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辰之后,季子文下到崖底,但是才气却只剩下不足一成,因为他刚刚在计算才气的时候忽略了蜈蚣崖最关键的东西——“蜈蚣”!

  这些小家伙其实不像季子文想象中那么恐怖,但他却感觉整个攀援过程中,这些小东西是最危险的一环。

  在需要精打细算才气的时候,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冒出来的毒虫能引发太多意外,要不是季子文才气的量实在太变态,他失败的可能很大,普通举人来爬这悬崖真的是九死一生。

  “呼!”季子文吐出口气,这一个时辰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

  就在这个档口,一个十分诡异难听的声音响起来,说的虽然是人族语言,但是落在季子文耳中,却如同是一条毒蛇在耳边吐信的沙沙声,他甚至感觉自己颈间有一种被舔舐恶心粘稠感,让他浑身汗毛倒竖。

  酷匠\#网x唯一*正‘!版=%,其Rd他都◎是盗!{版0

  “桀桀,竟然真的有人族从这边跳出来,不枉本将苦苦等在这里!”

  季子文骇然回头,夜色中,一道巨大的身影渐渐浮现出来,那是一头抬起的上半身就接近一丈的大蛇,浑身气血熏天,随着他出现,季子文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变热了,这是被对方的气血所影响的。

  妖族战斗,主要靠浑身的血气之力,血气强大的妖族能够硬抗人族的战诗词而毫发无伤,加上诡异的血脉异能,同阶位的妖族往往比人族强。

  而出现在季子文面前的这头巨大蛇妖体长近四丈,三角形的蛇头宽度还要超过人族成年男子的肩宽,毫不疑问,这头妖物能够一口吞下一个成年人。

  它浑身鳞片呈暗青色,脖子上有四圈血纹,体表气血蒸腾,已经在体表形成淡淡的血光,“血气透体”这是妖将的特征,面前这头蛇妖相当于人族进士!

  面对一对阴冷的蛇瞳盯着自己,季子文感觉浑身血脉流动越来越快,几近沸腾,好像身体中的血液要挤出体外。

  他没有丝毫犹豫,在确定对方实力的瞬间,撒腿就跑,仅剩不足一成才气的自己或许能够战胜相当于人族举人的妖族妖司,但绝对没有机会胜过一名妖将。

  看见季子文逃走,蛇妖将冰冷的瞳孔中露出戏谑的笑意,吐出蛇信,发出“嘶嘶”的磨耳声,用别扭的人族语言嘲笑道:“逃快一点吧人族,让我多一点乐趣。”

  冲进山林的季子文自然听到了蛇妖将的声音,对方一头畜生,将他当成是猎物戏耍,但是他却不敢有丝毫愤怒,这可不是冲动的时候,他始终感觉无形中有一道目光锁定着自己,让他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十分不自在。

  这表明自己的行踪一直在那头蛇妖将的掌握之中,季子文的心沉到谷地:“难道逃不掉了吗。”

  “不!我一定要甩掉他!”季子文心中绝望的情绪还没来来得及彻底升起就被他牙了下去,才气一动,整个人呼吸都平稳了下来,响起还在死亡谷的翠萱,他怎么也要把消息冲出去,绝对不能让这些妖族的畜生得逞。

  “嘶嘶……人族,难道就只有撒腿乱跑的本事吗?真是让本将失望,原本以为你能从那覆盖毒雾的山崖上爬下来应该有些不凡才对,可是你的表现实在太让本将失望了,没有实力的猎物可勾不起我捕猎的欲望,所以,死吧!”

  蛇族妖将的声音不知道从传来,落在季子文耳中,仿佛近在咫尺,那声音就像是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蛇妖声音还没落下,季子文左侧突然腥风大起,巨大的蛇头从夜色中探了出来,像是破水而出的飞鱼。

  蛇口大张,腥风铺面,两颗巨大的獠牙像是两把精钢短刀,冰冷的竖瞳中泛着让人胆寒的血色光芒,狂乱嗜杀,胆小的人仅仅是看见这对凶瞳就会失去反抗能力。

  季子文屏住呼吸,虽然他从逃走的时候起就紧绷心神,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头蛇妖将竟然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而他一点端倪都没有察觉,足见对方的可怕,幸好他有了些准备,不然这会儿就要葬身蛇腹。

  蛇妖将看见季子文脸色发白,以为这他是吓得没了血色,张口吞的同时,还不忘讥讽道:“人类鼠辈,不堪一击!”

  它这么说主要是想让季子文更加的绝望,既然已经没有了追猎的乐趣,那么让猎物死前更加绝望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可就是这一句话的时间,让季子文悬着的心落下了一点点,要是这家伙直接就咬下来,他说不定要受不轻的伤势,这时候给了他这一句话喘息时间,他就能从容逃走。

  季子文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带着三分虚弱的笑容,讥笑道:“畜生就是畜生,就算会说话,也不会动脑子。”

  他右手拿着“光板”,上边第一张白纸上一首“七律”古诗已经写到最后的尾联第八句,直到这个时候,四尺高下的橙色才气光芒才爆发出来,竟然是一首达到四境“独占鳌头”的古诗。

  “啊!”

  蛇妖将仅仅是被才气光芒一照,就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嚎。他愤怒的道:“这是人类四境诗词的力量,人类,你……”

  古诗分“律诗”与“绝句”两种,根据每句字数不同,通常分为“五律”、“七律”,“五绝”、“七绝”。

  律诗四联八句,对格律要求极为严苛,而绝句则仅四句,根据对格律的不同要求分为“律绝”和“古绝”两种。

  而季子文这时候就写的是一首七言律诗,四联八句,每句七字,只差最后一字没有写完。

  “孤山寺北贾亭西,水面初平云脚低。”

  “几处早莺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

  “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

  “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

  “光板”是一块长一尺半,宽一尺的木板,上面用夹子固定有白纸,能够以笔魄在上面作诗,能让“纸上谈兵”更加容易。

  只剩不足一成才气的季子文没有办法出口成章,于是只能悄悄的纸上谈兵,要是他自己的实力,绝对压不住一首四境诗文“独占鳌头”的才气光芒,但是这首诗隐气十足,竟然自动收敛了才气光芒,加上有擎天笔相助,在最后这一刻,才气光芒方爆发出来。

  季子文趁着蛇妖将开口的瞬间,迅速补上最后一联“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的“堤”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