受死。”

  季子文感觉这个声音似乎在那里听过,但是意识模糊的他却没有在思考下去的能力,意识到自己可能得救,他紧绷着的心放了下来,但是他却没有晕过去,而是撑着最后的气力,将怀中的军情掏了出来。

  “紧急……军情!”吼完这四个字之后,季子文终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从另一边走出来的竟然是烽火关都尉刘戴,一身都尉战甲,披着他在舌战春雷的同时出口成章,吟诵季国殿阁大学士顾清秋所作战诗词《春雷》一诗。

  相传此诗乃是顾大学士还在翰林时与东海观天雷后写就,至少要举人才有足够的才气发动,配合进士舌绽春雷更是有难言威能。

  刘戴是进士,以舌绽春雷行出口成章,一字一句震撼人心,《春雷》念毕,八道大雷轰然落下,将蛇妖将直接轰杀。

  他身后还跟着二三十人,其中不少人都自有气度,显然是有文位在身,秀才有七八个,举人也有两三位。

  刘戴这时候正在指挥众人手势蛇妖将的尸体,对于他们来说,杀死相当于人族进士的妖族妖将,是件不错的军功,同时妖将身上有很多东西有不小的价值,虽然算不上珍贵,但是已经值得他们这些人动手采集。

  一个什长突然走过来,躬身行礼,沉声道:“将军,您过来看一下,那个传递军情的人似乎有些不凡。”

  他听见什长的禀报,心中一动,那个送信的人能够在蛇妖将手中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而且能够将对方气血之力消耗如此之多更是难得,如果是这样,他也不可能紧紧凭借一首《春雷》就杀了那蛇族妖将。

  “死亡谷不可能有人有这份本事,除非……”刘戴心中一个咯噔,因为季子文就在死亡谷,要是说整个死亡谷有谁能做到这种事情那除了那个小子以外还有谁。

  刘戴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季子文那可是徐知府看重的人,要死他在死亡谷出了事情,自己都尉这个位子恐怕要坐到死了。

  那个什长看见刘戴有瞬间失神,还以为是他不像理会这些事情,正在担忧都尉大人会不会对自己不满,就看见刘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那个民兵的方向。

  这什长也算是见过一点世面的人,有童生文位,比起付鳌就差了一线,甚至有时候这种离都尉近的什长说话,比起付鳌那种在偏远小关隘任职的都伯管用得多。

  他也算是军中老人,但何时看到过都尉大人这么焦急过,那样子,回家见媳妇也没这么着急啊。

  怀着好奇的心情,这个什长赶紧跟了上去,想要看个究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